影評/奧斯卡《父親》揭失智症最無能為力心境,比死亡更駭人的是毫無意義的生活

2021-05-03 12:03

? 人氣

《父親》(The Father)道出一名罹患失智症的父親,在尋找記憶的過程中最無能為力的處境。(圖/取自imdb官網)

《父親》(The Father)道出一名罹患失智症的父親,在尋找記憶的過程中最無能為力的處境。(圖/取自imdb官網)

編按:奧斯卡劇情片《父親》(The Father)講述一名失智老人安東尼(安東尼·霍普金斯飾)每天醒來,記憶就自動歸零,固執的他不相信自己已經得了失智症,將女兒的付出拒之門外,甚至還懷疑女兒想害他,隨著病情惡化之際,他漸漸將時間、空間都搞混,漸漸忘記自己是誰…

光影流轉,生命終有一天會萎縮

(圖/取自方格子Vocus)
這部電影以主觀視角敘述失智症的世界。(圖/取自方格子Vocus)

斜陽照進了屋子,拉長了影子,卻無法推遲記憶的消逝。時間,不善也不惡,為生活埋下許多悸動,卻也會風蝕過時的感動。走了一圈,終有一天,再不甘心,不管是誰都得閉上雙眼,因應遲暮而遲鈍的思維,或是因為死亡靠攏而止不住顫抖的雙唇,都在彰顯年邁兩字的張狂與殘酷。日薄西山,把逞強堆得再高,歲月這一把刀,依然會在人的身上刻滿皺摺與風霜。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安東尼這個名字,源於拉丁語系,代表著盛讚與繁榮,這位高齡的主角,人如其名。對於生活擁有風雅的見解,格調就像是他的座右銘,雅緻的古典風華,更可以從他的日常細節來發現,大大小小的房屋擺設,全都低調內斂,卻怎麼也掩藏不住,專屬於安東尼的生命紋理──混雜著風範與孤傲的品味哲學。

只不過,再怎麼盛綻的花朵,面對春去冬來,也都得枯萎,這不是安東尼的錯,就只是每一個人,都躲不開的宿命對決,或是說,每個生命都得面對的公平。畢竟,死神從來不是亦步亦趨地追著人們,而是在終點線前,好整以暇地等待走了一世的旅人。

雖然死亡本身就已夠嚇人,但凋零的過程,卻比人們想像的更加駭人,《父親》聚焦於此,大膽地運用紊亂且破碎的敘事,敲破原有的生活框架與觀影想像,藉此讓認知障礙症(失智症)在我們面前,生吃活剝高齡長者的智慧與尊嚴,促使觀眾隨著主演Anthony Hopkins,墜落於衰老的漩渦中,被層層堆疊的支離破碎與悲傷給吞沒。

時間、地點,然後人,這是疾病學上,標準的喪失階段,也是安東尼心心掛念的三項生活元素。找不到手錶這件事,代表著失控,而這正是安東尼最難接受的事實,一直以來,他活得戰戰兢兢,嚴謹又聰明,未曾秤量過衰老這兩字的份量,也因此無法預料老化有多殘酷,不只會拖慢腳步,更會拉垮自尊,讓生活被不堪給埋沒。多麼令人不捨,歲月沒有讓他越陳越香,反而讓他深陷於無法承受的生命之重,被無邊無涯的丟臉給禁錮。

我想,找手錶這一件事,真正要找的不是時間,而是鑲嵌於時針中的控制,只要還能知道現在幾點,生活就不會走偏,生命就不會繼續傾斜。滴答滴答,認份的時針,守序地前進,帶給安東尼冷靜。就此,或許過於沉重的事實,就能晚一點再來造訪,其尊嚴,剝落的程度,或許也能稍稍暫緩。然而,手錶不過是暫時的麻藥,讓人不痛,卻無法讓人不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