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賈忠偉觀點:「國民革命忠烈祠」裡有一位日本先烈

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的大門牌樓,此地在日據時期為日本總督府管轄的「臺灣護國神社」。日本投降後被國府拆除並於1969年,依故總統蔣中正之命改建為傳統中國式宮殿建築之「國民革命忠烈祠」(作者提供)

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的大門牌樓,此地在日據時期為日本總督府管轄的「臺灣護國神社」。日本投降後被國府拆除並於1969年,依故總統蔣中正之命改建為傳統中國式宮殿建築之「國民革命忠烈祠」(作者提供)

中華民國臺灣省各地目前總共有二十座由政府設置管轄的忠烈祠,土地面積合計47萬6,641平方公尺(M2)。其中臺北市忠烈祠(位於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約有24萬平方公尺(M2),是全臺灣忠烈祠中占地面積最大的(占全國忠烈祠總面積約50.35%)。面積最小的為南投縣忠烈祠,約只有327平方公尺(占全國忠烈祠總面積約0.07%)(註一)。

「國民革命忠烈祠」隸屬於國防部,全祠面積約52,000餘平方公尺(建物面積約5,300餘平方公尺),為中央政府所在地之「專祠」,目前是由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國民革命忠烈祠管理組來負責管理維護之責,其餘19座則分別交由各地方政府管理與維護(即由內政部主管)。以「國民革命忠烈祠」為例,目前入祀2,547名文烈士、398,663名武烈士(註二),他們都是在「開國起義」、「辛亥革命」、「討袁護法」、「(東征)北伐統一」、「八年抗戰」及「戡亂作戰」……中為國犧牲的先烈英靈,由於考證工作一直持續進行,因此入祀的人數會不斷增加,而在近期一次迎祀人數最多的就是在2014年(民國一零三年)8月27日(三)──國防部指派時任人事次長室黃情少將(曾任空軍駐屏東四三九聯隊聯隊長,空軍官校第六十一期/民國六十九年班)擔任領隊,並在曾經於特種作戰部隊第四總隊幼年兵中隊(即「國雷幼年兵」,註三)服役的靈鷲山(釋)心道法師(俗家名:「楊小生」、「楊進生」)協助下,遠赴緬甸將十餘萬二戰時期陣亡於緬甸的中國遠征軍忠魂迎入忠烈祠內。

2018-10-11 2014年8月27日,國防部迎返緬甸地區陣亡將士英靈,並以總牌位形式正式入祀忠烈祠(李吉安攝作者提供)
2014年8月27日,國防部迎返緬甸地區陣亡將士英靈,並以總牌位形式正式入祀忠烈祠(李吉安攝/作者提供)

每年政府會固定於3月29日及9月3日辦理春、秋國殤大典,由總統親臨主祭,參加祭典人員,包含政府代表、烈士遺族和學生代表等,但不開放一般民眾參與;另在4月5日也會在此舉行遙祭中華民族共同祖先黃帝陵暨總統就職時舉行遙祭國父陵等國家祭典等重要活動。

在「國民革命忠烈祠」的正殿中,豎立著一座寫著「國民革命烈士的靈位」的巨大牌位。在正殿的左右兩邊分別為「文烈士祠」與「武烈士祠」。依照法規,每年春、秋祭典,「文烈士祠」是由內政部長擔任主祭,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等五院秘書長陪祭。而「武烈士祠」的祭典則是由國防部長擔任主祭,陪祭者為高階將官或在官兵中擇優列席與祭。由於忠烈祠屬國家祠廟(即中國傳統建築的廟堂),因此其入祀典禮及祭祀均會按照「國家祭典標準」來舉行,並沒有特定的宗教形式。這與日本「靖國神社」由神道教管理完全不同。只有單獨家屬來祭拜先烈靈位時,除了原有的官方儀式外,可依家屬自己的宗教信仰來祭拜。

