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小英百日危機─舊官僚所撐起的新政府,能無禍哉?

2016-08-20 07:00

? 人氣

上任以來風波不斷、民調驟跌的總統蔡英文。(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上任以來風波不斷、民調驟跌的總統蔡英文。(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當小英總統的高度對決支持者們的耐心,會撞出何等火花?

有真相才能和解,是當下討論轉型正義時很常被引用的名句;

先求和解再找真相,卻似乎是新政府實踐轉型正義的基本態度。

也因為小英總統在520就職演說中已嚴正披露的此一「謙卑」態度,足可洞見她對台灣政治與歷史所糾葛的複雜情緒抱持過度天真浪漫的念想。

更因為小英總統秉持此一「良善美意」毅然走上治國之旅,支持者們儘管懷疑,也還都寧可選擇給小英一次機會的信任態度,而暫時都接受了「老藍男」的用人決策模式。

如果「老藍男」們真能認同小英各項競選承諾中的政策實踐,真願誠心接受民進黨長期追求的價值指向;抑或是這些來自舊體制的政務官們,果真是有能力為國家和人民「解決問題」的,那當然可以而且也應該不論藍綠及其出身,擇才適用。

準行政院長林全(右五)15日發布第三波人事,左起為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科技政務委員吳政忠、國防部長馮世寬、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外交部長李大維、行政院長林全、科技部長楊弘敦、經濟部長李世光、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丁克華。(林俊耀攝).jpg
林全的閣員因平均年齡大、民進黨背景少、女性比例少,遭譏「又老、又藍、又男」。左起為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科技政務委員吳政忠、國防部長馮世寬、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外交部長李大維、行政院長林全、科技部長楊弘敦、經濟部長李世光、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丁克華。(資料照,林俊耀攝)

然而,近百日來驗證,現實顯然擊垮了小英的理想,也嚴重踐踏了支持者們對小英的信任!新政府自520啟動後基本就是每周一劫,從未停歇過。擺在小英眼前的全都是狂風暴雨。3個月來所遭逢的景況正是被不幸言中的「天搖地動」可堪比擬。或濃縮成一個字「愁」!

520後,政黨輪替了嗎???

全代會上,小英想「請大家看看,過去2個月的台灣。這是桃園機場。這是華航空服員罷工。這是雄三飛彈誤射。這是颱風過後的台東。」

小英要黨代表們自勵自惕:

「我想請現場所有人,好好看著這些照片,好好看著這個國家。這是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過去這2個月,我們面臨了一連串的危機。這些危機,有些是長久的結構問題,有些是臨時的突發狀況。但是,對人民來說,大家只在意一件事,就是民進黨政府如何因應。」

老藍男組成的內閣算不算是「民進黨政府」尚待解讀;現場黨代表們心中有氣,也全都忍了;「小英這些話似乎應該是去問老藍男內閣們,怎會來質問黨代表呢?全黨上下使盡全力拚贏了選舉,等新政府出了包,帳卻該算到民進黨頭上嗎?」

這樣的嘀咕,已在全黨上下及支持者之間開始流佈。

說白了,當大家開始質疑老藍男內閣跟民進黨有何干係時,緊接著的很可能引出另一道更加深刻的質問:「政黨到底有沒有輪替了?

民進黨和小英粉絲群眾們也開始紛紛聚首議論著:「選前的小英主席和選後的小英總統是同一個人嗎?」

2016-07-17-民進黨全代會-黨職選舉投票-蔡英文投票02-中央社提供.
蔡英文7月17日在民進黨全代會中對黨職選舉投票。(資料照,中央社提供)

「8年累積比不上8秒失言」

尤有甚者,有句話像瘟疫般緩緩在泛綠陣營裡散播開來:「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

從黨外到頂著集體被捕的風險而強勢組黨的整個歷程,基本上就是「選擇不服從」而開展的一長串台灣人爭民主的血淚史;小英的出身和經歷都沒有這段抗爭體驗,所以她才能不帶悲情的站在一定高度和視野縱觀政局,也因此而逐漸得到最大支持;歷史可以原諒不能遺忘,早已是老生常談了!

然而她的這句話不僅讓支持者們感到萬般突兀,更像是手持一把利刃深深刺進每一位伴隨民主運動而成長的幾世代人的心肝,淌血的、無言的那種痛那種哀瀰漫在黨員間;一種不耐也逐漸蔓延在支持群眾裡;勝利者的滋味淡了消了無感了!取而代之的,很可能就是個「怎會是這樣?」的自疑與喟嘆!

小英曾撂下重話告誡民進黨人:「8年累積比不上8秒失言」;這回,即使只有不到百日的執政期,卻逼著支持者們不得不低迴細思了!

準總統蔡英文30日出席「新內閣團隊」共識營。(顏麟宇攝)
蔡英文4月30日出席「新內閣團隊」共識營時,以準總統身份告誡準閣員,「8年累積比不上8秒失言」。(資料照,顏麟宇攝)   

人民究竟希望看到的怎樣不同的民進黨?

