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拔身影將消逝?緬懷儀節還是觀光賣點 三軍儀隊禮兵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2018-12-22 10:00

? 人氣

清晨的中正紀念堂空氣冷冽,偶有晨運民眾經過,後方的銅像大廳大門都還未開啟,禮兵完成升旗後折返,為一天揭開序幕。這日復一日的背影,同樣也是國軍盡己之力完成每日各項任務的縮影。(蘇仲泓攝)

清晨的中正紀念堂空氣冷冽,偶有晨運民眾經過,後方的銅像大廳大門都還未開啟,禮兵完成升旗後折返,為一天揭開序幕。這日復一日的背影,同樣也是國軍盡己之力完成每日各項任務的縮影。(蘇仲泓攝)

冬季清晨的中正紀念堂,受輻射冷卻效應影響,即使遠方天空已露出一絲魚肚白,空氣還是相當冷冽。廣場上除晨運的民眾,幾乎沒有再多的人,而遠方出現一群頭戴銀白色頭盔的高大身影,非常醒目,筆直的朝旗桿走來,他們是駐防在此處的陸軍儀隊,準備以升旗典禮揭開今日的一天。

過去義務役普及的年代,能夠入選三軍儀隊基本上都是身材挺拔、儀表不凡的役男,能夠從隊上派駐到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國民革命忠烈祠、慈湖陵寢等處,除個人意願,還須經過一定的考評;不同軍種也有不同做法,像陸軍儀隊還會考量梯次間隔,就算想去,還不一定有機會。目前三軍儀隊各以6個月為間隔,輪駐各駐防點,執行相關禮兵任務和工作。

20181221-除禮兵上下哨之外,中正紀念堂的升降旗典禮亦是儀隊官兵每日重要的任務。(蘇仲泓攝)
除禮兵上下哨之外,中正紀念堂的升降旗典禮亦是儀隊官兵每日重要的任務。(蘇仲泓攝)

6月輪防間隔「想去不一定能去」 駐防點各有所好

儀隊退伍的人員私下分析各駐防點的優劣,例如慈湖、頭寮因為地處偏遠,平時事情最少;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有交通便利、周邊機能充足,「大家最想去」;忠烈祠則是上下哨距離最遠。不過無論這些特點好壞,每個時代的儀隊都在不同駐防點留下自己的記憶,這些也都是國軍、儀隊歷史中無法抹滅的重要部分。隨著一年期常備兵役年底正式走入歷史,未來國軍將以志願役人員為兵力組成來源,儀隊自然不例外。

以中正紀念堂儀隊禮兵為例,第一班交接從上午九點展開,直到下午五時為止,每一個整點都有交接。除交接外,升、降旗亦是儀隊每日重要任務,這個部分有冬、夏季的區別;冬季升旗晚、降旗早,夏季則是升旗早、降旗晚。不僅如此,中正紀念堂儀隊還有一個其他地方沒有的待遇,就是「搭電梯」!從位於一樓的儀隊備勤室出發,步行一段距離後,必須搭電梯才能上到位於4樓的銅像大廳,下樓時亦然。看到儀隊嚴肅走進電梯裡,不少民眾還會莞爾一笑。

20181221-駐防在中正紀念堂的儀隊官兵,上哨從一樓備勤室出發,除步行外尚須搭乘電梯到四樓的銅像大廳,下哨亦然。(蘇仲泓攝)
駐防在中正紀念堂的儀隊官兵,上哨從一樓備勤室出發,除步行外尚須搭乘電梯到四樓的銅像大廳,下哨亦然。(蘇仲泓攝)

由於每個駐防點的空間大小、上下哨距離各有不同,軍種自己都會有相對應的禮兵步、操槍動作。由於駐防點多少帶有一定的禮儀因素,如何能夠不失特別,又能充滿威儀、肅穆的方式操槍,更是一門重要的課題。

人性化科學舉措 顧及長時間「石化」禮兵弟兄

和負責營區安全的衛哨兵不同,禮兵站上禮兵臺後,要能保持不動到下哨,前者能在小範圍內走動,禮兵連眼睛都不能眨,所以過去有民眾拍到禮兵落淚的畫面,不是因為弟兄難過,而是因為長時間無法閉眼所致。

此外,現在極端天氣頻仍,無論是夏季高溫,還是冬季冷峻,長時間不動的禮兵這一方面受到不小考驗。近年忠烈祠曾有空軍儀隊禮兵被民眾直擊凍到流鼻血依舊面不改色執勤;中正紀念堂則有禮兵疑似天氣太熱,身體不適直接倒下,這些都讓儀隊幹部思考,有無更妥適的方式因應。所以除便衣人員隨時掌握禮兵狀況,中正紀念堂部分設有風扇,擺在禮兵臺後方,讓官兵以「榮譽」堅持的同時,能有更科學的舉措,讓每一班哨都能順利。

20181221-配合儀隊禮兵上哨,都會有穿著西裝襯衫的便衣人員陪同,一邊注意區域內遊客動向,一邊注意禮兵狀況,確保執勤順利。(蘇仲泓攝)
配合儀隊禮兵上哨,都會有穿著西裝襯衫的便衣人員陪同,一邊注意區域內遊客動向,一邊注意禮兵狀況,確保執勤順利。(蘇仲泓攝)

除人員的狀況,儀隊駐防點或多或少都有政治意義和敏感,包括今年曾發生中正紀念堂銅像遭獨派青年潑漆,由於當下禮兵並無立即處置,引發社會輿論抨擊,更有人提出「連一座銅像都守不住,還能奢望守護你我」的質疑。現陪同禮兵上哨的便衣人員配有密錄器等裝備,以利突發狀況時能夠先行蒐證,但即便整個園區(館區)安全和秩序上,有包括駐警、保全甚至是志工共同維持,但禮兵既然是軍人,未來若再度遭逢突發狀況,是否能有更即時、妥善的應處,仍會是國人關注的焦點。

三軍儀隊的存在性?

近期促轉會、國防部、文化部因蔣中正銅像是否應撤出國軍營區、三軍儀隊是否撤出中正紀念堂的而有所爭論,此議題一時半刻大概不會停歇,但中正紀念堂是台北市一個重要的觀光場所和資產,儀隊的存在確實是有一定程度的「賣點」,各國遊客、民眾在整點前,便在銅像大廳駐足等待交接便是一個證明;而對儀隊官兵而言,除了給予「國民革命軍之父」一定的儀節,傍晚降旗結束後,禮兵扛著國旗往回走的模樣,不過也就是軍人「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盡力達成每天任務的縮影。

20181221-中正紀念堂的蔣中正銅像大廳,每到整點總是吸引國內外遊客、民眾駐足觀看儀隊禮兵交接。(蘇仲泓攝)
中正紀念堂的蔣中正銅像大廳,每到整點總是吸引國內外遊客、民眾駐足觀看儀隊禮兵交接。(蘇仲泓攝)
20181221-中正紀念堂的蔣中正銅像大廳,每到整點總是吸引國內外遊客、民眾駐足觀看儀隊禮兵交接。(蘇仲泓攝)
中正紀念堂的蔣中正銅像大廳,每到整點總是吸引國內外遊客、民眾駐足觀看儀隊禮兵交接。(蘇仲泓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