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牛奶一定要「加料」才好喝?年輕獸醫自創品牌,給台灣人最安心的鮮乳!

大動物獸醫龔建嘉用自己的專業,解決眾人的問題,喝一杯安心的鮮奶,再也不是難事。(圖/鮮乳坊提供)

大動物獸醫龔建嘉用自己的專業,解決眾人的問題,喝一杯安心的鮮奶,再也不是難事。(圖/鮮乳坊提供)

專業照顧乳牛的大動物醫師阿嘉,選擇從源頭開始把關,鮮乳坊的鮮奶不需要添加物調整味道,「自己的牛奶自己救!」把牛照顧好,才有好牛奶。

2015年,鮮乳坊在flyingV募資平台打響名號,「我們募到了600多萬,到了300多萬的時候,每一天都想著要把專案停掉,我知道做下去的那一刻,就沒有回頭路了,對酪農、對消費者和團隊都有責任。」推動小農直送、單一牧場來源、成分無調整,鮮乳坊的創辦人龔建嘉不走大型通路,開發網路訂購和取貨站,希望讓酪農拿到相對較好的利潤。

「大廠一次收購100多戶酪農,有人認真、有人懶散,混在一起,每天風味變化大,為了讓味道一致,就必須透過添加物去標準化。」品質是品牌的後盾,龔建嘉認為應該回歸現場,讓飼養管理維持在同一標準下,每瓶鮮乳都是單一牧場,只有滅菌,沒有添加,也讓消費者知道,有不同味道是正常的事。「目前配合的是彰化福寶的豐樂牧場,今年預計再加開2到3個牧場,找到對的酪農比較重要!」

74年次、帶著一副眼鏡,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說話沉穩、速度卻很快,跟他的個性一樣。土生土長的台北人,龔建嘉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在中南部奔波,平平是獸醫系,他卻選擇了前面一片迷霧、不被重視也沒有明確規畫的大動物醫師之路。

(圖/鮮乳坊提供)
(圖/鮮乳坊提供)

「民國6、70年,台灣政府引進第一批黑白花荷蘭牛,那時候沒有人會養牛, 所以酪農和獸醫一起養,從零慢慢學習,一直到現在,老獸醫和酪農的經驗已經非常成熟。但現在學校畢業的獸醫師,沒有飼養經驗,怎麼說服酪農說:你的牛生病了!經濟動物首重飼養管理,怎麼知道牠是生病?說不定是用藥問題、飲食或環境問題?」

全台目前30多位大動物醫師,平均年齡50,其中20位都是老獸醫;學校系所將畜產飼養劃開,獸醫被獨立出來,只看病、不懂飼養管理,年輕獸醫因此很難踏進去,幸好,龔建嘉很耐操也很固執,誤打誤撞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獸醫工作
(圖/鮮乳坊提供)

成為大動物醫師、並且好好走下去是龔建嘉預期的,但成立「鮮乳坊」這個品牌卻是個意外。「我很討厭浪費時間,當兵時看了很多書,過程中開始思考:可以做什麼?除了完成軍犬除役的提案,同時有4、5個想法,我都寫成企劃書,鮮乳坊的雛形是裡面最簡單的一個。」

龔建嘉說,大動物醫師的工作辛苦危險,單打獨鬥、被牛踹、開刀噴得滿臉是血。但醫療無法賺大錢,為了增加收入,獸醫師開始販售營養品、藥品、飼料,校長兼撞鐘,這讓醫療變得不客觀,「我受台大老師很大的影響,他退休後繼續服務牧場,鼓勵我醫療應該是很單純的。」這讓龔建嘉開始思考,如果透過繁殖管理,每個月幫牧場多生一頭牛,提高產能和飼養價值,再往下發展,產業鏈的後端就是賣牛奶。

食安風暴延燒,大廠鮮乳遭到拒買抵制,卻波及了辛苦的酪農,「鮮乳坊的初衷,是為了跟酪農站在一起。」儘管母親很擔心、工作行程塞爆了行事曆,但龔建嘉仍要繼續挑戰,「你知道嗎?一頭牛一天可產出21公升的牛奶,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啊,環保節能、形成聯盟、牧場精緻度提高,沒有人規定一輩子只能做一件事啊!」

「每個產業都有自己才了解的問題,你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做,但要有心理準備,那些問題可能永遠存在。」大動物獸醫龔建嘉用自己的專業,解決眾人的問題,喝一杯安心的鮮奶,再也不是難事。

(圖/鮮乳坊提供)
(圖/鮮乳坊提供)

文/李佩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雜誌微笑季刊《誠食款款行》(原文標題:阿嘉獸醫顧鮮奶),新刊:《草根款款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