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改善低薪問題 台灣應建立「人力價值向上」的社會

作者認為,自從2012年8月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國民所得統計資料後,台灣彷彿一直被低薪魔咒纏繞,此時更應該思考如何喚起全民來共同努力建立「人力價值向上」的社會。(資料照,賀大新攝,數位時代提供)

作者認為,自從2012年8月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國民所得統計資料後,台灣彷彿一直被低薪魔咒纏繞,此時更應該思考如何喚起全民來共同努力建立「人力價值向上」的社會。(資料照,賀大新攝,數位時代提供)

日前國際信評機構-惠譽(Fitch Group)發布台灣主權評等最新報告時指出,台灣正面臨「國民所得太低」的巨大衝擊。惠譽已經連續二年提到台灣人均所得比同等級其他國家低。根據惠譽去年的資料,台灣人均所得比同等級國家的人均所得中位數少17,802美元,今年的資料則台灣人均所得比同等級國家的中位數少21,542美元,減少金額更大,顯示台灣人均所得每況愈下。

自2012年主計總處公布資料,首次揭露我國實質平均薪資倒退15年的驚人訊息以來,台灣就彷彿被「薪資倒退」魔咒纏繞至今尚未解脫。是什麼原因造成台灣低薪問題?最常見的說法莫過於「國內投資不振,經濟發展不佳」,然而我們要問的是,我國經濟發展真的有差到使實質平均薪資長期停滯不前嗎?

台灣在1970-1980年代創造了人類近代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並與香港、新加坡、南韓被世人封為「亞洲四小龍」,1990年代初期,國人還經常以「台灣錢、淹腳目」來形容當時的經濟盛況,即使後來有越來越多的廠商移走海外,所幸1990年代中期以後逐漸興起的電子、電腦、通訊等科技產業有效銜接了出走的傳產,其間縱有諸多不順與挫折,例如「兩兆雙星」計畫的失敗,但台灣科技產業並未因此而受阻,依然不斷向前挺進,2010年以後更成為影響力舉足輕重的世界科技業供應鏈重鎮,並獲得「科技島」美譽,可見經濟發展並不差。

再者,按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發展軌跡,台灣薪資應會隨著經濟發展趨勢逐年上漲才對,但奇怪的是,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呈現停滯凍漲現象。

對此,不只是國人感到困惑,連全球知名競爭力大師 麥克波特 (Michael E. Porter)也十分不解。麥克波特曾於2014年10月應邀訪台並在『打造有競爭力的台灣』論壇演說時表示:「台灣專利數全球第一,競爭力表現也不輸韓國,絕對是表現亮眼的國家之一;但為什麼所得不高? 「讓我百思不解!」 波特的一句話,直接點出了台灣當前最矛盾的狀況。

街道(示意圖/mrhayata@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mrhayata/9771326313/in/
作者認為,按照歐美日的發展軌跡,台灣薪資應該是逐年增加才對。(資料照,mrhayata@flickr)

台灣社會「人力價值」低落

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一家機車行為防「奧客」在店面公告其修車規範,海報上羅列「真的想修好車再進來」、「這是技術錢,不是沒換東西就免錢」、「不要有順便用,免錢心態」等條款,海報貼出後引發網友熱議。另外,今年五月也有類似情節新聞報導,一名機車行師傅在網上PO文表示,近日幫一名客人修理發不動的機車,事後收取200元維修費,沒想到竟被對方嫌太貴,最後僅丟下170元就走人,讓他相當傻眼,無奈感嘆「台灣技術根本不值錢!」,並直呼「專業技術是花時間辛苦學來的!」、「請不要在懷疑每間車行的技術錢,這個價值並不是每個人能懂的」。由此可見,台灣基層作業人力提供之專業技術與服務的價值,受到嚴重的貶低,社會到處充斥著 「免費服務」的心態。

「美國人工很貴」的震撼教育

今年暑期筆者在美國居家的浴室管路漏水,雖幾次嘗試自行修繕,但均不得要領而作罷,故電請外面專業水電工人前來修理;看他那邊摸摸、這邊敲敲,30分鐘不到就把問題解決了,心想這樣輕鬆就完成的事情,在台灣可能幾百塊就可以打發,美國應該也不會貴到哪裡去,問工人修理費總共多少錢,當聽到他說:材料20元、工資200元,一共是美金220元(折合新台幣約6,800元)時,驚嚇得差點沒昏倒,可以說活生生領教了傳說中的「美國人工很貴」的威力。

從上述案例得知,台灣與美國社會在「支付人力代價」方面有非常大的差距,也凸顯台灣社會對「人力價值」缺乏正確的認知。

同樣的,「人力價值」在台灣企業界也普遍有被輕視的現象,例如我們會經常看到一家企業經營績效創新高時,公司高層總是將功勞歸諸於經營策略的奏效、或某新技術/設備的引進、或擴建投資案的完成、或研發部門的技術突破、或生產製程產能的提升、或銷售團隊的市場開拓…等,最後才會認為是現場作業人力的幸勞,最慘的是,有些會認為是項成功與現場作業人員的表現無關,故企業在分配獎勵獎金時,他們能拿到也總是最為微薄。

其實現代企業的競爭不再只是在比高層的經營策略、中階的決策行動力而已,現在已經 「進階」到基層作業人力品質的競爭,台灣企業主必須認清這一點並改變觀念,給予基層作業人員應得的評價與報酬,例如曾是美國那斯達克(NASDAQ)指數標竿企業的聯合訊號( AlliedSignal;現已併入Honeywell ),為提升基層人力作業品質,在內部積極建立高績效工作團隊( High Performance Work Team )的同時,也厲行「成功分享(success sharing)」政策,將營利分配對象擴及到基層,員工也以營業額年年創新高的績效回報公司。

就國家競爭而言,最後要比的也是基層的「國民」,畢竟高素質的國民才是國家長期競爭優勢之所在,從歐美日先進國家的發展經驗,不難發現 「高素質國民」正是建立在 『高「人力價值」』的基礎上,而且一個 「人力價值低落」的社會,薪資水準的成長勢必受到抑制,反之,「人力價值高漲」的社會,整體薪資也會水漲船高。

總之,「人力價值」是由下而上的基層力量,若能向上提升,必能有效推升薪資水準。因此,在面對低薪問題不斷惡化的今天,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開始思考如何喚起全民來共同努力建立「人力價值向上」的社會?

*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企管博士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