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兇殺案、三個目擊證人,兇手卻不是他……德國最會說故事的律師用親身經驗告訴你:死刑一定要廢除!

2019-02-18 13:20

? 人氣

女子在飯店房間被殺,胸口插了一把刀,三個目擊證人看到一名男子曾手握女子胸口上的刀,但兇手卻另有其人...。(pixabay)

女子在飯店房間被殺,胸口插了一把刀,三個目擊證人看到一名男子曾手握女子胸口上的刀,但兇手卻另有其人...。(pixabay)

一個女子死在飯店房內,胸口插了一把刀,三名目擊證人指出,他們看到一名男子手握著女子胸口的刀,但男子卻堅稱自己不是兇手。如同偵探小說的劇情卻是席拉赫25年律師生涯中經手的真實案件,擔任過100起殺人刑案的辯護律師,處理過至少700起刑事案件的他13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以親身經歷說明為何死刑應該被廢除。

20190213-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專訪,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德國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曾是德國著名的刑事辯護律師,同時也是一名暢銷作家,其作品《罪行》、《誰無罪》和《懲罰》三部曲,以扣人心弦的故事探討「罪」與「罰」和人性的「善」與「惡」以及「正義」與「邪惡」,不僅在德國文壇享有盛名,也深獲國際及台灣讀者喜愛,被稱為德國最會說故事的律師。此次他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活動,宣傳新書《懲罰》,同時與台灣讀者分享他對司法、正義、死刑和民主的看法。

「死刑是中世紀留下的錯誤刑罰」

20190213-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專訪,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德國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29歲初出茅廬的席拉赫立刻就碰上德國歷史大案—東德共產黨政治局幹部審判,他說,一般刑案的資料頂多一到兩個資料夾,「但當時法庭工作人員是領著我和同事到一個房間,牆上堆著滿滿的資料夾。」除了大量資料,還要面對社會強大的輿論壓力,但年輕的席拉赫絲毫沒有退縮,他說,律師在為當事人辯護時不能受到輿論和社會情緒影響,「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就該考慮轉行了」。

1989年,東德警察。(wikipedia/public domain)
1989年,東德警察。(wikipedia/public domain)

在律師職業生涯中經手過不少殺人案件的席拉赫,又是抱持什麼心情為這些社會的「邪惡罪人」辯護?對此,他首先澄清,作為律師他並不為「罪行」辯護,而是為「犯罪之人」辯護、是為犯罪者作為人的價值辯護。他也強調,他反對死刑,並認為死刑是從中世紀流傳下來的錯誤刑罰。

席拉赫說,沒有任何人、組織能剝奪另一個生命,國家政府不僅無權殺人,更不應該與殺人者在同一個道德水平上,成為另一個殺人者。其次,死刑並沒有嚇阻的作用,假設一名男子發現妻子在家偷情,憤而殺了情夫,男子在殺人的當下難道會冷靜思考刑罰輕重,而放下手中的刀嗎?再者,過去許多冤獄平反案件中也發現許多無辜的囚犯被誤認為兇手,而在獄中度過十年、二十年的歲月,這些人失去的自由和歲月不能重來,但至少他們還保有自己的生命,倘若執行死刑,一切就更不能挽回。

他指出,在他年輕時曾遇過一個案子,一個女子死在飯店房內,胸口插了一把刀,三名目擊證人指出,他們看到一名男子手握著女子胸口的刀,但男子卻堅稱自己不是兇手。若根據證人的指控,男子很明顯就是兇手,但事實的真相卻是,男子為了救那名女子,試圖將她胸口的刀子拔出,真兇一直在兩個月後才落網,「在調查與審判的過程中,經常出現誤判的情況。」

「群眾除了產生智慧,也會產生愚蠢」 席拉赫反思民主制度

20190213-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專訪,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德國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席拉赫的作品除了探索罪惡與正義的辯證關係,也提出對當代民主制度的質疑。他說,在當代社群媒體發達的時代,很多人都可以透過網路直接表達意見,也選出了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這樣的領袖,作出類似英國脫離歐盟的決定,但群眾的決定真的一定都是對的嗎?
 

20190213-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專訪,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德國作家席拉赫。(甘岱民攝)

其實人類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群眾除了產生智慧,也會產生卑劣、愚蠢,因此人民也建立了法律、建立倫理道德體系,其用意不在提供強者更好的保護,而是保護弱者,沒有任何一個人能代表絕對真理,包括選民在內,擁有絕對的真理,未來是開放不確定的,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向前走,並允許糾正任何的改變,才能避免人類犯錯,重覆陷入惡行。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