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扣領無褶褲─長春藤男孩來了!《洋風和魂》選摘(2)

2018-04-23 05:10

? 人氣

「儘管這種種努力,長春藤造型在日本主要還是只見於《Men’s Club》雜誌的內頁裡。年輕人實際上幾乎都還是穿著學蘭制服,或同樣單調的服裝⋯⋯」(示意圖,翻攝自電影劇照)

「儘管這種種努力,長春藤造型在日本主要還是只見於《Men’s Club》雜誌的內頁裡。年輕人實際上幾乎都還是穿著學蘭制服,或同樣單調的服裝⋯⋯」(示意圖,翻攝自電影劇照)

一九五九年,穗積和夫說服《男の服飾》(此時剛更名為《Men’s Club》)的編輯,以一篇四頁報導介紹傳統長春藤聯盟生。團體照上的七個人全都穿著深色西裝,拿著金髮美女海報,展示他們對美國文化的專精。該報導的文字是穗積和夫偷偷撰寫,他宣稱這個團體為「長春藤七武士」。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這張照片裡的服裝如今可不會被認為是長春藤聯盟風格——黑須敏之的捲邊平頂帽、袖釦、銀色正式領帶,以及珍珠領帶別針絕對不是。儘管《Men’s Club》是將長春藤風格引進日本的開路先鋒,但相關參與者卻都無法精確複製出這種美國東岸的大學生造型。由於缺乏與長春藤學生接觸的第一手經驗,這種時尚風格在日本的基礎,實際上不過是少數的片面資訊和《Men’s Club》雜誌編輯的模擬猜想。

一九五九年三月,黑須敏之剛從慶應義塾大學畢業,卻恰好面臨疲弱的經濟局勢,求職困難。在進不了大企業的情況下,他利用自己的時尚插畫技能在一家和服店找到工作,後來又到銀座擔任裁縫師。他的父親怒不可抑:「我們供你去上慶應義塾,可不是為了讓你到服裝公司上班!」那些工作很無趣,但黑須敏之找到一份喜歡的兼職,就是為《Men’s Club》撰寫爵士與時尚的相關文章。

20180406-一九五九年《Men’s Club》上的傳統長春藤聯盟生社(戴帽和眼鏡的黑須敏之坐在梯子上,穗積和夫則是前方戴眼鏡者)。(©佐藤明,作者提供)
一九五九年《Men’s Club》上的傳統長春藤聯盟生社(戴帽和眼鏡的黑須敏之坐在梯子上,穗積和夫則是前方戴眼鏡者)。(©佐藤明,作者提供)

黑須敏之在雜誌社內與年輕的編輯祥介結為好友。某天晚餐時,祥介透露「我得離職去替我父親工作。」黑須敏之原以為這位朋友是被迫得到某個偏鄉僻壤的小公司做些單調無趣的工作,但祥介隨後澄清:「我爸是VAN的石津謙介。」原來他是石津祥介,日本最時髦服裝品牌老闆的長子。

20180406-一九六一年,黑須敏之(左)和石津祥介(中)在VAN的東京日本橋辦公室前留影。(石津家提供,作者整理)
一九六一年,黑須敏之(左)和石津祥介(中)在VAN的東京日本橋辦公室前留影。(石津家提供,作者整理)

一九六一年,石津謙介任命兒子祥介擔任VAN企劃部主任,並交付一項重責大任,生產以年輕人為訴求客群的長春藤系列商品。在此之前,品牌大多數的「長春藤」商品靈感都是靠五十歲的石津謙介想像而來,而非源自美國東岸校園的流行風格。石津謙介將有一條直長條紋的襯衫稱為「長春藤襯衫」,背後有鞋扣的沙漠靴稱為「長春藤靴」,後面有帶扣的褲子稱為有「長春藤帶」的「長春藤褲」。祥介的任務是生產更貼近真品的長春藤聯盟產品,但他缺乏正確資訊,不知從何著手。

顯而易見的解套辦法,就是找日本首屈一指的長春藤專家——黑須敏之。一九六一年五月二日,石津謙介與祥介父子歡迎黑須敏之來到VAN企劃部任職。這兩個年輕員工接下來全心投入工作,設法大量生產日本第一批真正完全複製、原汁原味的長春藤服飾。

20180406-VAN Jacket商標。(©VAN Jacket Inc.,作者提供)
VAN Jacket商標。(©VAN Jacket Inc.,作者提供)

剛開始,這兩個年輕員工就連要生產核心單品——鈕釦領襯衫、無褶斜紋棉質長褲,以及圓領毛衣——都遇上重重阻礙。由於沒有長春藤聯盟大學或大學商店的人脈,黑須敏之與石津祥介對於最新校園時尚的確切細節沒有多少掌握。他們在《GQ》、《Esquire》、《Men’s Wear》、《Sports Illustrated》、法文雜誌《Adam》、百貨公司JC Penney與Sears Roebuck的目錄,以及《紐約客》的廣告中尋找蛛絲馬跡。這些刊物雖能提供設計構想,但VAN的工廠需要樣版和立體的服裝才能做出真正的複製品。石津謙介到美國出差時,雖然在Brooks Brothers店內買了幾件衣服作為參考,但這些無法擴大成一整條服裝商品線。黑須敏之前往阿美橫町的黑市,在一堆廢棄美國軍服之間搜尋,希望找到長春藤風格的服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