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孤立無援的守寡皇后 是每個野心男子的目標:《成吉思汗》選摘(3)

滿都海,堪稱蒙古最有權力的女王。(網路圖片)

滿都海,堪稱蒙古最有權力的女王。(網路圖片)

蒙古汗廷的政局有了急遽且無法逆轉的改變:滿都魯汗死了。大皇后也克.哈巴爾圖消失無蹤,從此音訊全無。這些事如何發生,彼此的先後順序為何,至今仍不詳,但就在這個時間點前後,逃亡在外的「黃金王子」也走到了人生的終點。

中國史料與某些蒙古史料記載,當時親王開始自稱大汗,而且試圖糾集部眾以壯大聲勢。不管當時他使用什麼名銜,「黃金王子」似乎在浩瀚的戈壁隻身流浪。不久前還是汗廷萬人迷的親王,拋妻棄子,逃離可汗營盤,此時僅剩幾個忠心耿耿的手下長相左右。他仍穿著美麗華服,仍騎著漂亮紅棕馬,仍夢想以蒙古大汗的身分號令天下。

一四七○年,虎年。在蒙古走投無路的他,似乎想過逃回中國,先前攻打明朝時他曾在中國受到熱情歡迎,雖然最後失敗而返。或許他可取得中國人的援助,返回蒙古,當上名副其實的大汗,又或者明朝皇帝會接納他,願意助他掌控蒙古,從而消除明朝的北疆大患。

他循著一條偏僻小徑南行,帶了一名熟悉該區域的隨從。要抵達中國,他得穿越永謝布(Yungshiyebu)萬戶的地盤,而永謝布是亦思馬因的盟友。走到今日中蒙交界,靠近當代北京到莫斯科鐵路線穿越區時,他的食物和水都用盡。他的隨從來自那地區,因此他派那人去找其家人,可以的話請其家人伸出援手。那名隨從找到自己家人,但他的家人不僅不肯搭救親王,還說服那名隨從乾脆留下來,把親王丟在荒漠裡。

戈壁裡偶有泉水、井水,但分布非常稀疏,因此不管是哪個水源地,幾乎都看得到有人圍著水源地紮營。親王知道,要找到水就得穿過營盤,因而必會被人看到。就快渴死的他,冒險匿名進入一個小營盤,從某個少女那兒得到些許酸馬奶。他未向她透露身分,但他騎著白色夾雜紅棕色的駿馬,身穿內襯松鼠毛皮的錦緞袍服,腰間繫著黃金腰帶,在這片荒漠中顯得很突兀。

匆匆恢復元氣之後,親王離開營盤回到大漠。那少女碰到幾個年輕男子,告訴他們有個一身貴氣的年輕男子來過,其中五人便給他們的馬裝上馬鞍,出發去追捕這不尋常的外地人。

親王和他的馬雖喝了水,馬還是腳步蹣跚、疲累不堪。那五人很快就追上親王。追上時,其中一人對他大喊:「你是什麼人?」

「旅人, 」親王回應,不想透露自己的身分。

「把你的腰帶留下, 」這群劫匪命令道。

親王不肯。腰帶是男性的象徵,金質成分使那腰帶不只是件寶物,還是他皇族身分的高貴象徵。搶走男子的衣物,特別是腰帶,除了構成財物損失,更是一記重大侮辱。「無腰帶」是「女人」的同義詞。親王擁有的身外之物,幾乎就只剩那腰帶。

其中一人抓住親王愛馬的馬勒,其他人則把他從馬鞍上拉下來,殺了他。

男人的袍服緊貼皮膚,不僅吸收穿著者的汗水、氣味,還有穿著者的部分靈魂和命運。親王的袍服再怎麼漂亮、昂貴,這些搶匪都不敢穿到身上,以免承接了親王的命運。他們搶走金腰帶和漂亮紅棕馬,隨即揚長而去。

