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高靖觀點:艾森豪訪台共軍砲擊金門,國軍奉命不反擊

「艾森豪總統在1961年卸任前,來到亞洲訪問,所到之處都惹出不少麻煩⋯⋯」圖為故總統蔣中正於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訪華時握手留影(國史館提供)

「艾森豪總統在1961年卸任前,來到亞洲訪問,所到之處都惹出不少麻煩⋯⋯」圖為故總統蔣中正於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訪華時握手留影(國史館提供)

艾森豪總統在1961年卸任前,來到亞洲訪問,所到之處都惹出不少麻煩,艾森豪來台前,共軍開始對金門外島持續砲擊,尤其是艾森豪抵達與離開的那兩天,共軍猛烈砲擊金門的程度,被當時台北報紙稱比八二三砲戰還要嚴重。艾森豪原本要去日本訪問,但因為美日安保條約簽訂造成日本政局混亂,顧慮安全問題,日本政府敦請艾森豪推遲訪問,艾森豪走到哪裡,麻煩動亂就到哪裡。

艾森豪是在1960年的6月17日到19日三天訪問台北,這一年恰巧也是蔣中正剛剛就任第三任總統,艾森豪的到訪,正是蔣中正非常迫切需要的政治背書,因為蔣中正的第三任任期,有政治與法律上的爭議,雖然這是在內戰造成國家分裂的陰影之下的特殊現象,但是蔣中正在台統治的合法地位,仍然需要國際社會的認可,艾森豪與蔣中正在台會面,給足了國府面子,這也是冷戰時期兩岸軍事對峙的特殊現象,之後蔣中正又分別在1966年、1972年續任總統,在1974年病逝。

然而,1960年6月艾森豪來到亞洲之前,亞洲局勢動盪不安,中南半島在北越的軍事滲透與南越政局混亂下,前景混沌不明。南韓才因為幾個月前,南韓才因美國幕後策動鼓吹政治動亂,迫使當選連任的李承晚總統下台,南韓的政府體制也在美國大使館介入之下,修改為總理制,可惜南韓政局依舊混亂,不久朴正熙發動政變,又將韓國改為總統制。

日本因為與美國簽訂安保條約,引發日本左派政治勢力的強烈反彈,造成日本政局動盪不安,艾森豪訪問日本的先遣小組還遭到日人嚴重抗議,受困無法脫離,最後由美軍派直升機解救脫困。日本政府為了緩和內部混亂,只好請託艾森豪推辭訪問日本。

先前在1958年曾發生金門八二三砲戰,大家仍記憶猶新,艾森豪訪問台灣前,共軍雖然仍保持單打雙不打,但對金門外島砲擊的強度,卻逐漸增加,尤其艾森豪抵達台灣與離開台灣那兩天,剛好是6月17日與19日,共軍刻意提高射擊強度與密度,對金門造成很大的危害,但是在國府刻意凸顯艾森豪訪華的政治意涵,淡化共軍的軍事干擾下,嚴令金門守軍不能任意還擊,以免擴大事端,國府所思所念,就是不要讓金門砲擊戰事擴大,影響到艾森豪可能因此動亂,取消訪問台灣,因為艾森豪到台北會見蔣中正,是國府迫切需要的政治背書。

從當時的媒體報導可以發現,艾森豪抵達台北前,台北開始各項籌備歡迎工作,但是金門遭到共軍砲擊的情況,明明有逐漸升高強度的現象,當時聯合報雖以頭版刊登,但篇幅不大,僅僅告知金門遭共軍砲擊情況嚴重,其他都是台灣當局熱烈歡迎艾森豪的報導。不過,在美國駐華武官的觀察看來,這次共軍砲擊金門,與一般砲擊造成的日常生活干擾並不一樣,是有相當的特殊意義,美國中央情報局還特別編寫的對共軍砲擊金門的分析報告。

民國47年的八二三砲戰(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共軍分別在兩天總共射擊了17萬多發砲彈到金門,可見當時砲戰猛烈,絕不下於八二三砲戰過程中的某一兩天的情況,但是國府上下忙於接待艾森豪,並無八二三砲戰當時手忙腳亂,拙於應變的狀況⋯⋯」圖為民國47年的八二三砲戰(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美國中情局在1960年6月25日的報告中指出,艾森豪總統6月17日訪問台灣的前夕,儘管國府官員否認,但是國府為了鼓舞部隊士氣,在金門的砲兵部隊對共軍進行了1318發的報復射擊。國府官員只有選擇性地承認6月19日曾對共軍有反擊。台灣當局與美方有默契,6月19日的反擊必須等到艾森豪總統專機升空後,才可以開始。蔣經國在機場歡送儀式時,曾向美國官員對於過早對共軍進行反擊,表達了歉意。

