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建得觀點:當政府失靈,民間與地方的努力將成為氣候協定的救贖?

2018-09-28 07:10

? 人氣

2018年9月10日,加州州長布朗(中)簽署《州參議院100號法案》,計畫於2045年之前實現100%清潔能源供電。(資料照,AP)

2018年9月10日,加州州長布朗(中)簽署《州參議院100號法案》,計畫於2045年之前實現100%清潔能源供電。(資料照,AP)

市民社會對川普的反擊

最近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針對主權國家外的減碳努力做了相當深入之研究,其中指出,在美國川普(Donald Trump)政權宣佈退出巴黎協定,且最近於9月的曼谷會議中,再次積極強調此事後,由美國前紐約州州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及現任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所帶領,所謂自下而上(bottom up)的努力,也繼美國人先前制衡川普之自主減碳“American Pledge”之後,持續的擴大其影響力。然則,經濟學人在肯定其積極投入之同時卻也質疑,這些欠缺政府公權力背書的付出,是否能真正落實這些許諾的願景。

在經濟學人的報導中,加州州長布朗剛剛在9月10日簽署了,以2045年為期,讓加州這個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加州的經濟表現在去年超越英國)完成碳中和之法案;其中包括了電力公供給的零排碳。

川普帶動了氣候協定的政府集體失靈?

相對於此,經濟學人則很不客氣地指出,目前川普的談判代表仍然積極的參與並干擾會議,甚至拒絕再討論任何援助與因應調適衝擊之必須作為,此外,經濟學人也指出,其他巴黎協定的締約方也好不到哪裡,並舉出雖然迄今各國提交的NDC/INDC,充其量僅能達到升溫不超過攝氏3°C之目標,然則,已經有許多國家罔顧巴黎協定簽署之際,強化減緩績效之承諾,傾向弱化巴黎協定之執行。其實,這種現象也反映在曼谷會議中,經濟學人指出,幾乎沒有較先進的經濟體對於美國的傲慢有任何積極的批評。

很顯然的,國家主權層級政治人物的遲滯,已嚴重影響巴黎協定的推動,也導致聯合國祕書長António Guterres決定在明年召開高峰會議以為因應。

是的,在國家領袖的層級,尤其凡事依賴民意與選票的西方民主社會,當川普大開減碳倒車反而贏得經濟發展與選票,甚至有因此降低企業經營成本之可能,而大挖他國牆角時,任何政治領袖是一定要有所回應的。至於發生在美國的川普和布朗矛盾現象,正道盡了當前全世界在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嚴重挑戰下的普遍困境,而這也呈現出另類的政府集體失靈現象。

民意,民意,多少正義假汝之名行之

他們兩位都是訴諸民意(選票)的政治人物,但在加州,其州民一如經濟學人所言,是根深蒂固的環境主義者(inveterate environmentalists),所以布朗可以選擇如此積極之減碳作為;相對者,川普的商人性格,讓他傾向重視全美國現有的就業與經濟,或者說是美國優先,是以他也做了選擇,雖遭到各方(尤其社會菁英)批評,但節節高升的就業與經濟指標,仍給了他堅持退出巴黎協定的條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