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星球》來去夏威夷!體驗歐胡島的海灘風情與可愛島的壯麗自然奇景

2016-06-05 09:30

? 人氣

卡拉勞谷位於可愛島西北邊崎嶇的納帕利海岸,路邊的眺望點地勢陡峭,離下方有一千多公尺。

卡拉勞谷位於可愛島西北邊崎嶇的納帕利海岸,路邊的眺望點地勢陡峭,離下方有一千多公尺。

夏威夷是美國最與眾不同的一州,就讓我們先到歐胡島的首府檀香山,在海邊衝浪、體驗太平洋風情,接下來再前往可愛島欣賞絕美壯麗的自然奇景吧!

歐胡島O'ahu

來到夏威夷請入境隨俗,放慢步調。記得前往棕櫚樹下的海灘,加入衝浪者行列,還要好好享用環太平洋的諸多美食。

圖2
衝浪客正準備在歐胡島的威基基海灘大顯身手,一旁聳立的鑽石頭山,是一座死火山的火山錐。

一大清早,威基基海灘(Waikiki)便已出現衝浪者的蹤影。第一道曙光在暮氣沉沉的鑽石頭山(Diamond Head)後方乍現,幾個人躍躍欲試,乘著衝浪板划行大約半公里,來到起浪點。今天的浪況不錯;這裡的浪通常不像北岸那樣刺激,宛如搭雲霄飛車。然而檀香山的威基基海岸卻是衝浪者的精神原鄉,以前的夏威夷國王在此衝浪,而這項運動儼然是夏威夷獻給世界的贈禮,影響無遠弗屆。

歐胡島有140 萬居民,占全夏威夷州人口的2/3。剛來到島上的旅客或許仍飽受時差之苦,然而威基基的蓬勃朝氣就像在為他們打氣。多數人來到美國這處位於太平洋中央的一州,睡眠節奏不免會被打亂。從檀香山到人口稠密的大都會(例如舊金山),得穿越3,800 多公里的海洋,使得夏威夷首府彷彿是世上最偏遠的城市。

然而,這裡的居民卻來自太平洋四周,或是更遙遠的角落。最令人佩服的,就是最早來到這裡的玻里尼西亞人,他們駕著獨木舟深入未知之地。日後來到夏威夷的居民,又為群島帶來和美國其他49 州迥異的風情。有時從建築物就能看出這一點,例如檀香山蓋了屋頂的公車站,宛如迷你版的日本神社。而在山的另一頭,甚至有建築物仿造日本最美的佛寺──平等院。

這遺世獨立的民族大熔爐特色,在飲食中最能感受得到。有些「夏威夷限定」的食物來自亞洲,例如細麵(saimin)搭配午餐肉片,或把這種以前美國軍隊配給的罐頭肉淋上照燒醬,放在壽司飯上,做成樸實的午餐肉飯團(musubi)。雖然夏威夷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然而許多人認為這裡的料理沒發揮最大潛力。1991 年,一群頂尖廚師發起「夏威夷地區美食運動」,期望推出精緻的夏威夷料理,以區隔出本地人平常吃的「便當」。近年來,使用本地食材的風潮席捲各地,夏威夷也不例外,然而少有地方像這裡一樣農業發達,仍進口大量食物。

圖3
歐胡島的平等院仿造之作。

夏威夷在18 世紀末西方人搭船抵達之前,是以芋頭為主食。「傳說提到人類的起源時,曾說芋頭是人類的兄長。」利可・霍(Liko Hoe)說。他是研究夏威夷的講師,最近才剛繼承已有110 年歷史的芋泥(poi)事業。

芋泥是紫灰色、帶點酸甜的食物,也是夏威夷傳統宴會魯奧(luau)〈1〉的主餐。可食的心型芋頭葉能用來包裹碎豬肉,製作撈撈菜(laulau)。威亞賀芋泥坊是間位於路邊的木造小餐廳,利可就在這裡供應芋泥等傳統主食。餐廳位於氣氛慵懶的鄉下,從檀香山來這兒得翻過好幾座山。過去十年,民眾又開始對古老、小規模的食品製造方式有興趣。「我想鼓勵大家自己種芋頭、搗芋泥,」他一邊說,一邊展示如何用雨豆樹特製而成的搗板與火山岩製成的杵。「雖然目標尚未達成,但至少是個開始。」