中情局掌握到的情報顯示,儘管國府官員宣稱共軍砲擊造成的損害輕微,但美國武官的觀察看來,共軍砲火非常有效,也很集中,造成灘頭防禦設施的嚴重破壞,這已經讓國府官員感到憂心。根據國府提出的評估,至少損失13門火砲,3萬加侖柴油,1萬發砲彈,共軍的砲火射擊看來經過仔細規畫與選擇,也很準確,大部分砲彈落在金門島的西北與東北沙灘,共軍所採用的射擊方式,顯示共軍測試將來進行登陸戰時,火砲射擊的支援計畫

根據台北發行的聯合報在6月20日報導,金門對岸的共軍火砲,總共在17日與19日兩天,朝金門射擊17萬4754發,這兩天的落彈數量可以與八二三砲戰當時的情況相比擬了。

副總統陳誠在艾森豪離台後,親自到金門巡視,他在1960年7月15日日記,記錄了這場因為艾森豪到訪台灣而起的砲戰。金門守軍92師師長楊又曾說,6月17日敵砲向我射擊,我奉命不准還擊,新兵有怕至發抖者。19日金防部司令劉安祺下令還擊,官兵精神為之大振。陳誠認為,中央對於地方不宜控制太過,只能指示不可挑戰,絕不可不准其還擊。從陳誠的日記,不能看出當時金門守軍求戰的士氣高昂,但卻受到台灣的政治牽制,只能挨打,放任共軍砲擊,而不能還擊,故陳誠才會寫下絕不可不准其還擊的結論。

劉安祺也在中研院的口述歷史訪問中,談到了艾森豪訪台引發的共軍砲擊,當時劉安祺是金門防衛部司令,劉安祺說,當時金門有四個營的155砲。還有 240榴彈砲,這種砲可以打原子彈頭,美國人要求非到萬不得已,絕對不可以用。敵人砲火轟擊得很厲害,我方傷亡很大,可是只能任由他打,我們有那麼好的砲,卻像寶劍配而不用一樣,任由對方打而不還擊,如果我們沒有這個東西還無所謂,既然有了,就要讓對方粉碎,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令開砲,美國的砲很有效,可以打到廈門,圍頭後面的蓮花山也被我們的砲火涵蓋進去,很快就把對方砲火完全壓下去。

劉安祺反擊共軍的命令,在台北方面看來,卻是另一個樣子,國防部內有人要法辦劉安祺。劉安祺回憶說,打完之後,可能是違反上面的意思,國防部一幫高級參謀反應很激烈,馬上報告蔣中正總統,要撤他的職,還要坐牢,起初他還矇在鼓裡,後來是俞大維出面,馬上向蔣中正總統說明求情,後來才沒有追究。

不過,這次共軍砲擊也意外地讓金門防衛司令部發了一筆小財,劉安祺在口述歷史訪問時說,共軍打了17萬8000多發砲彈(與聯合報刊載共軍發射砲彈數字相差不大),他要政工人員把砲彈片收集起來,賣了台幣700多萬元。

共軍分別在兩天總共射擊了17萬多發砲彈到金門,可見當時砲戰猛烈,絕不下於八二三砲戰過程中的某一兩天的情況,但是國府上下忙於接待艾森豪,並無八二三砲戰當時手忙腳亂,拙於應變的狀況,主要還是判明共軍只是對艾森豪訪問台灣,藉著砲擊金門表達政治上的不滿。不過,這場砲擊又讓美國提出醞釀已久的外島撤軍案,艾森豪離台後,國務院又有多次討論是否要求國府自外島撤軍,但因為放棄外島,會讓國府有鼓吹兩個中國的疑慮,國府始終不同意外島撤軍,更想不到的是,幾個月後,美國總統大選辯論,甘迺迪與尼克森居然會提到金門與馬祖,這個空前絕後的現象,是金馬外島第一次登上美國大選政治的舞台。

*本文原刊《閤評網》,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