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課堂裡的思想箝制,竟來自台下的學生?中國屢傳教授遭舉報「反黨違憲」,告密之風引文革憂慮

2019-04-05 16: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中國大陸近期接連發生大學教授因言論受打壓事件,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呂嘉被學生舉報「反黨違憲」,成為許章潤之後該校近期第二位因言論被調查的老師,舉報者聲稱清華大學紀委已回應表示將啟動調查。

一篇題為《霧霾天氣可能緩解》的文章近日在中國網路世界引起爭議,文章是一名清華學生3月25日向清華大學紀委辦公室、監察室舉報思政課老師呂嘉「反黨違憲」言行的公開舉報信。

無獨有偶,據中國《工人日報》3月28日報導,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因課堂言論被學生舉報而遭撤銷教師資格並做降級處理。

學生舉報老師近年來在中國大陸時有發生,多名教授因言論遭到停職、停課、解聘等處罰。有學者認為,告密和舉報行為是透過行政機制壓制異見,對鼓勵自由討論的大學教育是一種諷刺,在個人層面亦是突破道德底線的做法。

學校鼓勵學生告密,當局對教師言論打壓升級,有學者認為告密風氣升溫表明「文革反潮」跡象,將置高校老師於一種扭曲和危險的輿論環境。

反黨違憲 之嫌

據《霧霾天氣可能緩解》,撰文學生在核查呂嘉副教授的思政課「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全套課件後,認為其課堂言論全然背離馬列主義,涉嫌「反黨違憲」;公開宣揚主觀唯心主義和二元論,歪曲辯證唯物主義,鼓吹宗教文化;曲解科學社會主義的觀點,並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科學社會主義;反對集體主義精神,反對人民當家作主,反對消除私有制,反對公有制;污蔑中華民族的精神狀態和文化成果;還「不加甄別地公開引用偽造的證據、數據」。

舉報的學生認為呂嘉老師的言論「不僅抹黑了清華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名譽,更完全背離了思政課老師引導同學樹立馬列信仰的作用」。文中表示急切希望「學校可以盡快監督檢查呂嘉老師的言論」,並進行嚴肅處理。

舉報者還強調,他們很希望思政課可以更為「百花齊放」和生動活潑,但「生動活潑也不能丟掉了黨的領導、丟掉了指導思想。百花是要齊放的,毒草是要不得的。掃除這樣的毒草,社會主義信仰之花才能更為鮮艷繁茂。」

Alumni take photos in Tsinghua University in Beijing on April 24, 2011. Tsinghua University celebrates its centenary anniversary today. 24APR11 Photo by Simon Song
清華大學在中國內外享負盛名,但近期接連發生老師因言論被調查事件。

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是中國大陸大學的一門思想政治理論必修課,圍繞當代大學生面對的思想、道德、法律等問題,進行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道德觀和法律觀的教育教學。

撰文學生表示已經向清華大學紀委和黨委舉報呂嘉副教授,並且收到紀委迅速回應「將展開調查,謝謝」。他們透露,這是他們三度向各地紀委舉報以來收到有效回應最快速的一次。

目前,呂嘉仍在清華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在職教師名單之列。BBC中文記者聯繫清華大學紀委等多個部門核實調查進度,截止發稿前,未能得到有效回應。

學術自由之爭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認為,告密事件對大學教育而言是很大的諷刺,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中是不會出現類似的事情的,「因為大學本身教育的目的就是鼓勵自由討論。就不同的議題,無論多敏感,都是可以自由討論的。」

學生對老師的觀點有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校園的討論也是被鼓勵的。而這種討論本應通過公開對話,以理服眾的形式進行,而不是舉報至行政機關。

「如果那個學生不同意老師的說法,應該當面責斥他,當面在堂上用理據去駁斥他的老師,這件事情是應該鼓勵和應該實行的。而不是透過一個更加有權力的機制去壓制其他人去發表言論,」他說。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認為,舉報是用權力之手解決觀點之爭,雖然行徑惡劣,但也不能簡單歸結於舉報者人品問題,公共討論空間的缺失也起到了推波助瀾作用。

