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意在沛公不是問題,問題─你們是項莊嗎?

2018-02-23 06:20

? 人氣

過一個年,宣言參選台北市長的人突然爆增。圖為國民黨新春團拜,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丁守中出席,並坐在表明不選市長的「站將」蔣萬安旁邊。(陳明仁攝)

過一個年,宣言參選台北市長的人突然爆增。圖為國民黨新春團拜,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丁守中出席,並坐在表明不選市長的「站將」蔣萬安旁邊。(陳明仁攝)

有選舉必熱烈,不是壞事,至少表示眾人皆有服務選民貢獻國家社會之心,問題是,參選到底是為了服務?還是權力?又或者只是找個落腳公職待著?

競選市長狂駡三千里,還能服務市民嗎?

春節才開年,朝野政黨忙不迭地進入今年最熱議題─拚年底大選提名初選;民進黨打得火熱的台南、高雄市長初選,年前已經駡翻天,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沒讓「駡潮」泛濫到年後,開年中執會立馬宣示,再做不實攻擊,「不排除取消(初選)資格。」能不能遏止狂駡「歪風」?不知道,不過,既然年前已經駡盡,年後理當偃旗息鼓,畢竟以南台灣的選民結構,民進黨初選頭過身就過,形同保證當選,不談政策只駡人,未來不論誰當選都有礙民進黨之顏面,南、高兩市市民大概也不願意未來的市長只會駡人不會做事。

民進黨南台灣參選之熱烈可用「爆炸」二字形容,沒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或許為服務但當然為權力,否則不會這麼低檔次地以狂駡三千里為初選策略。

相形之下,國民黨的初選形勢就清冷許多,南台灣不消說,台中安安靜靜地走完初選民調就拍板提名立委盧秀燕參選市長,連政見發表都省了;往北走桃園無人敢迎戰現任市長鄭文燦,三年多前連任敗選轉為不分區立委的吳志揚,直截了當「宣布不選」,臉不紅氣不喘就忘了敗選後列名不分區的「切結書」(二加二條款,兩年後轉選市長)。

20180221-國民黨新春團拜,已提名參選台中市長的立委盧秀燕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入口處握手加油。(陳明仁攝)
國民黨新春團拜,已提名參選台中市長的立委盧秀燕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入口處握手加油。(陳明仁攝)

台北市藍綠沒指望,民進黨照樣火熱上戲

有趣的是,相對選民結構有利於國民黨的雙北市長,維持足夠的熱度,新北市現任副市長侯友宜的民調穩坐釣魚台,也有個前任縣長周錫瑋競逐,就是國民黨就「初選辯論會」戒慎恐懼,連戲台子都不敢搭,結果新北初選新聞繞著民進黨哪位天王出馬打轉,民進黨沒聲勢也打出聲量。

台北市因為有一個「白色力量」柯文哲,藍綠皆難敵,不過,民進黨沒戲都唱得熱鬧,現任立委姚文智從上一屆初選敗於柯文哲之手迄今,沒有一天停止嚷嚷他要選市長,黨中央不理他,他照樣笑嘻嘻春節大寫春聯要黨主席蔡英文別偏心,大過年的還跑到東京都發表「政見」;前副總統呂秀蓮也聲言參選,呂秀蓮是真選假選不知道,橫豎硬逼黨中央正視民進黨必須提名(或初選)。

國民黨台北市新竄出的人氣王蔣萬安因勞基法二修「一站成氣候」却宣布不選後,也有一位前立委丁守中,從二十多年前担任立委開始就聲言要選台北市長,國民黨中央同樣從來不理他,這次好不容易因為柯文哲難戰,蔣萬安不戰,終於輪到他了,沒想到,年才過,四面八方冒出許多「黨內競爭者」,包括在地(台北市)的市議員鍾小平、前立委孫大千(桃園)、張顯耀(高雄)紛紛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一時之間,國民黨難得看起來「鬥志昂揚」,但真的只是「看起來」,有論者以孫大千的裙帶關係,指孫參選就形同宣布柯文哲當選,論者的邏輯通不通先不論,畢竟孫大千的妻家除了有錢,政治上不是活躍份子,這樣的牽連意思不大,但眾人皆曰要選的意涵,却未必是要扳倒柯文哲,也未必是看不起丁守中,但紮紮實實是看不起自己,也看不起國民黨。

前立委孫大千宣布挑戰國民黨台北市長初選。(取自孫大千臉書)
前立委孫大千宣布挑戰國民黨台北市長初選。(取自孫大千臉書)

丁守中政治清素之人,理當歡迎對手熱場

為什麼這麼說?國民黨氣息奄奄,敗選後再拿回失地的機率,相對的確比民進黨弱得多,這也是為什麼南台灣兩大市十幾二十年來,綠執政後藍版圖一縮再縮,國民黨有志參選者從中南部不斷回擠北台灣,大台北永遠參選爆炸,中南部總是缺人,從民調現實來看,丁守中再不濟始終維持可戰的民調數字,此時宣布參選眾人,要在有限的時間取得民調贏面機率近乎零,莫怪絕大多數人相信鍾孫張等人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意在兩年後的立委選舉,甚至連選區都鎖定,孫大千是桃園前立委,吳志揚不敢選桃園市長,難不成孫大千連立委都不敢在桃園選?同樣的,張顯耀在高雄市立委選舉失利,就一無再戰的勇氣,非得擠上台北爭搶軟柿子?

選舉,總要有對手,不必譏嘲宣布參選者到底有多少當選希望,柯文哲當年「素人」從政,從宣布到真的參選,至少被笑了一年,姚文智到現在還在被笑,丁守中的麻煩是沒人笑他,連譏嘲他的熱情都激發不了,國民黨內多些競爭對手,至少還有機會炒熱氣氛,對比一下,丁守中也是不錯的「素人」─不會講無厘頭冷笑話的政治清素之人;至於爭相站上戲台舞劍的人,究竟舞得是市長還是意在立委?問題不大,前者很快就見真章,至於後者兩年後再說,不必急。不過,提醒意在沛公的項莊們─項莊的刺殺任務最終可是以失敗收場的。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