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倒藍逼綠,綜評黃國昌的大戰略(之1)

2016-07-23 07:10

? 人氣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國民黨立委互嗆。(陳明仁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國民黨立委互嗆。(陳明仁攝)

7月17日民進黨全代會上,小英總統致詞時又再引用了陸官校的名句「升官發財請走他路」。她以嚴正的態度對民進黨們提出警語:

「執政不是輪流討好各方的意見。執政是捍衛價值。我們不是要來討好哪一方。我要再一次強調,我們要負責的,是這個國家的安定和平、永續發展。」

小英曾經成功的讓民進黨脫胎換骨,由草莽型政團進化為「現代政黨雛形」,由悲情抗爭成功轉化為穩健開展性格。

相隔2天後,洪秀柱於20日在國民黨中常會上慷慨激昂嗆聲:

「不當黨產與促轉條例是兩惡法,若通過,國民黨將一無所有!」

時代遞嬗中,曾經長期悲情抗爭的民進黨於今談的已是永續發展之道;曾經宰制天下唯我獨尊的國民黨卻已即將淪為「一無所有」的破落丐幫心態!

台灣如果沒有國民黨?

回溯2014年的九合一選舉前,國民黨敗象已露,街談巷議裡的主題之一是:台灣如果沒有國民黨?當時最流行的答案是:自然會有本土的新政黨取而代之。這議題迄今猶然熱門。或許說,只要國民黨不倒,都一定會有人如是問吧!

2016年國民黨總算輸得送進加護病房了,在國會只有5席的小黨「時代力量」開始高嚷:「準備取代國民黨,成為台灣第二大政黨!」

黃國昌公開陳述,他要讓時代成為第二大黨的方式,就是「擠壓」國民黨的生存空間,只要國民黨越來越小,時代力量就更有機會藉此茁壯。

據報導,黃國昌同時暗示,讓時力成為第二大黨並非其最終目標。他指出一旦國民黨被壓縮,那民進黨就自然會往中間靠攏。儘管黃國昌並未明說,但很明顯就是在指一旦時代力量能如願藉由國民黨而成長,屆時民進黨就會更願意與時代力量合作,而茁壯後的時代力量也就不僅能扮演監督的角色,也必然可以加入政黨競合賽事。也因此黃國昌在被問到和民進黨的關係時,才會表示「不會為反對而反對,但會扮演理性監督」的立場。

這顯示,時代力量在自我發展上是有一番「倒藍逼綠」的戰略規劃的,但如何倒藍,而且要如何快速倒藍毋寧才是當前需要計較的。

兩大黨間那濃得化不開的恩怨情仇

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如果加計黨外時期的歷史糾纏,這兩個政黨有長久極度難解的恩怨情讎,亟欲將國民黨摧毀的心結會遠勝於任何新興政黨。但居於執政位置,而且是絕對多數的執政優勢,在手段上必受限於不能粗暴、不能以大欺小、不能落於多數暴力,必須尊重少數等等的民主政治倫理原則,民進黨處處受到制約,儘管恨得牙癢癢的,也只能無奈的任其撒野、聽其胡扯,乃至還得委曲求全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忍辱負重表面功夫。聽聽每次國民黨記者會上那千篇一律的攻擊性用語就可以會心莞爾!

今天要不是小英總統耳提面命要以大局為重,她再三提醒說「改革是為了團結國家,而不是分裂社會。」並曾以命令口氣下令民進黨們要謙卑,要團結台灣,要全體黨員自我克制,民進黨們所有幾十年來對國民黨所累積的恨與冤早就盡情傾洩而出,哪裡還由得了國民黨如此猖狂如此驕縱?

如果民進黨必須忍氣吞聲的再三禮讓,以時代力量所佔的政治位置,則可以毫不約束的直指國民黨的荒誕與悖德,不必留以情面。黃國昌和徐永明等人在這會期的種種發言,基本就是採取此一無所隱蔽的攻擊態度。

週四(21日)配合民進黨林淑芬立委演出的力抗國民黨,硬是擋下行政院版強行搶關的合法議事程序,即使面對國民黨打假球而動手動腳的圍困,時力等人也不為所動,這已證明時力的理性問政的態度與理想的堅持。

洪秀柱的「再起說」,無非就是確保主席連任

國民黨新任首席副主席詹啟賢在7月10日對媒體公開感嘆:對於該黨目前的狀況,用「住在加護病房」形容,必須先求順利活下來,才能轉到普通病房進行其他該動的手術,如果貿然拖去開刀,可能會活不下去。