夕陽西下,威基基海灘上的遊客聚在防波堤欣賞餘暉。衝浪先鋒杜克・卡哈那摩古(Duke Kahanamoku)的雕像永遠有鮮花做成的花圈裝飾,這時免費的草裙舞表演在一旁登場。一名衝浪客在遠離人群處,選個地方朝大海跪下,雙手合掌,默默祈禱。

編按:luau,通常在豐收、生日、戰鬥勝利等時機舉辦。會有舞蹈、音樂、美食等慶祝儀式,尤以烤豬大餐為重頭戲,近來也逐漸演變為遊客體驗夏威夷文化的活動。

可愛島Kaua'i

可愛島有花園島美名,放眼望去盡是原野景色。只是,該怎麼接近?

圖4
卡拉勞步道地勢奇險,沿著納帕利海岸延伸,盡頭就是卡拉勞谷後方人跡罕至的海灘。

在可愛島的納帕利海岸(Na Pali),陡峭山壁與刀鋒般的山脊是滴水穿石的明證,少少的水在五百萬年後竟能蝕出眼前的奇景。但島上也有水量豐沛的地區,例如位於島嶼中央的懷厄萊山(Mount Wai `ale `ale),降雨量在全球名列前茅,卻只有少部分降雨能流經十幾公里的山峰,來到海岸小鎮威美亞(Waimea)。

夏威夷有許多瀕臨絕種的特有物種,堪稱大自然的奇蹟。夏威夷群島是從不遠處的海洋冒出來,後來許多生物有幸抵達這裡,落地生根。有些種子可能乘著風遠道而來,小蝸牛或許攀附在海鳥的腳上。不過,在人類加速這過程之前,據信每三萬年才有一種新植物或動物來到這裡。

鐵心木有刷子般的紅花,是常見的本土植物。它和銀色樹皮的相思樹與飄著茴香味的綠冬真馨構成樹林,為這條五公里長的步道提供遮蔭。這片林地和步道一樣,直往納帕利峭壁延伸,卻突然軋然而止,眼前只有海與天在地平線合一。山羊或許還能繼續前進,其他人只得退回步道起點。

圖5
步道旁的鐵心木花。

要欣賞其他景緻可不必那麼費事。550號公路沿著壯觀的威美亞峽谷西邊延伸,之後會抵達卡拉勞谷(Kalalau)上方的兩個觀景點。這裡的天氣瞬息萬變,若要真正欣賞可愛島,最好從空中俯瞰。

「可愛島有點像一輛老車,鏽蝕嚴重,幾乎解體。」直升機駕駛哈洛德.普萊斯(Harold Price)說。他比多數人都熟悉可愛島的輪廓,一小時的飛行時間內,他帶領乘客飛躍山脊上方,也深入谷地,一探許多連原始小徑也沒有的地方。他經過曾出現在《侏羅紀公園》的瀑布,也來到雲霧繚繞的阿萊卡沼澤(Alaka‘ i Swamp),這裡更像是怪物出沒的世界。在海岸邊,他瞥見飛旋海豚在觀光船隻周圍玩耍。

水瀑宛如長長的白色絲帶, 沿著青綠峭壁流下。「這裡的人認為,如果水無法從岩石表面飛起來,就不能算瀑布。」最後他飛到切穿懷厄萊山的陡峭谷地。直升機是沒有門的機型,因此飛進深山時,可感覺到空氣變得更溼涼。谷地的盡頭是水痕斑斑的半圓形峭壁,這裡暱稱為「淚之牆」,上方永遠雲霧罩頂。我們已經來到這座島嶼的神祕核心。

文/羅瑞.古丁(Rory Goulding)
攝/麥特.孟若(Matt Munro)
譯/呂奕欣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孤獨星球》雜誌第56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