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事件的政治寓意:「悶聲大發財」時代結束,「軍隊大院子弟」集團崛起

2018-10-13 16:10

? 人氣

雖然范冰冰以發布公開檢討書、承諾繳交八億元稅款的方式逃開了刑事指控,范案似乎告一段落。但是,當初舉報她的崔永元並沒有停下來。北京政治觀察家白信認為,崔、范之爭的背後隱約閃現出中國政治的「第三條道路」。(DW)

雖然范冰冰以發布公開檢討書、承諾繳交八億元稅款的方式逃開了刑事指控,范案似乎告一段落。但是,當初舉報她的崔永元並沒有停下來。北京政治觀察家白信認為,崔、范之爭的背後隱約閃現出中國政治的「第三條道路」。(DW)

因為「演藝界特別巡視員」名聲的鵲起,崔永元對范案關聯人的揭發似有愈挖愈深之勢,而崔、范兩人背後的兩種力量也漸漸浮出水面。在貿易戰背景下圍繞中國模式的爭論正酣,崔、范之爭竟然不經意間為這一爭論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旁證,也折射出當下中國的權力鬥爭格局。

譬如,當崔永元在社群媒體上表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而范案背後力量的關鍵人物指向了上海,一位長寧區高級公安的兒子,公眾才恍然大悟:以范冰冰出演的《大轟炸》為代表,投入演藝界的資本和權力組合不僅包括了人們熟知的上市公司、互聯網金融等等,更關鍵的關系人則是來自地方執法力量。正是他們,公檢法部門的要職人物,作為地方政治網絡的核心,也插手或者隱身在演藝界利益綜合體中,扮演著「悶聲大發財」的角色。

淪為奴隸與玩物的明星們

范冰冰(AP)
范冰冰(AP)

只是,隨著崔的揭發,這一江時代「悶聲大發財」的政治經濟模式才似乎開始真正曝光於天下。其中,范冰冰等等明星,猶如《玩偶之家》裡的娜拉,雖然生活精致也是階級婚姻必不可少的點綴──以女主人姿態維持小資產階級的社會顯示,卻是財產婚姻的奴隸難以擺脫,她們則是中國整個權貴階級的玩物,一方面以蒼白的演技掩蓋著身後如冰山一角的資本─權力結構,另一方面則以「網紅臉」和緋聞故事教導、塑造著社會風氣,引誘剛剛踏入社會的年輕女孩像妓女一般向權力和資本獻媚。這也是「悶聲大發財」通過娛樂業所散播的意識形態邏輯,范冰冰則是其中偶像化的符號。

China vermisste Schauspielerin Fan Bingbi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Schiefelbein)
位於北京的范冰冰工作室

當然,中國電影業為之洗錢的行業性功能或許更多地只是服務於地方權貴,畢竟他們更青睞也更容易利用電影業或演藝界的分散性結構,亦同21世紀初期眾多煤老板之熱衷投資電影、娶電影明星,在江胡主政的二十年「悶聲大發財」時代組成了一個從鄉村到省市再匯聚政治局層級的權力─資本庇護關系網。然後,在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薄熙來集團倒掉之後,在安邦、海航、政泉控股等一系列太君級資本大鱷解體之後,這些江時代的地方權力─資本利益集團終於因為今年春季開始的「掃黑除惡」運動而上升為公眾更喜聞樂見的打擊對象。

崔永元代表的新興力量

也因此,在范冰冰這個集「悶聲大發財」之權力─資本和意識形態雙重符號的「網紅臉」上,特別是范冰冰釋放後那張眼神惶恐無助的素顏照流傳在中國社群媒體後,公眾也才可能意識到崔永元所倚的力量所在,遠非「殘存的話語權」這麼簡單,而是另一支新興力量──一個以廣泛的「軍隊大院子弟」為代表的群體,出現在傳統的紅色精英群體和地方官僚與權貴之間,開始改變以往的政治沉默而積極介入社會公共議題。其中,崔永元代表的軍隊大院子弟居於核心,包括了崔健、王朔等等更早在1990年代市場經濟文化繁榮期間的代表性人物,也重合了蔡霞、高曉松等傳統被視作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而今重新以軍隊大院子弟表明其新的身份政治符號的人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