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民粹是全球化運動反挫」戈爾拉赫:台灣面臨「他者」的問題,應強化多元民主價值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受長風基金會之邀,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為題進行演講。(Alexander Görlach提供)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受長風基金會之邀,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為題進行演講。(Alexander Görlach提供)

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戈爾拉赫(Alexander Görlach),昨(10)日應長風基金會邀請,針對「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議題演講,他表示,冷戰結束近30年,世界各國曾一度沉浸在民主與市場經濟終將戰勝一切的「歷史終結」論述,然而,任何的歷史進步都會面臨反挫,從英國脫歐到美國川普當選,某種程度上都是民族國家,面對自由主義全球化引發貧富差距擴大,所產生不滿的投射,面對國家內在與外在的民粹威脅,台灣最有效地抵禦方式,就是透過深化民主,保障社會的多元言論。

自由主義精神 任何極端主張都可以討論

戈爾拉赫是德國學者,過去曾經創設辯論雜誌《The European》,並且曾在德國電視台等媒體工作,作為一位語言學與比較宗教學的學者,他表示,儘管目前波蘭與匈牙利等國,已經開始出現非自由主義民主(Non-liberal Democracy)的討論,但他認為民主體制的發展,其結果一定是自由開放社會,「自由主義的精神,不代表沒有價值或信仰,而是強調在社會尋求共識過程,任何主張即便是極端主張,都可以透過公眾領域的討論。」

「媒體自由是建構在立場與言論的選擇」

戈爾拉赫比較德國與美國言論自由,德國的言論自由有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就是任何人不能主張納粹大屠殺不存在,這代表了德國在二戰後對歷史罪行的反省,相對之下,美國允許各種極端言論在言論市場百花齊放,他表示,媒體自由是建構在立場與言論的自由選擇,若要他在美國模式與德國模式之間選擇,他永遠選擇美國模式,因為言論自由的紅線是很難界定的,稍有不慎就會傷害到民主自由的本質,而美國文化的強大,也是因為它對言論多元性的保障。

談到這一波歐美民主國家的民粹運動,戈爾拉赫認為,這一波新民粹運動基本上是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後,全球化歷經近30年後的一項反挫(backlash),相較於俄羅斯、土耳其、中國等非民主國家,當權者對於反對者,可以輕易地透過於輿論與學術研究的限制,達到言論箝制的效果,歐美國家民粹運動的崛起,某種程度上利用了臉書與推特等社群媒體的「自媒體」效應,讓極端言論在網路上快速傳遞。

20170305-德國綠能專題,德國柏林圍牆原址。(顏麟宇攝)
新民粹運動基本上是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後,全球化歷經近30年後的一項反挫(backlash)。圖為德國柏林圍牆原址。(資料照,顏麟宇攝)

戈爾拉赫表示,美國自由派與保守派之間的文化戰爭,已經持續多年,3年前美國民主與共和黨初選,都出現了民粹主張的候選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當初如果擊敗希拉蕊,2年前的美國總統選舉,可能會演變成民粹主義的對決,但民主黨初選制度裡面「超級黨代表」的設計,保障了體制內候選人的出線,相對之下,共和黨沒有「超級黨代表」的設計,才會讓川普過關斬將。

網路時代 每個人都是訊息傳遞者與接收者

而臉書與推特等社群媒體,在新民粹運動則扮演了推波助瀾的效果,戈爾拉赫表示,過去在社群媒體尚未崛起以前,紙媒與電子媒體決定了訊息的傳遞,但是,到了網路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訊息的傳遞者與接收者。

川普抱怨臉書永遠反對他 祖克柏臉書反駁:你的對手也罵我。(美聯社)
臉書與推特等社群媒體,在新民粹運動則扮演了推波助瀾的效果。(資料照,美聯社)

3年前川普投入美國總統選舉過程,透過推特大鳴大放,如果是傳統媒體決定訊息傳遞的時代,線上記者經過訊息篩選,可以自行決定報導與否,但在社群媒體時代,記者已經很難不跟政治人物的推特或臉書,有些時候為了趕時效,甚至連新聞查證也不見了,相較於民粹的觀點獲得大量關注,中庸的論述變得不再引人注意。

美國總統川普是推特上最多人追蹤的政治人物之一(Twitter)
川普投入美國總統選舉過程,透過推特大鳴大放。(資料照,取自Twitter)

在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開始對部分媒體言論進行攻擊,並且將《紐約時報》、CNN等媒體冠上自由派媒體的帽子,死忠支持者也不會因為媒體負面報導,改變對政治人物的支持。

民粹運動共同特徵 從民族國家歷史記憶召喚光輝

戈爾拉赫表示,從英國脫歐公投到美國川普現象,民粹運動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在全球化不安定的環境中,試圖從民族國家的歷史記憶中召喚昔日光輝,它可能是昔日的帝國榮景,並且從社會的內部與外部中,找出不屬於傳統歷史文化的「他者」。

英國脫歐:英國保守黨國會議員倒戈,通過法案要求政府脫歐談判決議須經國會表決(AP)
戈爾拉赫表示,從英國脫歐公投到美國川普現象,民粹運動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在全球化不安定的環境中,試圖從民族國家的歷史記憶中召喚昔日光輝。(資料照,美聯社)

以歐洲為例,歐洲文明不可否認是建基在基督教文化價值,但隨著歐洲國家走向「世俗化」,現在全世界基督教人口最多的區域,從歐洲轉移到美洲,歐洲社會在討論中東移民問題背後牽涉的社會認同時,爭論的重點不再是強調歐洲所具備的基督教價值,而是強調歐洲文化如何與伊斯蘭文化的差異。

建構國族認同過程 處理「他者」問題

戈爾拉赫強調,每個國家在建構國族認同過程,都會處理到與主流文化不相容的「他者」問題,美國有很長一段時間,對拉丁文化有所排斥,今天歐洲社會處理中東移民問題,背後的糾結也在這裡,德國2015年所接受的100萬移民,如果來自於南美的阿根廷,德國總理梅克爾不會面對社會上這麼大的抗拒。

20180310-【長風演講】,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Alexander Görlach以「新民粹運動後的媒體定位」進行演講。(蘇仲泓攝)
戈爾拉赫強調,每個國家在建構國族認同過程,都會處理到與主流文化不相容的「他者」問題。(蘇仲泓攝)

戈爾拉赫表示,台灣跟其他民主國家一樣,在認同的建構過程,都會面臨到處理「他者」的問題,就像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於「一中」的定義,有持續的辯證一樣,面對國家內部與外部民粹力量的威脅,台灣應該強化自己的多元民主價值,就如同德國二戰與兩德統一後,在處理民主轉型議題一樣,「只要我們試著用理性溝通,並且找出務實的解決方案,民主社會最後會找到正確的道路。」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