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當年組「二七部隊」武裝反抗,陳明忠詮釋二二八:人民對抗腐敗政府,非省籍之爭

當年武裝反抗的二七部隊突擊隊長陳明忠,出席二二八暨白色恐怖受難者座談會,並現身說法。(陳明仁攝)

當年武裝反抗的二七部隊突擊隊長陳明忠,出席二二八暨白色恐怖受難者座談會,並現身說法。(陳明仁攝)

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與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28日於台北市撫臺街洋樓(原《人民導報》辦公室)舉辦「紀念二二八事件69周年」座談會,播映由著有《麥浪歌詠隊》、《沉屍‧流亡‧二二八》、《幌馬車之歌》的作家藍博洲,尋訪因二二八事件而被迫流亡的第一手歷史見證者,所製作的紀錄片《證言228》;並邀請「台灣民主聯軍」突擊隊長、兩度被捕入獄的陳明忠、年僅16歲就因「鹿窟武裝基地案」入獄10年的王文山等,訴說這段血淚交織的過去。

20160228-二二八暨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座談.【證言228】:紀錄片欣賞和受難者的座談(陳明仁攝)
由作家藍博洲主持的二二八暨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座談,回到當年是人民導報的撫台街洋樓,觀賞《證言228》紀錄片。(陳明仁攝)

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後,國民黨於2月28日下午宣布戒嚴,3月8日載著21師的船艦抵達基隆港時,還沒下船就對岸邊展開掃射,「清鄉」的國軍所到之處都進行了血腥鎮壓,台灣陷入恐懼,但也有一些運動者組織警備隊反抗。

18歲的陳明忠便參與了由楊逵與鐘逸人在台中戲院(現龍心百貨)倡議召開的市民大會,推舉台中市婦女會理事長謝雪紅為大會主席。隔日謝雪紅便組織「民軍」(後改組為二七部隊),陳明忠擔任突擊隊隊長。陳明忠回憶,當時台中警察局的警察都跑了,民軍輕易攻進警察局取得許多武器。

g謝雪紅。(台灣民主自治同盟).jpg
謝雪紅。(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二七部隊的基本組成為「台中商業學校」、「台中師範學校」學生隊,警備隊、突擊隊等400餘名。3月12日,為避免與國軍戰鬥時波及台中市民,部隊轉往南投埔里,並改為「台灣民主聯軍」,武裝支援嘉義、南投反抗的戰鬥。

228事件後,他們拋棄國民黨的白色祖國,轉向紅色祖國

陳明忠回憶,由於國民黨如「土匪」的接收及二二八事件,他們拋棄了國民黨的「白色祖國」,走向了共產黨的「紅色祖國」。小時候出生於地主家庭的陳明忠以為自己是日本人,進入高雄中學遭受不平等待遇後,才轉而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爆發,他認為主因之一是當時兩岸經濟發展水準差距過大,國民黨來台接收軍人甚至沒看過自來水,並展開土匪式接收;二是國共爆發內戰,國民黨強徵軍糧、無力解決台灣事務。

陳明忠談到,二二八爆發時,他看到竟有台籍人士踩踏外省孕婦的肚子。他表示二二八不應是省籍之爭,兩邊都有好人壞人,而應是對腐敗國民黨政府失望的人民起身反抗。他表示,當時的知識青年對於社會主義運動形成一股趨勢,二二八事件後續影響左派勢力的壯大,國民黨也展開數十年的「白色恐怖鎮壓」。

藍博洲:被台獨運動者當作神主牌,228事件遭扭曲

作家藍博洲表示,二二八事件被台獨運動者當作神主牌,為政治目的而扭曲歷史,「反中」的意識形態使這些政治受難者逃不出「政治犯」的枷鎖。

與會的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成員王文山,1952年12月「鹿窟事件」近萬名軍警清鄉屠村時年僅16歲,因未成年僅被判綠島感訓十年,根據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研究,「鹿窟事件」逾50人遭槍決。但王文山表示,以當年時空背景,加入台灣地下共產黨組織是反抗國民黨的選擇,他痛批有學者做研究評論他們是「被共產黨騙,被國民黨關」,是在製造仇恨與對立。

20160228-二二八暨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座談.吳澍培.吳澍培(1950年就讀台中一中期間被捕,繫獄12年。)(陳明仁攝)
白色恐怖受害者吳澍培,是民進黨祕書長吳釗燮的二叔,一家人統獨立場南轅北轍,但不影響親情。(陳明仁攝)

在台中一中就學期間因參加讀書會入獄12年的吳澍培,是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的二叔。然而吳家一家人政治傾向南轅北轍,吳澍培出獄後不減社會主義的理想,曾任「勞動黨」副主席,大哥吳澧培則是致力於台獨運動。但吳澍培表示,政治傾向並不影響他們的親情,彼此都是緊密的一家人。他並因對於政治受難者出獄後對社會環境的隔閡無助有感,成立政治受難人互助會,訴求政治受難人的轉型正義伸張。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