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紀念日》王添灯的故事──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仍然繼續做該做的事

2016-02-27 17:48

? 人氣

二二八新書聯合發表會,受難者王添灯之孫王贊紘介紹《王添灯紀念輯》(陳明仁攝)

二二八新書聯合發表會,受難者王添灯之孫王贊紘介紹《王添灯紀念輯》(陳明仁攝)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69周年,在現今越來越多人常將紀念日與連續假日結合在一起的氛圍下,二二八事件對受難者家屬來說,卻是一件穿越歷史記憶的悲傷故事。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出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宣傳組長的王添灯,在當時被捕而犧牲,他的長孫王贊紘27日感性地說,「我相信他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仍然認為該這麼做。」

「我們各位在看可能覺得他是歷史,可是對我來講,他應該是一個人。」談起自己的祖父在二二八中受難,王贊紘說,他相信祖父當下是知道會被犧牲,但仍堅持自我理念,「因為他的個性和兩個人很像,一個是我的曾祖母,另一個就是我的爸爸」。

馬英九總統2011年出席「台灣民主先聲--王添灯特展」(台北市政府)
馬英九總統2011年出席「台灣民主先聲--王添灯特展」(台北市政府)

王贊紘說,他和曾祖母有著20年的生命交集,曾祖母50多歲失去丈夫、60多歲失去兒子,一直到了90歲後,就一個人獨自住在新店;幾十年間自己煮飯、洗衣、上山砍筍到市場賣,原因就只是不想要拖累子孫,「她是一個好善的人,如果看到親戚朋友家裡窮,就會去拜訪他,然後把錢留在椅子上,靜靜的走。」

另一個人,是王贊紘的爸爸。「我父親二二八事件以後回到台灣,他發現,很多朋友不見了,他面對的是5個妹妹、1個弟弟。當年他是台灣大學大三的學生,他必須把這些弟妹都養大。」

20160227-二二八新書聯合發表會.王贊紘.王添灯之孫.《王添灯紀念輯》.(陳明仁攝)
二二八新書聯合發表會,受難者王添灯之孫王贊紘介紹《王添灯紀念輯》(陳明仁攝)

王贊紘說,父親是個有骨氣的人,過去曾好幾次向他講提到,無論如何都要記得一件事,那就是「你阿公不是去看人打架被打死,你阿公是去跟人打架被打死的。」後來他深深地感受到,父親始終認為這是祖父想做的事;甚至一直到了80年代,政府曾透過人到他們家,傳達願意安置公家機關職位,但最後都被父親拒絕。

王贊紘與祖父的雕像合影(台北市政府)
王贊紘與祖父王添灯的雕像合影(台北市政府)

「這兩個人,一個是失去先生、兒子,一個是失去父親,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們都能夠堅持,而且都能堅持該有的理想,我想這個個性應該是在我祖父身上,被流傳下來的。」

不過從另外一面來看,王贊紘說,祖父其實是一個好學的人,也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會坐下來喝一杯茶,看看風景,甚至在兒子考上高中、妻子過世時,透過寫詩詞來表達心情。

二二八受難者王添灯(取自網路)
二二八受難者王添灯(取自網路)

王添灯生於1901年6月24日,台北安坑人,1946年參加台灣第一次地方自治選舉,當選台北市參議員、台灣省參議員,同時出任《人民導報》、《自由報》社長。但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出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宣傳組長,負責草擬《三十二條處理大綱》,3月10日清晨在自家被捕而犧牲。

王贊紘說,他相信祖父對國民政府的作法有深切了解,並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因為在3月9日時,他是知道自己應該會被抓的,而10日爆發北門機關槍掃射後,他還主動出面希望阻止,「他其實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仍然繼續做認為該做的事。」

「我只能說,在他的內心深處,對生命的價值、對該做的事情,他認為是對的事情,就會堅持到最後一分,站到最後。」講到這裡,王贊紘感性地說,人的死亡有兩種,一種是肉體的死亡;另一種則是當人們不記得這個人時,他便會死亡。因此,他很希望王添灯的故事能傳遞到每一個人的心中,讓他的祖父可以繼續活得很久很久。

據《人民導報》編輯蘇新與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王添灯被捕之後飽受酷刑,鮮血從臉上往下流,但仍義正辭嚴向軍警理論,最後被淋上汽油,活活燒死。王添灯壯烈犧牲時年僅45歲,兒子王政統、王英明以及女兒王純純、王蓁蓁、王美慧、王芬芳皆未成年,成為二二八孤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怡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