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700平方公尺領土的「伊斯蘭國」:殘餘分子在幼發拉底河畔遭圍殲,靠「人肉盾牌」死守最後據點

2019-02-18 17:37

? 人氣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由美國支持、庫德族主導的追剿「伊斯蘭國」主力「敘利亞民主軍」(SDF)16日表示,「伊斯蘭國」在敘國境內的殘存勢力,目前被圍困在幼發拉底河畔的巴古茲鎮。SDF日前發動最終攻勢後,敵方16日更退守到最後700平方公尺的據點。川普當天曾信誓旦旦地說「24小時內就會有好消息」,SDF指揮官也表示,這幾天就可剿滅「伊斯蘭國」,徹底收復敘利亞失土。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伊斯蘭國」在最顛峰時,曾擁有相當於英國大小的領土,並且統治上千萬人民,包括伊拉克與敘利亞北部都落入他們手中。但在多國聯軍的積極反攻下,「伊斯蘭國」2017年先丟掉伊拉克境內的主要根據地摩蘇爾(Mosul),幾個月後連「首都」拉卡(Raqqa)都被「敘利亞民主軍」(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簡稱SDF)攻陷。此後「伊斯蘭國」能夠有效統治的領土快速縮小,戰鬥主力基本侷限在幼發拉底河谷。去年9月起,「敘利亞民主軍」開始沿著幼發拉底河收復失土,今年2月初,更將其圍困在幼發拉底河畔的最後據點—巴古茲鎮(Baghouz)。

從去年9月開始,「敘利亞民主軍」在幼發拉底河谷發動清剿「伊斯蘭國」殘餘的最終攻勢,如今已步入尾聲。(Rr016@Wikipedia/CC BY-SA 4.0)
從去年9月開始,「敘利亞民主軍」在幼發拉底河谷發動清剿「伊斯蘭國」殘餘的最終攻勢,如今已步入尾聲。(Rr016@Wikipedia/CC BY-SA 4.0)

在美軍的空襲與火砲掩護下,由敘利亞庫德族、阿拉伯人與亞述人合組的「敘利亞民主軍」,2月9日開始對代爾祖爾省(Deir ez-Zor)的巴古茲鎮展開攻擊。雖然這裡是「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最後據點,但接受CNN訪問的「敘利亞民主軍」的指揮官也心知肚明,這場即將到來的勝利,並不代表「伊斯蘭國」勢力徹底覆滅,而是進入戰事的下一個階段:與轉入地下的「伊斯蘭國」殘餘繼續纏鬥。

川普:我很快就要宣布好消息了!

雖說如此,但去年曾宣告打擊「伊斯蘭國」的任務基本完成,要求美軍全面撤出敘利亞的美國總統川普,16日卻忙著在白宮對媒體放話:「未來24小時之內,我們將有很多跟敘利亞有關的事要宣佈,包括我們成功消滅「哈里發國」(Caliphate,因『伊斯蘭國』曾在2014年宣佈他們是代表全部虔誠穆斯林的『哈里發國』)。」川普還說,如果西方國家不協助收容美國關押的這800名IS戰士,他可能會被迫「釋放這些人」。

雖然24小時早就過去了,川普仍然沒有宣佈什麼特別的消息。但他之所以如此樂觀,是因為雙方情勢確實懸殊:有西方國家助拳的「敘利亞民主軍」(非敘利亞政府的正規軍),約有1萬7千兵力包圍巴古茲鎮,遭到圍困的「伊斯蘭國」戰士約在500到1000人之譜—無論怎麼看,「伊斯蘭國」這回都是必敗無疑。戰事確實很快推進鎮內,隨軍採訪的法新社記者表示,被炸毀的斷垣殘壁、燒焦的卡車還有地上的彈坑隨處可見,「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甚至在平房外牆噴上阿拉伯文示威:「SDF就在這裡!」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人肉盾牌」讓SDF攻勢受阻