「中國缺少的是一個大家可以公開地,自由地、免於強制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和看法,公共討論的空間,這也還是一個制度上的問題,」她說。「一方面是限制,有些話題不讓你討論;另一方面是長期以來沒有可以公共討論的空間,大多數的人也不會進行公共討論,很容易一討論就變成相互撕,相互人身攻擊,就會造成這個社會很撕裂的狀態。」

文革回潮 之憂

近年來,高校教師因課堂言論被學生舉報的事件頻發。在呂嘉之前,還有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因學生舉報其課堂言論分別受到解聘、行政記過和撤職等處分。有學者認為這與中國共產黨加強高校教師言論整肅有關,擔憂這是告密風氣蔓延,「文革回潮」的跡象。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18日在北京主持召開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強調思想政治理論課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關鍵課程,表示要「從學校抓起、從娃娃抓起」,在大中小學循序漸進、螺旋上升地開設思想政治理論課。

傅景華表示,自從中國共產黨出台「七不講」政策後,許多議題都被禁止討論,校內言論空間遭到擠壓。尤其是過往一年很多學者是因為言論相關的問題受譴責甚至是停職,他認為當下告密、舉報的風氣越來越有升溫的跡象,讓人聯想到文革的歷史。

TOPSHOT - A decorative plate featuring an image of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seen behind a statue of late communist leader Mao Zedong at a souvenir store next to Tiananmen Square in Beijing on February 27, 2018. China's propaganda machine kicked into overdrive on February 27 to defend the Communist Party's move to scrap term limits for President Xi Jinping as critics on social media again defied censorship attempts. The country has shocked many observers by proposing a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to end the two-term limit for presidents, giving Xi a clear path to rule the world's second largest economy for life.
學者擔憂,告密風氣升溫表明"文革反潮"跡象,將置高校老師於一種扭曲和危險的輿論環境。

傅景華指出,鼓勵告密的社會氛圍使言論空間越來越收窄,異見者變得不敢發言,有些學者甚至因此公開表示不再接受媒體訪問。「社會上只有一元的聲音,那這件事就更加反映了,中國再一次犯歷史錯誤。」

北京知名大學一位不願意公開姓名的學者同意文革時盛行的告密之風現又再次出現,他表示作為一名學者,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告密涉及到個人道德底線,但在當代中國,由於政治超越了一切,為了政治正確甚至可以突破做人的道德底線。由於受到大環境的鼓勵,告密者甚至「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除了學生告發老師,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觀察到,大陸告密文化的回潮還體現在教友告發地下宗教活動場所,民眾告發記者等方面。

「種種不同領域的告密文化又回來了,其中高校裡面這一種情況,是侵害學術自由,思想自由的一個做法。」呂秉權說,「學生根據官方定義的紅線去告密老師,某程度上會破壞師生之間純潔互信的關係,也令到老師不能夠暢所欲言。」

呂秉權認為,高校老師依據學術研究以及事實理性進行教學交流,發表研究結論,對目前的制度提出一點質疑,其實是他們的應有之義和指責所在,也是他們在治學方面良心與風骨的體現。但是,由於現下「看齊意識」和對領導人絶對忠誠在中國大陸成為一種生存的必要,高校老師只要發表逆耳忠言就會很容易犯禁,甚至受到不同程度的報復。

然而,如果老師選擇埋沒自己的良知,委曲求全,盲目高唱主旋律,亦是一種精神上的痛苦。呂秉權說,「某程度上是扭曲了大學研究和學習的環境,是陷高校老師於一種危險和痛苦的境地。」

他認為,如果當權者的觀點和做法若是經得起歷史和學術的考驗,是無需鉗制學術自由的。當局鼓勵學生告密的本質,其實是當權者不夠自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