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直擊「奧斯卡超白」爭議:好萊塢確實有種族主義情結

2016-02-29 14:01

? 人氣

第88屆奧斯卡獎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美聯社)

第88屆奧斯卡獎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美聯社)

自奧斯卡金像獎(Academy Awards)於1月提出全為白人的演技獎入圍名單以來,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MPAS)籠罩於多元性不足的抨擊風暴中。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Al Sharpton)在典禮開幕前舉行示威活動,黑人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也在15分鐘的開場演說中直接觸及種族議題,表示「好萊塢確實有種族主義情結」。

第88屆奧斯卡獎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美聯社)
第88屆奧斯卡獎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美聯社)

先前在「奧斯卡超白」(#OscarsSoWhite)爭議期間相對沉默的喜劇演員克里斯洛克,在回顧影片結束後一登場便說,「我數了其中至少有15個黑人。」否則奧斯卡獎可稱為「白人評選大獎」(White People's Choice Awards),他自嘲,如果主持人也透過學院票選產生,「我不會拿到這個工作機會。現在會是尼爾派屈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站在這裡。」

克里斯洛克表示,在抵制奧斯卡活動出現後,自己也仔細考慮過是否回絕主持棒,「但他們不會因為我就取消奧斯卡獎,而我並不想把工作機會讓給凱文哈特(Kevin Hart)。」凱文哈特也是知名黑人諧星。

1月,美國黑人演員潔達蘋姬史密斯(Jada Pinkett-Smith)與導演史派克李(Spike Lee)宣布抵制奧斯卡獎,對白人主導的影藝學院表達抗議。據知,克里斯洛克也蒙受要求他退出的壓力。

克里斯洛克也小酸了一下潔達,表示「她不是拍電視節目的嗎?」他形容「她拒絕出席奧斯卡,就像是我拒絕出席蕾哈娜(Rihanna)的小褲褲(panties),我可沒有受邀。」他並說,「不過我不會拒絕蕾哈娜的邀請。」

回顧「被警察槍殺的黑人」

在逗趣言詞中,克里斯洛克也納入不少嚴肅的部分。他說,今年是第88屆的奧斯卡獎,「黑人沒有入圍的情況至少出現71次了吧。」例如說50、60年代,某幾年也沒有任何一名黑人入圍者,但之前黑人並沒有積極表示不滿。

「為什麼?因為我們當時有真正重要的事得抗議,你知道嗎?」他說,「被強暴或私刑處決,轉移了我們關注最佳攝影師是誰的注意力。當你的祖母被掛在樹上時,實在很難去在意最佳外語紀錄短片獲獎者。」

克里斯洛克更大膽地說,今年奧斯卡獎會有些不一樣,「在回顧單元,將是一連串在去看電影的路上被警察槍殺的黑人影像。」

克里斯洛克說,「好萊塢具有種族主義情節嗎?是的,好萊塢的確有種族主義,像大學姊妹會的種族主義(sorority racist)......但事情已有所改變。今年我們有一名黑色皮膚的洛基(Rocky)。有些人叫它《金牌拳手》(Creed),但我叫他『黑人洛基』(Black Rocky)。」

他表示,這不是抵制與否的問題,「我們想獲得機會。我們希望黑人演員也獲得與白人演員同樣的機會。就只是這樣。不只是一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每年都獲得很棒的角色,你們時常都有好的演出機會。那黑人演員呢?」

一般觀眾的「另一種觀點」

克里斯洛克也訪問了洛杉磯康普頓(Compton)的電影觀眾,詢問他們關於獲提名影片及多元性爭議的意見,提供不同於主流的「另一種觀點」。

影片中數名黑人受訪者表示自己沒有看過獲最佳影片提名的《驚爆焦點》(Spotlight)或《間諜橋》(Bridge of Spies),一名黑人女性甚至不相信真有《間諜橋》這部電影。數名黑人受訪者回映問題時表示自己沒有「最喜歡的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電影」,或「不怎麼看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的作品」。

但受訪者幾乎都看過被視為最佳影片遺珠的嘻哈樂團N.W.A傳記電影《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且「非常喜歡」。

克里斯洛克也邀請受訪者手持真正的小金人獎座發表感言。一名黑人觀眾表示,這座獎應該與亞裔、拉丁美裔等族群分享,而不僅限於白人,因為有才華的人分布廣泛。另一名白人觀眾則說,首先,我要感謝影藝學院又提名了一名白人,「但因為是我自己,我可能明年才會抱怨。」

今晚是最後一場全白的奧斯卡頒獎典禮

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對民眾發表演說(美聯社)
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對民眾發表演說(美聯社)

在典禮開幕前數小時,黑人民權領袖夏普頓與其創立的民權倡議組織「全國行動網絡」(NAN)在典禮會場杜比劇院( Dolby theatre)附近舉行示威活動。除了「奧斯卡超白」的字卡,現場也出現「黑人的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字牌,這是近年因為多起白人警察殺害無武裝黑人而興起的運動。

夏普頓手持一座全白的奧斯卡獎座,抨擊電影產業一再打破走向多元的承諾。他說,當2015年沒有任何一名黑人獲奧斯卡主要獎項提名時,影藝學院曾承諾他們將會改變,「但這樣的改變並沒有發生。」

夏普頓強調,白人獲獎沒有問題,但白人不應該是唯一能決定誰來獲獎的人。他向影藝學院喊話,「你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們不會讓奧斯卡這樣下去。這會是最後一晚全白的奧斯卡獎頒獎典禮。」

在龐大輿論壓力下,影藝學院在頒獎典禮上展現增加多元性的努力。大約1/3的表演與頒獎者為有色族群,包括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約翰傳奇(John Legend)、琥碧戈柏(Whoopi Goldberg)、與昆西瓊斯(Quincy Jones)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