詹啟賢意有所指,國民黨目前最大的問題絕對不在於黨產,而是如何才能貼近主流社會想法、獲得主流社會認同。

他感慨說:目前國民黨與社會脫離,跟主流民意對立,所以黨員走出去沒榮譽感,做起事也沒成就感;這樣很難好好做事,因此首要之務是:要讓基層恢復信心。

詹啟賢不避諱直言,國民黨過去最強的組織戰,在最近幾次選舉都失效,因為黨的支持者都已經冷漠,與黨保持距離,整個基層架構可以用「崩盤」來形容,必須要重整。

詹啟賢以資深名醫的診病態度深度點出了國民黨的嚴重沉疴,說白了也就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而,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則屢屢誓言要帶領國民黨再起。7月16日她參加中興大學全國大專校院議事員研習營向大專生演講時即聲言:「即使一無所有,四處像丐幫般到處募款,我也會堅持革命理想」。

這就涉及到國民黨在黨產被徹查而歸於「一無所有」的窘境後,國民黨究竟還剩下什麼能「再起」的條件?

幾番風雨,黨國威權體制能再復辟?

早在去年洪秀柱還是總統候選人時,她在選舉訴求所打出的黨魂就是孫中山的「博愛」,今年她當選黨主席時也一樣宣示要追隨孫中山的「革命理想」,她「要效法心中典範孫中山革命建國的精神」。由威權黨國年代培植的純正藍色血統,讓訓導主任的柱柱姐一直都活在「法統」的夢境裡,而且堅持繼續要把這個奄奄一息的百年政黨一起帶回到百年前的「推翻滿清」革命情境(請注意,當時國民黨其實並未立)。顯然的,當國民黨敗退來台經蔣氏父子大清黨之後,國民黨除了形式上仍按照「老法統論述」以奠立自己政黨領導與統治的合法性之外,1949年之後所建構的列寧式黨國威權政黨模式,根本就早已跟敗退之前的國民黨徹底切割了。

繼蔣經國之後,國民黨再經歷了李連吳馬朱等歷任主席的多番折騰,面臨世界民主浪潮的多面向巨大衝擊,其堅固的列寧式黨國威權體制已開始鬆動而呈現解體危機,國民黨為了不斷強化其「恩庇侍從體系」,政治權力和黨產的濫用成了其必食的毒品,以致養成飲鴆止渴的惡習,國家機器也隨之逐漸癱瘓。

於今,一旦權力和黨產從這日薄西山的政黨完全抽離之後,誰還敢期待其「再起」的承諾?

黨主席洪秀柱要將國民黨早已切割的孫中山精神「博愛」、「奮鬥救中國」再度串接起來,讓自己轉換成古老中國的國民黨嫡傳接班人的意圖,或許是一種教條式「法古今完人」的浪漫情懷,不說是陳義過高,更糟的是完全悖離了時代前進的大趨勢喔!終究是,洪秀柱一直都是站在歷史前進的對立面,而引來換柱防洪的怨嘆!

深藍鷹派大本營力抗前朝舊臣反撲之局

剖析國民黨當前形勢,大約可以分開兩股勢力進行觀察。

首先是黨中央,可謂是深藍鷹派大本營。洪秀柱為首的主席派,其鎖定的首要目標就在於明年黨內正式選舉的主席大位。而按照目前黨員結構操作,只要能綁架垂垂老矣的「黃復興」票源,基本上就會是穩當選的勝局。因此,洪秀柱之所以不遺餘力主打「護黨產」悲情議題,並一再重談被「迫害」被「抄家滅門」的仇恨言論,其戰略高點就在於爭取「黃復興」的認同,導引「黃復興」們同仇敵愾以及「護黨產就是護黨」的等同錯覺和被追殺的危機意識,順利佔領法統高地優勢,逼使黨內其他勢力挑戰者們不得不隨聲附和或保持禁聲;然後放任黨內好戰份子肆意攻擊任何所謂「異議人士」,以爭取「黃復興」們在「大中國夢」的情緒性支持擁護。

然後,如何爭取中國的政經奧援亦是主席派們汲汲營營的的工程。以是,面對中國正在發生種種反人權反民主多起事件,洪派們不僅全都裝作沒看到沒聽到,有些還甚至落井下石再接上一腳的惡端。畢竟大中國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還是要遠優於民主人權的選項。何況,從孤立於黨中央的鷹派立場考量,連戰幾年前主張的「聯中制台」策略未嘗不是勢單力薄的紅派人馬所可以攀附的一種資源。