國民黨已經被打趴到連挑戰議題都難以虛擬的地步。所以儘管連小英為鼓勵青年返鄉創業而前去捧場的法國餐,居然都會被拿來炒作反對主題,可見其弱智程度。其實,小英所必須面對的嚴苛考驗,所有問題主要都來自於她自己的支持者們。國家和解團結誠然是必須的,但和解條件設若是要以「割股餵敵」為前提,小英認為自己好不容易才累積的領導權威堪足以服眾嗎?

小英也反覆提示:「人民希望看到的是不同的民進黨」;我們則要反問:難道人民希望看到的是「跟威權無條件妥協的民進黨」嗎?或是民進黨自該否認曾經對威權的抗爭勇氣,然後準備轉型為「俯首聽命的服從型政黨」?「對威權服從」該是台灣人的高尚美德而備受推崇嗎?司法院長地位之崇隆,不正是人民德行的指標麼?

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謝文定15日拜會親民黨團。(顏麟宇攝)
「自請辭退」的原司法院長提名人謝文定。(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7月16日小英才說過:「執政是捍衛價值。我們不是要來討好哪一方。」支持者們不禁仍要低語自問:我們長期追求的價值跟小英所要捍衛的價值是等號嗎?

當國民黨繼續造謠抹黑潑糞,當國民黨仍然咬定黃金和故宮都是她們的,當國民黨繼續認定中華民國就是她們所創造的附隨組織,妳還能找到和解誠意嗎?妳仍然執意要選擇「討好」,而無視或壓制支持者們的觀感情緒嗎?

一大堆問句不斷湧現,民進黨們必須開始聚集自我批判了!

民調顯示自己人已不耐了,是對小英政府警訊!

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選遭來各界極力抨擊、司馬的酒駕風波、朱敬一的傲慢輕浮、勞工休假1例2例都說不清楚、漢光預演戰車翻覆造成4死、年金改革溝通會議成了吵架大賽……。

果然的,台灣指標8月15日公布最新民調,小英的信任度與施政滿意度首度雙雙跌破5成,就連閣揆林全的施政滿意度也摔落到「死亡交叉」。曾經大力支持小英的姚立明還在多個場合特別對小英吶喊示警:大選時有將近9成支持度的高屏地區,不滿蔡政府的有33%,雲嘉南地區的不滿意度甚至有39%,問題不可謂不嚴重,小英一定不能漠然。沙漠甘泉,滋潤卻難得的空谷跫音。

20160105-SMG0045-004-兩岸政策協會公布封關民調-姚立明-顏麟宇攝.jpg
蔡政府民調大跌,姚立明警告蔡英文,彰化以南的鐵票區不得不顧。(資料照,顏麟宇攝)

張瀞文在〈『蔡總統』被『蔡主席』打敗了!〉裡寫道:

「就如台大詹長權教授昨天在行政院長林全找民間團體談話所講的:『政府不要再講漂亮的話,天天在講我們會去做什麼了』,畢竟『傾聽』的行程在選前已經做了很多,選完了、問題也都已經知道了,執政就是要『務實』的回來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俗云:觀政於其所用之人。政府用了什麼人就可預知其施政方向和價值取向。可惜,從老藍男閣員名單提出之初,我們幾乎看不到新內閣整體的進步觀或價值取向!閣揆林全當時曾自嘲說「不求亮點只求務實做事」。好,我們等了3個月檢視的答案,對被要求「務實做事」的老藍男們,卻只能是很遺憾的4個字:「近乎無能」!

1月16日投票前夕小英疾呼:「請投給最好的,請投給最專業的,請你投給陣容最完整的,請你投給,最有能力改變這個國家的政黨。」

那時跟小英同時站在台上接受歡呼的最專業的、最完整的陣容,怎多不見了?最有能力改變這個國家的政黨怎變換成了老藍男政府了?

誤把政務官當事務官才導致人才與價值錯置

小英偏好用文官,講究資歷完整。據說,其理由是在舊體制下能具備實務經驗,且因來自既有體系所以不會被原來體系吞掉。於是我們就想當然爾的看到:由「一群舊官僚所撐起的新政府」,而且這新政府不是被吞掉,反而是加速崩解!