2018-10-11圓山忠烈祠大殿,其外觀型式是仿北京故宮太和殿樣式所建構的(作者提供)
圓山忠烈祠大殿,其外觀型式是仿北京故宮太和殿樣式所建構的(作者提供)

要特別指出的是,革命先烈鄭士良(1863~1901)原本預計在1900年10月8日發動「惠州起義(第二次革命,於惠州三洲田(今深圳市鹽田區三洲田村一帶)發動革命)」。但後來卻因為買到一批不堪使用的爛軍火、再加上原本承諾支援的臺灣總督府遭到日本新內閣的阻止,最後只得忍痛放棄起義。但起義的消息已遭清軍截獲,鄭士良被迫只得逃亡香港,不幸的是日本革命志士山田良政(1868~1900)卻因走避不及而被清軍逮捕並遭殺害,享年33歲。有感於山田良政對中國的無私付出,在民國建立之後,廣東惠州的行政長官李福林(1872~1952)決定自掏腰包,於1918年(民國七年)在山田良政的殉難地建紀念碑。而山田良政(1868~1900)是目前臺北圓山忠烈祠內唯一祭祀的日本革命先烈,也是唯一的外國人。另外在1927年(民國十六年)就正式加入中華民國國籍、原籍比利時的雷鳴遠神父,也早被迎祀入忠烈祠內。

2018-10-11山田良政(作者提供)
山田良政(作者提供)

由於牌位多為合祀(多人共祀)之故,截至2017年(民國106年)5月底止,全臺灣忠烈祠入祠牌位數共3,713個,分別為軍人1,690個、警消及民防人員110個、公務人員11個、民眾1,902個。其中以臺中市北區忠烈祠入祠牌位523個最多,嘉義市忠烈祠22個最少。

依據《國軍作戰或因公亡故官兵安葬紀念表揚實施辦法》第十八條規定,入祀忠烈祠條件如下:

(1)作戰時地,為爭取勝利,冒險犯難,功成身死者。

(2)作戰時地,克盡職責,慷慨成仁者。

(3)因執行特殊危險任務死亡,經總統明令褒揚者。(註四)

附註:

(註一)土地面積:指年底各該建物地面層面積及空地面積之總和。

參見──《內政統計通報》(內政部統計處104年4月18日/104年第16週)。

(註二)參見──楊基榮(主編):《民國105年第七屆軍人武德與品格教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附光碟)》(國防部國防大學2016/11/01出版),p112。

(註三)由於當年從金三角地區撤來的孤軍有豐富的游擊戰經驗,政府因此就由其中願意繼續從軍者為基幹,再從野戰部隊當中徵調具有傘訓、山地作戰專長之官士補充,成立特種作戰第四總隊(原先已有三個特種作戰總隊)。而當時一起撤來臺的孤軍當中,有122名不滿16歲的孤兒或少年兵,政府就在新成立的特種作戰第四總隊下編成一個幼年兵中隊,並以當時孤軍撤來臺的行動代號──「國雷演習」──稱這批幼年兵為「國雷幼年兵」。他們先被安排在臺中新興國小讀書,一年後,幼年兵中隊隨部隊調到桃園龍潭,學生也一起轉到員樹林國小就讀,隨著孩子長大,幼年兵的人數也愈來愈少,這批孩子中有20餘人被選為總統府侍衛,其他孩子後來則分別就讀關西中學(現為國立關西高級中學,)、龍潭農校(現為桃園市立龍潭高級中等學校)、龍崗士校(現為陸軍專科學校)等,依個人志願從軍中或在社會發展,其中成績優異者包括晉升將官的普漢雲(曾任李文煥將軍傳令兵,1997年升少將)、靈鷲山開山鼻祖心道法師及當選1980年(民國六十九年)國軍英雄的李正銘等人。

參見──王傳世:《半世紀的牽掛~國雷幼年兵永遠的輔導長》(榮光雙周刊第2354期/2018年10月3日發行)

(註四)參見──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國軍作戰或因公亡故官兵安葬紀念表揚實施辦法》

*作者為中正理工學院專科班畢,自由作家。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