再看看第二股勢力,此當屬重新集結的馬金吳建制的前政府班底群。這群人暫時會以吳敦義為出頭人物,除了準備要佈建2018地方選舉盤局,也似正積極佈署明年黨主席改選。

今年年初主席補選局中,吳敦義本來被外界一致看好,他個人也表達了參選意願,但最後關頭縮了頭。據內情透露,關鍵在於精打細算後,委實攻不下洪秀柱的黨內鐵票「黃復興」。

而如果,那時候破不了洪秀柱的鐵衛部隊,在黨內票源結構依然不變的情況下明年還又能怎麼贏?

有一說,宮廷派們可以開始結合本土派(地方派系)資源,且不惜撒下重金,盡快大量招募人頭黨員,藉以平衡「黃復興」的死忠票,即可反敗為勝,也趁勢改變黨員結構。這是民進黨當年用過的老招式。可是正穩穩掌握黨機器的洪秀柱,只消學著民進黨的方法修改黨章:將新進黨員選舉資格改為入黨2年以上,就足以破此人頭黨員灌水戰術。

難題在於,宮廷派們如果明年不能佔領黨機器,就無法隨其己意充分佈局2018年的地方選舉,尤其各地縣市議員的選盤更牽動著縣市長的提名態勢。這是馬金吳前朝幫的困局,迄今似乎尚難有突圍之道。

時代力量的戰略定位:激進新世代

綜上國民黨的困境,2018年選舉會再大敗一次,殆無疑義。

民進黨在各縣市地方黨部全面改選,及中央權力核心的各中常委也已排班入座之後,對2018的選舉大抵已經可以開始著手設局了。

而嗆聲要取代國民黨成為第2大黨的時代力量又如何應對?

詹啟賢已明白告訴我們說:國民黨整個基層架構已經「崩盤」。

洪秀柱為了確保黃復興的黨內戰力,所以不必然會太在意地方選舉戰果,即使揚言要奪回3都,也不過是說說罷了!癥結點在於,當國民黨的基層架構崩盤在即的此際,時代力量如何因應接收國民黨所騰出來的地方版圖?這是時代力量所面臨的最嚴苛考驗----基層經營。

從政治光譜上,時代力量係以「太陽花運動」所爆發的能量為基礎,再衍生出「白色力量」的公民意識為動能,民進黨則藉勢結盟並統合為綠巨人決戰大闌尾,兩次戰役大破藍軍而徹底翻轉台灣政治局面。

也因此,時代力量的政治定位應該被劃入民進黨的左邊,在意識形態上或政策上都會較民進黨更激進,其所應爭取支持的對象亦應集中在新世代族群。

所以,只要時代力量能聰明的借住激進力量擠壓民進黨,迫使民進黨不得不時時往中間移動,自然也就會將顧人怨的國民黨繼續往右邊挪移。長時間運作下來後,左邊的版圖會因民進黨往中間移動而越來越寬廣;同時的,民進黨往中間擠壓而導致國民黨在右邊的版圖日益萎縮,終至於新黨化、極小化,泡沫化。

時力有能量可以取代國民黨嗎?

時代力量的大戰略如此,如若放到現實政治環境中,必然的會形成:作為激進在野力量,時代力量必須不斷拋出大議題挑戰民進黨執政當局,逼迫民進黨政府宣示執政者的中間立場,藉以強化時代力量的新左立場。

也因為新左立場的確定,就可以對老右勢力的國民黨發動更大規模攻擊,國民黨的論述能力其實已經癱瘓了,除了耍賴、撒謊、抹黑和嘴炮,不管左或右都已無力回擊,時代力量只要抓住窮追猛打,國民黨根本招架不了。

當家不惹事,民進黨綁了右手,許多不能做不能說的,時代力量應該趁勢都做了說了。

當經歷了新國會一整個會期,我們確實看到時代力量的認真與賣力,這是很值得肯定的。可是我們仍不禁要問:這樣的戰局真的符合黃國昌揭櫫的「倒藍逼綠」的戰略規劃嗎?

抑或是,時代力量其實仍然難以擺脫「民進黨附隨組織」之譏呢?

換個問法:時代力量的表現能說服人民相信,你有能量可以取代國民黨嗎?

黃國昌們是該自己嚴格打分數的時候了。

勿忘,2018已經不遠了!

(下周待續)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法院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