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輕撫死亡老樟樹落下男兒淚…「護樹志工」游藝今宣布參選北市議員

2018-04-23 07:40

? 人氣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在大巨蛋近松煙基地撫摸著移植致死的十餘歲的老樟樹,再一次憑弔,憶及為它舉行告別式,情不自禁痛哭。(陳明仁攝)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在大巨蛋近松煙基地撫摸著移植致死的十餘歲的老樟樹,再一次憑弔,憶及為它舉行告別式,情不自禁痛哭。(陳明仁攝)

「我要參選松山信義區市議員!」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政策組長、也是「反大巨蛋」運動的靈魂人物—游藝,近期作出了這個決定。

從小喜愛綠地、大樹 不甘心森林變水泥

11年來的反巨蛋運動並不容易,初衷起於游藝從小對綠地與大樹的喜愛,及不甘心森林變水泥的心疼,專訪他參選動機的那天,游藝被我們引導到曾經的森林公園內最大且最後的一棵老樟樹旁,他默默摸著這棵曾經樹蔭臂膀如籃球場大的已死樹幹,一個陽剛大男人,眼淚就這麼陰柔地滑了下來。

20180417-游藝,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專訪,他在大巨蛋近松煙基地指著移植致死的十餘歲的老樟樹  ,被雜籐纏繞,再一次憑弔,憶及為它舉行告別式,情不自禁痛哭。(陳明仁攝)
游藝默默摸著這棵曾經樹蔭臂膀如籃球場大的已死樹幹,一個陽剛大男人,眼淚就這麼陰柔地滑了下來。(陳明仁攝)

對抗馬郝柯市府 連房貸都繳不出來

為了力抗大巨蛋、推動歸還松菸森林公園,11年來,他用盡各種方法,比對自馬英九、郝龍斌到柯文哲時期的公文資料、法律文件、都審資料,尋找政府決策漏洞,也為此與遠雄、郝市政府走上官司,舉證巨蛋建照不合法、遠雄非法移樹等,在許多人眼裡的多管閒事,游藝卻願意將時間花在這上面,而沒法再穩定地繳房貸,就此帶著老婆孩子搬回媽媽家住。

柯文哲上任後,為處理與遠雄千絲萬縷的大巨蛋案,柯文哲曾邀集護樹團體一同入府商議,在環團的力促下,柯文哲開啟了對遠雄的查弊,連同其他四大案,合稱「五大弊案」,從廉政透明委員會的組成開始,2015年5個20日大巨蛋被迫停工後,柯文哲與遠雄的紛爭越演越烈,在公安問題、廉政調查、不公平合約等逐一浮上檯面後,柯文哲卻在關鍵的2016年9月8日終止契約前夕,來了個大轉彎不解約,自失立場的市府,再度陷入與遠雄的糾纏,在遠雄近期撤回復工所需的都審文件後,至今依舊無解。

20180122-遠雄要對大巨蛋旁行道樹開挖移樹,環團在場抗議護樹。工人則欲挖開樹根,護樹志工阻止抗議。(陳明仁攝)
遠雄對大巨蛋旁行道樹開挖移樹,護樹志工阻止抗議。(資料照,陳明仁攝)

游藝在柯文哲上任初始階段,協助柯市府解讀郝龍斌市府時期不願釋出的大巨蛋文件、聽打馬郝時期的會議錄音紀錄,原與柯文哲統一戰線對抗遠雄,在柯文哲不願意終止契約的大轉彎後,兩方開始分道揚鑣,合作不再,游藝則更多地回到公民團體的立場,嚴厲監督、高聲抨擊。

「考慮了很久,覺得好像不自己出來不行」

「我考慮了很久,我覺得好像不自己出來不行!」游藝指著光復南路上那些他曾經為了保護而用肉身護住的印度紫檀,近期就要迎來護樹抗爭4週年,但柯市府已經做出年底選完就要將樹木挖走,而外頭的許多的樹木在他看來也遭遇不必要的移動,增加死亡危機,其他,包括樹保條例修法、空污防治等,環保團體關心的事並沒有在北市落實很好,小市民切身相關的事情沒有被看見。

20180417-游藝,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專訪,護樹已持續近一千五百多天。(陳明仁攝)
游藝說,近期就要迎來護樹抗爭4週年,但柯市府已經做出年底選完就要將樹木挖走。(陳明仁攝)