但從9日對巴古茲鎮發動攻勢後,「敘利亞民主軍」卻一直拿不下這彈丸之地。直到16日,「伊斯蘭國」仍在最後700平方公尺的小小空間裡負隅頑抗—這不是因為IS戰士如何精悍善戰—雖然半島電視台與法新社都說,他們確實以自殺式攻擊死守最後據點,不過真正的關鍵是,這些IS戰士挾持了數千平民當作「人肉盾牌」,並且封鎖所有聯外道路,以免這些老百姓逃跑,「敘利亞民主軍」當然投鼠忌器。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SDF的發言人阿夫林表示,盤踞在巴古茲鎮住宅區的這些敵人,憑藉著鎮內的許多隧道藏身,讓部隊難以推進。SDF指揮官柯巴尼(Chia Kobani)則說:「敘利亞民主軍已經將恐怖分子的最後根據地包圍,但是他們拿數千名老百姓當人肉盾牌(其中甚至包括IS戰士自己的妻小),因此我們推進的速度也被迫放緩。」不過許多SDF的指揮官都對西方媒體強調,只要再給他們幾天,「伊斯蘭國」就會正式走向滅亡。

「敘利亞民主軍」在幼發拉底河谷試圖收復最後失地。

圍困「伊斯蘭國」的聯軍雖對半島電視台強調,他們現在不會跟「伊斯蘭國」有任何接觸或條件交換,但圍殲「伊斯蘭國」的部隊還是在幾個區域空出「停火走廊」,希望讓受困的民眾可以脫身。美聯社稱,在逃出來的平民中,婦女與小孩會被直接送到難民營,但被認為可能是IS戰士假扮的男性逃難者,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不是被送到難民營,而是被抓到有待身份甄別的監獄。

什麼叫做打贏「伊斯蘭國」?

一名SDF的戰士歐斯曼(Khatib Othman)對美聯社表示,被團團圍困的IS武裝分子已是彈盡援絕,而且他們沒有食物、沒有飲水。只要等裡頭的平民脫身,SDF就可以發動攻勢,勝利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但總部設在英國的「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 (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估計,至少四、五千名IS戰士逃往幼發拉底河西岸的敘利亞沙漠地帶潛伏,這些人隨時都可能趁勢再起。

敘利亞東部城鎮哈金(Hajin)被「敘利亞民主軍」收復後,當地也出現賣雞商販的身影。(美聯社)
敘利亞東部城鎮哈金(Hajin)被「敘利亞民主軍」收復後,當地也出現賣雞商販的身影。(美聯社)

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爾(Joseph Votel)最近也強調:「IS的領導人仍在,他們手上還是有人有資源。」他估計四處流竄的殘餘武裝約有兩三萬人之眾,五角大廈去年8月發表的報告認為,在伊拉克境內的IS戰士可能有15500到17100人,敘利亞境內則有14000人。CNN則引述美軍官員的說法,稱最近半年從敘利亞逃往伊拉克山區與沙漠地帶的「伊斯蘭國」殘餘,可能也帶走了兩億美元的現鈔。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如果徹底收復了敘利亞對「伊斯蘭國」的所有失土,也不能意味著徹底勝利,那麼究竟要打到什麼地步才行?美國一位外交官對CNN表示,想要真正「擊敗」IS,並非只是擊敗所謂的「哈里發國」就好。更重要的是,得讓IS的網路徹底消失—包括「擊敗」那個提供武器資源給各地組織戰士的金融體系。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敘利亞民主軍」的戰士在巴古茲鎮圍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殘存勢力。(美聯社)

無論是擊敗「哈里發國」、或者是擊潰IS的運作網路,「伊斯蘭國」瓦解後另一個讓各國頭痛的問題是:該拿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IS戰士怎麼辦?川普16日已經放話要歐洲盟邦自己好好處理,半島電視台說,這些IS戰士分別來自歐洲的法國、德國、英國、比利時、俄羅斯、科索沃,還有北非的突尼西亞、摩洛哥、阿爾巴尼亞,還有與土耳其與印尼等等。半島電視台說,未來要怎麼處置曾經身處IS佔領區的這些人,其中還包括「可能是」非戰鬥員的婦女與兒童,已經成了讓世界各國頭痛的「燙手山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