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紙鈔上,印著日本人1000年來的驕傲!在台灣,有可能這樣重視文學嗎?

2016-02-27 11:00

? 人氣

《源氏物語》第49回繪卷「宿木」。(圖/天下文化提供)

《源氏物語》第49回繪卷「宿木」。(圖/天下文化提供)

就在公家文化初綻芳華的十一世紀,故事舞台位於若夢繁華的平安京,當時宮廷出現了兩位風格迥異的女性作家:一位是《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納言, 另一位則是《源氏物語》的作者紫式部。

出身於公卿名門的紫式部,本姓藤原,因為父親藤原為時及兄長藤原惟規先後任官「式部丞」(相當於今天的教育部長),當時的人便稱她為「藤式部」。後來又因為《源氏物語》女主角「紫之上」大受歡迎,「藤式部」才被改稱為「紫式部」。

每個人鍾愛《源氏物語》的理由不盡相同,以文學成就來看,《源氏物語》的恢弘與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或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相當,嘗試在失重扭曲的情感中,重新定義世界及自我。以個人的觀點,我喜愛《源氏物語》著重在舉手投足與蹙眉顰笑間的細膩捕捉,還有對大自然的豐沛感懷:暮春時節的繽紛落英、夏夜劃破銀河的流星、晚秋夜寒池塘漸凍的薄冰、隆冬細雪繚亂的迷濛,都能觸動我們內心的愁怨,引發我們對無常的省思與體悟。

日本美學中的「物哀」,在紫式部的筆下有了最淋漓的宣洩。

現行5000日圓紙鈔背面以燕子花作為主題圖案。(圖/天下文化提供)
現行5000日圓紙鈔背面以燕子花作為主題圖案。(圖/天下文化提供)

《源氏物語》時間軸長達七十餘年, 歷任四位天皇, 人物將近四百四十名,正因為小說篇幅驚人, 為了方便閱讀,《源氏物語》也發展出描摹典雅端麗的圖文解說版,以滿足不同閱讀群眾的喜愛偏好。畫師在卷軸上以工筆勾勒人物形象,並繪上強烈濃郁的色彩。這類被稱之為「作繪」的畫作,在貴族仕女間十分受歡迎,分別收藏在東京都五島美術館, 以及名古屋德川美術館的《源氏物語繪卷》,正是平安時代末期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傑作。

繪卷比小說還晚近一世紀,根據考證,《源氏物語繪卷》原作全套共十卷,以小說的五十四帖為敘述核心, 每一帖取一至三幅場景創作,總數約九十幅,分別以「圖繪」和「詞書」兩種形式切入故事。

「圖繪」有如平安時代的蒙太奇, 光是影像畫面的角度就夠吸引人了; 而「詞書」則是以書法格式寫下小說中的某一段文字,有人物對話,有個人獨白,也有場景敘述。不過歷經千年雨雪風霜、兵燹雷火,今天,只剩下十九幅傳世。

2000年日本發行紀念紙鈔,圖樣為沖繩首里城的守禮門。(圖/天下文化提供)
2000年日本發行紀念紙鈔,圖樣為沖繩首里城的守禮門。(圖/天下文化提供)

公元二○○○年,日本為了紀念千禧年,及當年於沖繩舉行的G8 八國領袖高峰會,特別發行面額二千日圓的紀念鈔。有別於其他面額的人物肖像,二千圓紙鈔正面印著沖繩首里城中的「守禮門」,背面則以《源氏物語繪卷》第三十八帖「鈴虫」為主題。

攤開二千圓紙鈔背面,畫面由左而右,依序是相貌端秀的冷泉天皇,坐在對面的是小說主人公光源氏。故事講的是八月十五, 以源氏為主的一行人拜訪退位隱居的冷泉天皇,通宵達旦地吟詩、唱歌、飲酒、聊天……。

原畫的右下角還有一群公卿在朱欄旁吹笛評彈, 在二千圓紙鈔中則以《紫式部日記繪卷》所描繪的紫式部,替代附庸風雅的貴族男子。在冷泉天皇與光源氏畫面的下方, 則是藤原伊房的書法,平安時代的蘊藉儒雅, 行走在流水浮雲的字裡行間,華麗瑰美卻不造作。

2000日圓紙鈔取自《紫式部日記繪卷》中藤原道長拜訪紫式部的畫面。(圖/天下文化提供)
2000日圓紙鈔取自《紫式部日記繪卷》中藤原道長拜訪紫式部的畫面。(圖/天下文化提供)

或許,我們不太有機會到博物館,欣賞娟秀雅緻的和式書法,但我們可以透過旅行,蒐集那些具有紀念與文物價值的御朱印與紙鈔。當我們再回頭, 悉心端詳這紙上溫潤的筆墨與纖麗的線條時,對日本古典文學及繪卷藝術, 似乎就有一點不一樣的感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文化鈔寫浪漫:在這裡,世界與你相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