游藝的參選決定,當然是以大巨蛋的後續為重要考量,因此,這方面的上任後做法,也相對具體。

游藝認為,現在的市府在巨蛋案上,已開始避談公平正義,只想不讓惡性腫瘤爆發影響選情,若進入議會,他會持續對此發聲,持續往與遠雄終止契約的方向邁進,而不管是終約或是終約後的鑑價收購費用的有關論述,在過去的反巨蛋運動中都已完善,「做就對了!」游藝說,若有機會進入議會,會透過尋求連署的方式,讓更多議員了解到提出方案的可行性,讓議員們支持處理掉巨蛋。

游藝也有意點出反巨蛋多年來,觀察到多數議員,在媒體前短線操作大巨蛋議題,只求曝光露臉的氛圍,游藝想問現任議員,「大巨蛋到底現在有什麼值得你們支持的原因?可以告訴我嗎?」「大是大非很簡單可以判斷,但為什麼碰到政治就會變成這樣?」

20180417-游藝,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專訪,護樹已持續近一千五百多天。(陳明仁攝)
游藝說,若有機會進入議會,會透過尋求連署的方式,讓更多議員了解到提出方案的可行性,讓議員們支持處理掉巨蛋。(陳明仁攝)

進入議會後三具體做法:聽證會、辦民調、推公投

至於他進入議會後的具體做法:首先,要求市府召開大巨蛋行政聽證會。依據柯文哲指定籌組的廉政委員會建議,召開具有法律效力的大巨蛋行政聽證,要求公開許多柯文哲到了大巨蛋案後期,也不願意對議員公開的關鍵資料,查大巨蛋資訊公開專頁自去年11月遭媒體挖出柯市府與遠雄的多次密會而公開資料後,迄今又過了5個月,竟沒有更新任何資料,讓外界每每要以擠牙膏式地催資料,「只要不是機密文件都應該釋出!」游藝認為,所有資料都應拿出來,讓所有的北市民完整了解大巨蛋的問題、解約後代價、獲得利益,他強調,未來要辦的不是1場、2場聽證,是全面而多次的召開聽證說明會,據此做出行政機關依法必須參採的結論。

其二,辦民調。聽證會將所有資料都公開與徹底討論,作為台北市公民參與的一句,包括終止契約市府要出多少錢,讓市民了解、辯論後,游藝希望做一份全新的民調,以民調對市府產生壓力,理想情況下,檢方日前起訴大巨蛋有關人士的一審判決應會出爐,屆時,對終約決定會有直接的幫助,市府也會有較大的終約壓力。

其三,推公投。《台北市公投自治條例》在未來修法降低連署門檻到18歲後,會更方便繼續推大巨蛋拆蛋公投連署,目前人數約1000人,若無法通過連署與今年年底的選舉一起辦,之後,也可以基於議員一定人數的連署發起施壓市府自辦公投。

20180417-游藝,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專訪,他在大巨蛋圍籬外,告示欄已破敗不堪。(陳明仁攝)
「這塊土地的未來由台北市民決定」,游藝說。(陳明仁攝)

「有效監督市政府,子彈該打的時候就要打」

「我會有步驟」,原則是先守在不要歸責甲方(市府)的終約線上,此舉是為了避免付出鉅額賠款。「這塊土地的未來由台北市民決定」,游藝說,公投細項也會依照當時的情況修正。

就目前徵詢到的專家、學者意見,游藝說,最理想的情況下,若以「弊案」理由終止契約,市府還是需要拿出一筆錢,負擔大巨蛋的鋼筋水泥費用,鑑價收購約莫花上200億(約1/8的年度預算,北市政一年約1600億),或許現正進行的司法訴訟會對此負擔做出更樂觀的裁決。

以目前情況看來,大巨蛋因尚未完成第三次建照變更,屬違建,市府或可以此理由拒絕賠付,「很多時候明明子彈可以打出去,但市府就是不打,等到子彈過期」,游藝希望,「有效監督市政府,子彈該打的時候就要打」。而據了解,這也是近期的柯文哲,在與幕僚檢討大巨蛋案中自己犯了什麼錯時,提及的最深懊悔:沒有掌握好「時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