小英留洋自英國,對英國內閣制自應絕不陌生。

倫敦政經學院。(取自倫敦政經學院網站)
蔡英文是英國名校倫敦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取自倫敦政經學院網站)

內閣制的政務官基本都來自經過選戰洗禮的國會議員入閣,選擇要件係以其選舉標示的的政策所論述的立場與觀點,及首相閣揆的契合度。根本不必講究其事務性的專業或經驗。因其歷經艱苦選舉,對民意風向有其高度敏感嗅覺,其對政策方向和政黨價值的掌握和完整論述,使其在國會內足以應對任何反對黨的挑戰和辯護,也能在媒體與群眾面前坦然暢論其政策利弊得失。至於所謂的專業能力則依據制度交由文官體系去規劃去執行完成。

出身選戰的國會議員出任政務官,理應勇於為其政策的價值取向與執行成效負完全責任。政策執行失誤,政務官二話不說辭職走人,他必須承擔的政治責任最可能則是被選民唾棄。文官體系只需忠誠的遵照政務官政策而擬訂可行計畫,並承擔執行實踐政務官之交付任務。這才稱之為責任政治,完全執政才有所謂的完全負責可言。

英國下議院為了是否要對「伊斯蘭國」擴大用兵,激辯長達10小時。(美聯社)
內閣制的英國國會,時常出現為了政策而激辯不休的案例。圖為英國下議院在「對伊斯蘭國擴兵與否」的議題上,辯戰長達10小時。(美聯社)

現在的新政府卻降級誤把政務官當事務官看待,講專業不講政策,論資歷卻不計較其過往功過和其所曾擁抱過服從過的價值觀。縱有失誤也只消一道旋轉門就可轉到另一軌道房間內繼續其「得意的笑」。

這是階級流動的法則嗎?這是拔擢治國人才的良方嗎?這是大刀闊斧的改革決心嗎?

於是,當政務官無力乃至無心為該管政策辯護,閣揆林全只好親自上火線,非核家園,勞工政策、國道收費員、環保與都更政策等等;不止於此,連總統小英也都已被迫站上第一線為自己的政策說明辯護。試問,妳精挑細選稱之為最能做事,最能「解決問題的政府」的閣員們都失能失智了嗎?

高手在民間,莫在王謝府裡等春燕!

舊體制所運作的這部國家機器,早就被幾十年威權政權給嚴重折損,而出現所謂「系統性崩解現象」(另文再專論)。偏偏小英卻對這形似解體的機器中的舊官僚還存著過度依賴之想像,還很相信舊官僚真能撐得起亟欲翻轉的新政府?其弊其傷其害,不中亦不遠矣!

曾經在馬政府時推動ECFA而嚴重受挫的中經院陳添枝、劉大年、顧瑩華和史惠慈等「新4人幫」可以趁機轉身繼續主導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研究案」;誠如時力徐永明所言:「陳添枝若執意將新研究案交給同個團隊進行,那就先將ECFA失敗的檢討報告交出來吧!」否則不問功過得失,新政府也只是掛新招牌而延續另個台閣搬風遊戲場罷了!

專訪國發會主委陳添枝。(李振均攝)
政務委員兼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在馬政府時期曾任經建會(後改制為國發會)主委。(資料照,李振均攝)

很不幸的,我們同時還看到,曾經讓台灣經濟搞到一頹千里的前經濟部長鄧振中高官,仍然可以厚顏回鍋政務委員要其繼續「為台灣經濟找出路」?

不談天理、不計人禍、至少也得有個是非功過的價值評量吧?

司法院的人事風暴剛過,卻即刻翻出這樣的另一波密集高氣壓。惟,只要小英仍然政務與事務混淆行事,其好用舊官僚的用人哲學早晚總還要惹來更大是非的!

20160331-立法院委員會.經濟部長鄧振中(陳明仁攝)
政務委員鄧振中,在馬政府時期曾任經濟部長。(資料照,陳明仁攝)

一起合唱:我欲去對抗袂當原諒的人

英國柴契爾夫人曾説過:「實踐對核心支持者的承諾是最重要的;所謂中堅選民是一群沒有定見的人,只要把事情做出來,這些人就靠過來了。」

執政之路還很長,小英有勇氣撤回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諮文,表明小英承擔責任從善如流的道德勇氣。幸好,絕大多數忠誠的支持者們,對小英也還會繼續寄予希望,也就只是期待著能看到、感受到那一盞「希望」之燈而已。

當前尚未走到失望的地步。只要再鼓起打選戰時的那股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只要在用人思維上確實掌握好大家所珍惜的「進步」與「價值」,並堅定展示「大改革」的立場與方向,而不再是一昧討好而已,形勢上應該仍是大有可為的。

絕大多數善良的台灣人民,還是會選擇陪著妳一起唱那首「天色漸漸光」:

親愛的媽媽 / 請你毋通煩惱我

原諒我 / 行袂開跤 我欲去對抗袂當原諒的人……

 

隨附友人即興古詩【遙祭綠島】轉送給小英總統

海偶一夕送日落  無崖四海歸飛鳥

家書字字藏黃頁  陋房夜夜候初䁱

 

遺落殘波拍岩岸  放眼綠苔送石橋

路途到此真醒悟  離島自古難消遙

 

永隔天水故鄉夢  幾世侵蝕望誰瞧

判決紅批留後代  曾經風骨傲號角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法院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