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本殖民,就要恨日本一輩子?一名年輕畫家的決定,從此改變了台灣人的視野

2016-08-29 11:59

? 人氣

「畫咱的黃金時代,畫咱的自由世界」—江逸安。(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畫咱的黃金時代,畫咱的自由世界」—江逸安。(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因為參與學潮而慘遭退學,畫家陳植棋曾對日本人滿懷怨恨、抗拒赴日繼續學畫,卻在民主運動前輩一句話鼓勵下,前往日本留學。隨後他在短短幾年內拿下數十座大小獎項,點亮台灣人的驕傲。電視劇《紫色大稻埕》,演出他最耀眼的年少時代……

過去臺灣戲劇根深蒂固的印象中,國語劇的類型大多較為廣泛:文藝愛情、家庭倫理、偶像青春等包羅萬象;閩南語劇則從過去的神怪傳說、風土親情,直到近年來長壽鄉土劇崛起後一度(甚至現在還是)進入各式各樣的愛恨糾葛,與企業爭戰,盜不完的商業機密、使不完的奸計、抓不完的外遇背叛、驗不完的DNA(?),甚至演變成猜不到或猜得到的時事無上限「創意發揮」⋯⋯觀眾雖然對於這樣超展開的劇情大呼咄咄,時日一久,倒也習以為常,邊笑邊罵還是要邊看。

一齣改編自50萬字長篇小說、內容結合臺灣1920年代藝術與民主發展史的閩南語劇出現,在最初的確讓許多人驚喜(或訝異)。然而長期被各式光怪陸離劇情餵養的觀眾是否能接受,其實是個未知數,《紫色大稻埕》押下龐大的賭注,嘗試在閩南語劇中拓展題材,觸碰臺灣的新美術、新戲劇與新文化甚至人文民主思潮。如此大膽之舉,不免讓人擔憂:這樣的戲劇能吸引多少觀眾?更現實的:要花多少成本製作?能不能收回來?諸多未知數如同人生道路上隨時可能出現的岔路口,你要做出選擇,或是抗拒滯留原地?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植棋為了校內不平等的旅行決定,與同學發動連署,甚而發動罷課,雖然此舉獲得眾人的支持響應,卻也遭到被退學的命運。喪氣的他與一起被退學的同儕來到大安醫院,獲知此事的蔣渭水看著眼眶含淚的孩子們與憤恨不平的逸安,依然鎮定地給予安撫,雖然退學後前途未卜,但這次的抗爭並非全然出於一時衝動,如果知道自己的理念,豈會被這樣的裁決阻擋爭取平等自由之路?

蔣渭水說得好,那日街頭演講遭到流氓投擲爛泥的羞辱,蔣渭水將其視之為光榮勳章;因為清楚自己正在實現為台灣爭取民主的理念,也知道對方有發表意見的自由。

投擲爛泥、羞辱批評的背後,是一種對未知的恐懼與抗拒,長期在高壓統治下、或許迫於責罰、或與已然痲痹的人民,對於新理念、新世局感到害怕,害怕失去現有的「安定」,卻又不肯接觸了解,身為台灣民主運動的先驅,銜著引領人民走向自由之路的使命,知者的包容與循循善誘,是蔣渭水氣度的典範。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江記茶行裡,畫師正攤開為大娘素蓮所繪製的人像。畫師表示日前作畫時,採納逸安的意見,稍稍更動傳統扁平的人像畫法,果然又有新的視覺效果。這場戲雖然只是帶出後頭逸安對於自己畫家夢被打擊的不平情緒,卻有著另一個角度的思考:在那個年代,人像畫法不但沒有立體構圖的概念,甚至將皺紋等被視為缺乏美感、暴露年齡的瑕疵全隱藏遮蓋,因此畫出來的人物扁平且毫無生氣。

難得的是,畫師竟願意接納一個毛頭少爺的意見,對資深的畫師來說,在自己慣常的作畫方式加入全新的元素,是大膽的挑戰,面對未知的事物,他並未仗恃自己的專業與年資而抗拒排斥,反而選擇嘗試與理解,揉合東西畫風,雖然作品依然差強人意,卻也得到不錯的效果。

金火的母親邊繡著八仙彩,邊和對被退學的植棋感嘆的金火說著:「有時候路轉個彎,旁邊的風景就不同了。」一直覺得金火的母親有著那個時代女性罕見的睿智與大度,甚至先覺。淡淡地一句話,引出後頭金火休學拜師的轉折:受到雪溪師的賞識,從此金火有了新的名字:郭雪湖;同時這句話也呼應後面植棋的命運:雖然被退學、逃家住到大安醫院,但求學路途轉了個彎,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蔣渭水與石川欽一郎的商量安排下,植棋將赴日本準備東京美術學校考試;這道曙光出現之前,植棋也曾被自己的執見蒙蔽,遭受日本人不公平待遇、慘遭退學的他,心中對日本人滿懷怨恨、抗拒赴日繼續學畫;幸好蔣先生的一番話讓他幡然大悟:「如果想救自己的國家,就要去接觸不一樣的文化與知識。」

對照現代,有許多人也如植棋一般,對某些國家的偏見而全面抗拒與抵制,這樣的封鎖抗拒,看似堅決、風骨峭峻,但斷絕資訊、故步自封,真的對自我成長與視野拓展有幫助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在抗拒之前,是不是該先想一想是否值得?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對某些人來說,接收新資訊、新事物或許是困難的;即使無法接受,如何面對,也是一種智慧。一款近日在臺灣開放的手機遊戲Pokemon GO,不但在多年死忠玩家與觀眾間掀起熱潮,也在社會中掀起罵戰;有些人憑藉著過往負面且的新聞報導,產生刻板且邏輯錯誤的印象,不但出聲批評,甚而提出禁絕他人參與的觀點,然而面對新事物、新知識,不先接觸、全觀地了解,就以自己過往謬誤片面的認知或是人云亦云的矇昧加以批評,不僅窄化自己的視野、縮限自己的思辨,更貽笑於他人。

人類對「未知」產生恐懼在所難免,因為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因此感到害怕。你可以繼續待在原地害怕卻步侷限自己,也可以上前探索新的奧妙。植棋就要出發到日本重新開創自己的道路、逸安逃家之後勇敢面對父親,才知道自己的畫已成為江記茶行的新商標、改名雪湖的金火不在意倨傲的師兄認真習畫、如月坦然面對無法成親的阿兄,縱然個人命運仍在未知中運轉,但是他們選擇勇敢迎上前去,不讓「未知」阻擋在人生的道路上。(本文為《紫色大稻埕》第4集劇評)

撰文|瑪莉莎

大學讀外文、研究所念應用媒體藝術,做過很多互不相干的行業例如中醫診所助理、書店店員、銀行登打員;辦過雜誌、寫過漫畫及影片腳本、企劃主持婚禮,目前從事文字工作,偶爾攝影拍片配音,是個熱愛大叔、對過度CG作品過敏的迷途過期少女。

大河劇《紫色大稻埕》播映資訊
7月23日起,每週六21:00於公共電視播映
官方臉書粉絲專頁網路收看平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