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三點不露的寫真,看起來反而更猥褻?社會學者解析日本色情產業稱霸全球關鍵

2017-07-11 15:28

? 人氣

歐美硬調色情的影片、書籍中,往往會出現完整的性器官,但是卻沒有日本的那種猥褻感。這其中的差異到底在哪裡呢?

近年來,無論是美國或日本,反色情媒體的活動都相當盛行。其中,歐美的女性主義者就認為,日本的色情媒體相當異常。以硬調色情的基準來說,歐美的色情媒體中充滿了暴力、兒童色情,這些理應是更為露骨、下流的,卻仍無法與日本色情媒體帶來的猥褻感相比擬。這其中的差異難以準確說明。歐美人士無法說清楚,我也沒辦法說得明白。要如何比較,才能看出其中的不同呢?我想要做一個「色情媒體比較文化論」,不過研究手法就相當困難。

我想到一種解釋,或許因為歐美硬調色情的媒體直接寫實地描寫性行為以及性器官本身,相對地,日本色情媒體那難以取代的猥褻感,是因為它們特別加強了男性性妄想空間而產生的吧。

猥褻的是想像而非現實,心理更勝肉體

這裡的猥褻,並非現實而是幻想。換句話說,猥褻的並非肉體而是心理。想像總是比現實更猥褻,心理也總是比肉體要更猥褻。如果去看宇能鴻一郎或川上宗薰的色情文學,就會發現並不是實際性行為的描寫讓人感到猥褻,而是心理描寫的部分,也就是敘述這種時刻女性的感受為何、又說了什麼話的那些部分。

因為擁有世上少有的「不能露出性器官」的倫理規範,日本的色情書刊發展到一種熟練與精煉的程度,或許全都要歸功於法律的壓抑吧。儘管是早已習慣硬調色情的西歐人,仍然對日本不露出性器官、性行為的軟調色情感到吃驚,這種猥褻感已經達到一種「國際水準」了。日本色情的「表現力」,或許全都是因為製作方不想把內褲脫掉的緣故──一旦內褲脫掉了之後,就只是平淡無奇的性器官罷了──被內褲包裹的身體,遠比赤裸裸的身體來得更為猥褻。他們必定深知這個道理。

有內褲的想像空間更大。(圖/聯合文學提供)
有內褲的想像空間更大。(圖/聯合文學提供)

近幾年出現了一個現象,A片女星穿著各式各樣的內褲出現在雜誌書上,沒想到只是這樣,就出現了爆炸性的銷售量。乍看之下跟內褲型錄根本沒什麼兩樣,據說卻相當受到年輕男性的青睞。這也代表像這種照片才會讓人有猥褻感,而性器官本身卻已經逐漸成為不再引起性慾的東西了。

還有另一個實際的例子能夠證明想像比現實還要猥褻,那就是漫畫中留白的性交畫面。日本所產生的色情媒體當中,這給人一種最為猥褻的感受,甚至可說是日本文化達成的一種極致吧。那種令人震撼的感覺,甚至超越了浮世繪以實際線條描繪性行為場面的領域了。

達利有一幅色情作品,特意在女性張開的雙腳之間留白,甚至畫上一隻正在爬行的螞蟻,這種超現實主義的描寫,比任何性器官的描寫都還讓人心動與震撼。

這片留白的空間裡,我看見的是我的幻想。這麼一來,所謂的猥褻就是「我認為我自己是猥褻的」的循環。對自我意識而言,再沒有任何事比「自己在性幻想」這個事實更猥褻的了。

不穿內褲不是最猥褻的。(圖/聯合文學提供)
不穿內褲不是最猥褻的。(圖/聯合文學提供)

包裹在雙重塑膠膜裡的「塑膠書」

歸功於日本倫理規範,日本的猥褻文化達成世上少見的高度成熟。歐美人見到了都會相當衝擊吧。

這些塑膠封套書籍裡的模特兒,讓透明內褲這種奇妙的物品相當盛行。不過,她們幾乎不大穿本來就帶有性訴求的內褲,反而大多穿著非常普通的內褲,所以我們可以說猥褻來自人的心理,尤其是「侵犯普通而純潔的東西」的那種幻想。

我認為塑膠封套書籍在日本式色情媒體的發展當中,尤其是內褲與性器的關係,佔有相當特別的位置。這可說是日本的文化產物,在外國是看不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塑膠封套這種包膜技術。

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塑膠封套書籍的日文:ビニ本,直譯是「塑膠書」)時,最初想像的是以塑膠包膜的書。譬如說把「自慰用」的照片像護貝那樣用塑膠材質包膜起來之類的。畢竟這種色情書籍本來就是自慰用的,要是弄濕弄髒就不好了嘛,我還以為是因為這樣所以要用塑膠包膜起來。不過這當然是我想太多了。在這裡也是同樣的道理,想像比現實要來得猥褻。現在想起來還滿滑稽的就是了。

當我去美國的「金賽性、性別與生殖研究中心(Kinsey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Sex, Gender, and Reproduction)」時,也發生了相同的狀況。金賽中心的圖書館規定只能在閱覽室內閱讀書籍。如果想從書庫取出書籍,原則上必須要請圖書館員幫忙,訪客不能進入書庫。但依據不同狀況,有時候也可以進入書庫,但是都必須要有圖書館員陪同。

圖書館規定若沒有圖書館員陪同,就不能進入書庫取書。因為我要找的書很多,圖書館員就為了我花了許多時間。我覺得很抱歉,便對他說:「沒關係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來。」對方卻回答:「這是規定所以沒辦法。」

這時候我腦海裡迅速浮現一個念頭,那就是色情書籍本來的目的啊,也就是說書籍很有可能會被拿來自慰。這麼一來,書可能會被弄髒。我以為這個規定是為了防止這種事發生而訂定的。不過,當我這麼和朋友說了之後,卻被嘲笑了一番:「他們只是怕書籍被偷吧!」「妳到底在想什麼啊!」顯然我的想像比現實要來得猥褻的多了啊。

作者介紹│上野千鶴子

1948年出生於富山縣,京都大學大學院社會學博士、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女性學和性別研究先驅。1980年代以後,以女性主義者身分引領時代、持續挖掘現代社會的各種問題。近年來更把觸角延伸至老年人、福利和照護等專業領域。1994年以《近代家族的成立與結束》榮獲三得利學藝賞,其他著作包括暢銷作《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聯合文學出版)、《家父長制與資本制》、《女遊》、《一個人的老後》、《一個人的午後》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聯合文學《裙底下的劇場:人為什麼要穿內褲?一部日本社會的性文明史》(原標題:異常猥褻的日本色情媒體)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