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一個馬桶蓋 戳痛了「中國製造」膏肓要害

2015-04-08 06:20

? 人氣

馬桶蓋也引發熱議?中國旅客到日本買馬桶蓋回國,引出中國製造業量多質低價廉的問題。(取自網易)

馬桶蓋也引發熱議?中國旅客到日本買馬桶蓋回國,引出中國製造業量多質低價廉的問題。(取自網易)

最近,一個馬桶蓋的熱賣,竟深刻地戳痛了「中國製造」根本祇是「質低價廉」代號的膏肓要害。

春節前後,有多達45萬中國遊客,赴日本瘋狂搶購馬桶蓋和電飯煲的新聞,成了亞太區域經濟圈的熱門焦點,一方面既大大刺痛了中國人神經,也同時引起國際社會對於盛稱是「世界工廠」的中國大陸,究竟是為了什麼,做不好一個小小馬桶蓋的好奇與反思。

「崇洋心理」使然?

事實上,讓中國遊客在日本京阪地區賣場大肆搶購的「免治馬桶」,是日本松下公司以「原廠設計生產(OEM)」方式,委由自己設在中國直接投資的松下電化住宅設備機器(杭州)有限公司,製造供應的「MIC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產品,出口回銷到日本國內市場,專供中國遊客的購買。松下(杭州)公司成立於2004年,是日本松下公司智慧馬桶蓋產品在全球的唯一生產基地,1年產能約100萬個,其中25%的產品內銷中國,75%的產品銷往日本、東南亞、俄羅斯等地。

一個中國人,不遠千里飛到日本,祇為了購買一個根本就是在中國內地生產的「洋貨馬桶蓋」,當然是樁有夠國際諷刺的事了。

不過,這種市場行為現象的背後,所存在的道理其實頗為簡單,一方面,固然有不少中國人就有天生的「崇洋心理」,面對洋貨自然一股勁莫名崇拜,另一方面,這一款松下公司定制的馬桶蓋(免治馬桶),本質上乃完全依據日本國家產業標準(JIS)而產製銷售,製品品質水準之高,原本就足以征服全世界民生消費市場的普遍性使用者,當然更是絕對優過於在中國國內產製銷售的同品牌產品。

祇是「質低價廉」產品的代名詞

財經作家吳曉波2015年1月25日發表的《去日本買個馬桶蓋》一文,在中國被瘋狂轉發,點破了一個早在國際社會既有定評的觀點:將近40年時間過去,中國製造業發展卻一直「祇有量的膨脹,沒有質的晉級提升」,雖然早已盛稱是「世界工廠」而傲世,但相比於日本製造業態勢,就祇會立即凸顯了「中國製造」的根本衰敗、「中國產業技術」的相對落後、「中國產品」不過祇是「質低價廉」的代名詞,甚至於被「看破手腳地」認為,未來中國產業經濟的將無力繼續躍進。

當然,這樣子的評斷論述,的確已嚴肅地掀起了「中國製造」何去何從的根本問題,也點出了中國可能跳不出「中等所得陷阱」的窘迫,更難逃得過被亞太、拉非及中東的新興中產、新富國家,所追趕超越的黯淡前景挑戰。一個馬桶蓋的確刺痛了中國人的神經,也戳中了這個「世界工廠」國家,仍然距離「世界級製造業皇冠」相當遙遠的核心痛點。

追求更高社會價值示範作用

高度「崇洋心理」固然是長期以來亞洲人普遍存有的「意的牢結」,其崇洋不崇洋背後的驅動因素,除了種族文化的優劣心理作祟之外,其實也跟「洋貨產品」本身符號代表的:「具有更高社會價值示範作用」,所引申肇致的市場價位落差現象,具有極大的依存關係,使用「洋貨產品」者,總是有著「高人一等感覺」或者有著「被無端追捧的高超意識」,凡此種種,都是足以讓亞洲人「競逐洋化」、「非要比你更加洋化不可」的重要驅動力。而日本,正是整個亞洲區「洋貨產品」主要供應者的領頭代表國家。

另一個更重要的「崇洋心理」肇致因素是,先進國家社會相對嚴格的產品檢測和市場准入制度,之與中國國內「低品質生產」和粗放生產模式所形成的落差對比直接有關;而其同時,更與存在於中國經濟市場內部自有的,絕大多數社會大眾所必須長期普遍面對的「品質差錯」沉痾問題,但是,中國政府公權力竟然一直對消費者維權和索賠事務,抱持一種漠然輕忽的嚴重「監管惰性」,更加有關。

