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馬英九為何每年紀念二二八

2016-03-01 08:10

? 人氣

總統馬英九參加二二八事件69週年中樞紀念儀式,再度代表政府向受難者致歉。(陳明仁攝)

總統馬英九參加二二八事件69週年中樞紀念儀式,再度代表政府向受難者致歉。(陳明仁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未參加二二八儀式活動,遭獨派大老痛批;另一方面,台灣也有人質疑,該每年紀念的難道只有二二八,霧社事件或之後的白色恐怖為何無法得到同樣的待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二二八事件,「中華民國在台灣」誕生的創傷

某種程度,二二八之於台灣,也許正如Holocaust(大浩劫)之於猶太人,20世紀其他慘劇都無法和納粹屠殺猶太人類比,都不足以稱為Holocaust,有人不小心用了這個字,就可能收到來自以色列的「提醒」。如果說,大浩劫界定了猶太人,那麼某種程度,二二八也界定了台灣,或更精確的說, 二二八界定了「中華民國在台灣」。

二二八之不正義,幾乎是自明之理,無庸多言;然而,二二八對台灣之所以無比重要,則在於二二八和「中華民國在台灣」無法分割,某種程度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誕生的創傷;最具象徵性的代表人物無疑的是台灣的教育家林茂生,他一腔熱血等待中華民國來臨,但在生前最後一年寫下「寒梅待雪心千里,弱骨臨風夢一場」這樣的詩句,不但象徵當年期待祖國的巨大失落,令人悲慟的是,詩句更預言了林茂生最後在228事件中屍骨無存的命運。

二二八事件,讓廖文毅組了第一個台獨政黨

69年前的二二八事件,表面上凍結了歷史,然而,二二八事件為台灣畫下兩股暗流,第一股就是台灣獨立理念,套一句左派用語,如果說,在台灣歷史洪流中,台灣獨立的理念過去只是「自在」的,潛而未覺的,那麼,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台獨理念正式成為「自為」的,不但可有理論正式提出,而且也找到代表人。台灣第一位於1950年代在海外組成「台灣民主獨立黨」、提倡台灣獨立的廖文毅,在台灣光復後不久還曾在自家媒體《前鋒》雜誌的發刊詞寫下「認為台灣人是漢民族,台灣的土地歸還中國」,基本上還是持大中國思想理念,他在二二八事件後一百八十度轉向,堅決主張,「台灣人聯邦自治的幻想完全消失,『台灣人的台灣』的構想也急速發展,轉變成完全的『台灣獨立』」

廖文毅後來接受國民黨的條件回台;另一位終身流亡海外、被視為台獨理論之父的王育德,他的兄長王育霖就是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殘殺的檢察官,王育德在《苦悶的台灣》一書中說,「二二八大叛亂,是給台灣人和中國人的關係帶來決定性作用的大事件 。他們固然沒有喊出尋求獨立的明確口號,但『三十二條要求』等於要求實質上的獨立。」

二二八之後興起的台獨主張,在苦悶的5、60年代,如果只是暗流,到二十世紀末則是堂堂溪水出前村,在2014年的318學運後,更是「天然獨」世代正式出場,二二八和和318太陽花學運,某種程度成為台灣獨立運動者的「奠基性事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