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紫色大稻埕》第9集劇評:臺灣影劇的失速列車

2016-10-19 17:20

? 人氣

臺灣的影視媒體,要的是追求與《屍速列車》同等的票房收入與讚譽,或是重新找回或樹立自己的特色?(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臺灣的影視媒體,要的是追求與《屍速列車》同等的票房收入與讚譽,或是重新找回或樹立自己的特色?(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韓國電影《屍速列車》自九月初上映後穩坐三週票房冠軍,在臺灣造成一股轟動,從故事劇情、明星演技到特效場景,掀起熱烈討論。然而,恰如過去的《阿凡達》等電影效應,不論業界或是一般網友,大家又要再問一次:「為什麼臺灣拍不出這樣的電影?」其實答案心知肚明,但嚷嚷了半天,是否真能付諸行動做些改變?臺灣的影視媒體,要的是追求與《屍速列車》同等的票房收入與讚譽,或是重新找回或樹立自己的特色?

為了尋找參加臺展作品的靈感,雪湖來到嘉義,遇見同樣在山林間寫生的林金水,互相自我介紹時發現各自的本名一為金火、一為金水,看似水火不同的兩人,當時還不知道彼此間將種下因緣之苗,並且持續綿長,而同樣改了名字的金水,未來的新名字「玉山」將使他在臺灣美術發展史留下同樣閃耀的光芒。參加同一場競爭的對手,難道就必須為敵嗎?從玉山與雪湖的交流中發現,就像和逸安宛如兄弟的情誼一樣,雖然目標都是入選臺展,由於對繪畫同樣抱持熱愛,也可以是惺惺相惜的戰友。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ss
為了尋找參加臺展作品的靈感,雪湖來到嘉義,遇見同樣在山林間寫生的林金水。(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雖然這趟南部之行,讓雪湖感受嘉義山光水色之美,然而回到大稻埕後,又再度陷入如何決定作畫題目而遲疑不決,母親陳順看穿雪湖的煩惱,知道他正被積極爭取入選臺展的野心所擾,陳順告訴雪湖:「不要想怎麼入選,而是想怎麼畫自己的畫。」這就是一種「初衷」,如果為了入選、得獎的目的性而畫,那份心念將成為束縛,綑住所有藝術家應當自由發揮的思緒,侷限在狹小的框框中難以伸展。這樣的迷思與困頓,至今仍是許多人看不穿、悟不透的。

每當其他國家的影視作品傳出捷報,無論是收視率令人刮目相看、熱銷海外各國;或是票房超越影史、連映數月不衰,臺灣的業界或是一般社群討論就會發出這樣的疑問:「為什麼臺灣拍不出這樣的作品?」甚至在許多影視造勢活動中,常常可以聽見製作人或是導演誇下海口:「我們要拍出臺灣的《CSI》/《藍色生死戀》/《阿信》(請自行代換過去熱門的外國影視作品⋯⋯)」

ss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為什麼要拍出臺灣版的外國影視作品?為什麼不能從自己本土的文化樹立自己的特色?如果目標一直擺在拍出仿照他國成功案例的作品,永遠跟著其他國家的風向在變,加上想拍出與國外媲美的作品,卻又不肯投入資金、下功夫籌備,那麼,我們得到的永遠只是粗製濫造的仿冒品。

《金色夜叉》正緊鑼密鼓地彩排準備,到永樂座給劇團探班的婉華,向石銘提起打算留在臺灣、想成為銘新劇團的女主角,一個京劇的當家花旦,居然想轉向新式戲劇發展,背後的情意,也就更加清楚,然而石銘卻笑言以「小廟容不下大佛」推拒,轉身看見穿上戲服的如月上臺,活脫脫像是從小說裡走出的女主角阿宮,看呆了的石銘,自然而然地進入戲劇情境中與阿月對戲,然而再度被演出心魔障礙阻擾的阿月被婉華打斷,她拉走石銘,將戲就戲說出心中的話,不捨分離的真情流露,又不讓周遭他人看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