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1895抗日無法成功?絕不只是因為武器落後!這個關鍵因素,讓台灣鄉民從一開始註定失敗

2019-04-06 06:00

? 人氣

台灣是一個孤島,周圍都被海包圍著,想逃也逃不出去。我們完全和籠中鳥一樣,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殺死,是我們可悲的命運。……志宏,反正已經變成日本人的天下了,只要照他們的要求繳納重稅,以後便做自己喜歡的事,這世間還是可以過得很快樂的。

─吳濁流《台灣連翹》

1895那一年,他們來了。可怕的日本人,終於從海上聲勢浩大地來了。日本強要台灣,清國無奈割讓,列強無意插手,這次,超熱血的台灣人都給我站出來

其實在1895年以前,台灣人並不是沒有與外國人相戰的經驗。在1884年到1885年之間,台灣經歷過清法戰爭的洗禮,那時候船堅炮利很厲害的法國人雖然一度佔領了澎湖和基隆,但是在清軍、台勇和鄉民的努力下,最後還是保住了台灣!「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既然上次我們可以,1895這一劫,沒有不行的道理呀!

4月《馬關條約》簽訂以後,為了阻止日本領有台灣,「台灣民主國」隨即在五月就成立了。不過,雖說大家要眾志成城地牽手護台灣,可是歷史上的事實卻是這樣:日軍只是登陸,根本還沒進入台北城,台北城裡已經自亂陣腳了。根據《割台記》的記載,當時謠傳日軍懸賞60萬圓要台灣民主國總統的項上人頭,原本應該守護台灣的軍隊一看苗頭不對,擔心日軍進城後,官員逃散,會造成軍餉跳票的情況,於是開始向官方索求支付軍餉。

唐景崧(圖/維基百科)
台灣民主國第一任大總統唐景崧(圖/維基百科)

日軍佔領獅球嶺之後,更是人人驚懼,當時的幕客熊瑞圖建請唐景崧退守新竹,沒想到巡捕吳覲庭竟然拿槍抵著熊瑞圖並「禁之言」,白話的意思就是「有種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於是「台北人情洶洶,兵勇劫掠橫肆」,整個台北城內客勇、土勇大亂鬥,敵我不分。超想落跑的唐景崧就是看到這樣內外交迫的窘境而驚嚇到不行,終於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易容改服,偷渡回去中國。

把你的手借給我!

在包括唐景崧在內的一干官商跑路了以後,雖然南部仍有素來與唐景崧不合的劉永福,但他才不想接手台灣民主國這個燙手山芋咧!劉永福堅持不接受總統的任命,仍以「幫辦」自居,更何況當時台灣島上的南北交通很不方便,遠水救不了近火。「自己的鄉里自己救」,於是各地民眾開始自發性地和一路向南的日軍打起來了!

說到動刀動槍來抗日,因為有了電影《一八九五》的加持,組隊上場的吳湯興、姜紹祖和徐驤等人開始為人所知。但其實除了他們之外,像是曾經在台灣主場打過清法戰爭,還曾到客場出戰,在中國參加太平天國之役的霧峰林家林朝棟的「棟軍」,也是當時的一級戰力;再加上各地團練聚集起來練武,在各地準備戰鬥。簡單來說,抗日可以說是當時的全民運動。台灣各地的抗日團體,有一軍、二軍、好幾軍,A咖不行了還有B咖;沒有武器沒關係,百姓比日軍熟悉地形,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讓日軍防不勝防;台民善偽裝,日軍來時假意順服,一轉身又開始抗日,日軍原本以為已經控制的村落,轉眼間又被民眾給奪回去

不過,誓不從倭的抗日行動最後終究還是失敗了。當然,拚武器、比戰力,台灣根本不是日本的對手,但造成台灣人武裝抗日失敗的原因很多,不只是人數和武器的問題,例如,當時台灣的交通條件本來就不好,各陣營之間的聯繫又被切斷,連敵軍打到哪裡了都不知道,消息的傳遞完全只能仰賴口傳;再加上當時處處有陣營,人人是統領,在「均號統領」之下眾人反而「無所繫屬」,群龍無首加上各方獨立作戰的結果,就是化整為零被各個擊破。另外,部隊將士之間爭功諉過的現象也很明顯,由於當時有許多「取得日軍首級,有賞」的獎勵,士兵只要「見倭酋斃路旁,割取首級,與土勇爭」,大家為了搶人頭、爭戰功而吵成一團。

整體來說,當年的抗日行動就是兩甲子以前的「一邊一國連線」。然而,當時台灣人光憑著「不想變成日本人、不要被異族統治」的信念而憤起,卻沒有精良有效率的武器、沒有訓練有素的軍隊、沒有具備真知灼見的將領,沒有縝密可行的作戰策略、更沒有目標長遠的政治藍圖,這場抗日行動,可以說是一場從拿起菜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不合作運動。

作者介紹|蔡蕙頻

是個愛台灣史愛得不得了、說到台灣史眼神就會發光的台灣史說書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國立台灣圖書館編審、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著有《不純情羅曼史:日治時期台灣人的婚戀愛欲》、《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働き女子@台湾:日本統治期の水脈》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玉山社《台灣史不胡說:30個關鍵詞看懂日治》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