全球化初階的近視行銷症候群

特別是前一個產品服務的「品級階次差異化」因素,更至少昭示了一個在全球行銷學上最為常態的基本知識:對於許多新興開發中國家的外向型產業經濟之發展而言,凡是足以符合先進國際市場標準的「品質上乘產品」,固在中國國內並非沒有「生產能力」,反而是基於追求事業經營管理「最低成本化(cost cut)」理念思維,才會採行「區隔化待遇」的實務作法:讓「品質上乘、價位高檔」的,通通出口行銷到國外市場,而讓「問題頻出、價位低廉」的級外品,儘量留置在國內在地市場,販售給自己本國的同胞消費者;這種把自己國內高檔高購買力消費者,硬是驅趕、逼出國門去「血拼」的做法,正是絕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社會共同存在的「近視行銷症候群」(global marketing myopia)。

這種類似做法的現象問題,尤其在許多日常生活民生關聯消費產品、大多數消費性電子資訊產品類項之產業市場,最為普遍見得到。嚴格說起來,這並不是中國大陸所獨有的產業經濟或商品經濟發展問題,包括臺灣在內的絕大多數新興市場經濟國家,也都莫非如此。

向「中國智造」時代進化?

中國遊客赴日本瘋狂搶購馬桶蓋和電飯煲的新聞爭議事件,固然也已躍升成為2015年3月6日至15日中國兩會期間的重要話題與議案,引發了各界代表委員針對國家製造業經濟發展政策的激烈辯證,也因此逼促李克強總理,必須即時提出頗具前瞻遠見的「中國製造2025」新十年願景規劃,擬議出新一世代中國製造業產業經濟新戰略目標,要讓「中國製造」進化為「中國智造」及「中國創造」。

固然,李克強所提議推出「中國製造2025」新十年願景規劃的微觀經濟對策,對於解決當前「中國製造」之生產力不足、品質落後、品級檔次偏低、產業產品類項範疇尚待提升、事業模式及經營管理方法亟待精進等等供給面問題,的確應該是可以發揮,也可以具體取得,一定程度的效果;但是,這樣子的策略發展作為,頂多也祇能做到,今天臺灣與南韓產業經濟及企業經濟領域所能做到的地步,也就是智慧化製造生產條件能力,可以達到世界級水準,創新製造生產能力與績效表現,甚至可以取得有效改進局部全球競爭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而已。

應強調的是 需求面對策

這樣子的經濟戰略目標及策略方法,對於今天全球格局中之市場需求面,所真正期待於「中國產品」的,主要包括:產品形象及其信任度、品牌地位、品質保證能力、商業信用水準、交易可靠度,以及事業永續性等,即使今天的臺灣南韓,猶都還有極大改善精進空間之事項,其實是根本都還是完全看不到,究有如何積極企圖與用心之處。因此,可以預見的是,即使這一「中國製造2025」新十年願景規劃方案,真正能夠取得落實體現之後,中國遊客之爭赴先進國家瘋狂搶購馬桶蓋和電飯煲事件的癥結問題,恐怕還是不會得到高效「針對性」的根本解決。

兩岸同樣都必須追求「更高市場價值」

也就是說,要讓中國產業經濟部門,能夠務實地繼續向上升級轉型,除了應該在供給面多所關注之外,對於市場需求面的策略發展,才是更重要的急務。同時,也更應該在宏觀構面上,積極用力講求,務期做得到,使整個國家製造業部門的大多數廠商企業,都能在其事業經營管理上,邁進到追求「最高加值化(value up)」的先進經營理念思維境界,而且要讓中國多數出口競爭產品類項,也都能逐步脫離「厚重長大低價格」的「即用財」層次,更普遍性地都轉向「輕薄短小高價值」的「耐久財」層次,則過去將近40年所存在於中國的,既有「近視行銷症候群」現象與問題,才會有真正褪色消失的一天。

這樣子的前瞻對策建議,其實不但是針對中國習李政權當局有用,對於海峽此岸的馬政府,產業經濟國政的再提升、再精進,相信也同樣具有高度價值的。

*作者現任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