許多夢想在那裡,在那個虎年,劃下休止符。這位帥氣的親王,曾靠母親隱藏其生殖器而保住性命,曾被藏在外面蓋著乾糞堆的鐵鍋裡,曾被駕馬急馳的男子用弓尖鉤起、拋向空中而獲救,曾在貧困且沒沒無聞的環境中長大,曾短暫成為可汗的副手、穿黃金和絲製成的華服、聽可汗告訴自己有征服天下的能力,如今卻以十九歲的年紀離開人世。伯顏猛可孛魯忽濟農,蒙古「永遠富裕、上升的黃金王子」,陳屍在戈壁的礫漠上,身穿內襯松鼠毛皮的繡金絲織袍服,沒了腰帶,沒了氣息。

沒人哀悼他,當他的身體在荒漠中腐爛時,這齣戲裡的倖存者仍得活下去。重要演員全已死亡,二十三歲的滿都海孤單一人站在空蕩蕩的舞臺上。她的命運看來不比那已死的親王好到哪裡去。她的第一任丈夫已死,丈夫的嗣子也是。這個守寡的皇后只是個來自遙遠異地的二老婆。她奉父母之命成婚,而今,她所嫁的氏族已空無一人。所有人都從舞臺上消失了。

死亡帶走滿都海熟悉的每個角色;活著使她的人生有了新局面。死去的可汗未留下男性嗣子來娶她。滿都海仍是蒙古人的皇后,有充分權利可繼續統治,但自成吉思汗創立蒙古國以來,他似乎首度沒有後代可繼任可汗。

這一刻來得太突然,滿都海毫無準備。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能耐。沒有男人替她帶兵打仗,沒有女人供她諮詢意見。她眼前的道路沒有目的地,沒有指標。沒有神話或故事可供她借鑑,沒有俗語可供她依循。這位年輕皇后即使已會讀書識字,卻沒有典籍可啟發她,沒有祭司可撫慰她。

現在才學已來不及。孤立無援的守寡皇后,是所有想成為可汗的野心男人的目標。可汗和儲君都已歸西,在沒有合法嗣子可繼承汗位的情況下,想當上可汗,唯一的門路就是娶已故可汗的妻子。她是乾草原上每個野心男人的目標與獎品。只要有膽量稱汗、且有本事拿下汗位,下一個可汗就是你。不管是哪個軍閥或將領,只要實力強到能搶下這位皇后,就表示他得到長生天的恩庇,有資格當可汗。

對她來說,主動從眾多角逐者中挑選未來丈夫,好過坐等他們其中一人將她強行奪走。誰會是她的新丈夫?戰功彪炳且據稱是她心儀對象的烏訥博羅特,是最穩當也最符合蒙古可汗傳統的人選。他是合撒兒的後代,雖然不屬成吉思汗這一系,終究還是屬於孛兒只斤氏。選他為丈夫,她的生活變動可能會最小。

可是,野心勃勃的軍閥亦思馬因已是蒙古人的太師,而且他成功用計拉下親王伯顏猛可。亦思馬因與貿易旅行隊有往來,從他那兒可得到外國的珍奇玩意和其他有趣的東西,跟著他,則滿都海可回到較溫暖的南方,在絲路綠洲生活。她將可用義大利製的玻璃高腳杯喝葡萄酒,享用放在地下灌溉室裡冷藏的多汁瓜果。整個冬天都可享用綴有葡萄乾的甜點美食,身邊男人都纏著亮眼的白頭巾,佩戴閃閃發光的大馬士革鋼刀。

穆斯林軍閥誘人的豪奢生活,比起中國明廷能提供給滿都海的豪奢享受,當然是小巫見大巫。如果她效法那遇害的親王逃到中國邊界避難,明廷官員幾乎必然會給她優渥的生活,她只要以宣誓效忠明朝做為回報即可。身為大汗的遺孀,她不過是讓已俘擄、豢養眾多蠻人的明朝,再多一個身價不凡的俘虜。她將過著錦衣玉食的安穩生活,成為蒙古皇族和蒙古國終於承認受明朝管轄、承認中國文明較優越的象徵。

在中國的文化規範下,新王朝要展現其統治合法且順天應人,除了得奪下政權、掌控全國,還必須得到被推翻王朝的正式投降。唯有正式投降才能標誌元朝在法理上已壽終正寢。如果滿都海在盛大隆重的典禮上,執行向明皇帝叩頭的公開儀式,此後必可享盡榮華富貴。她甚至可能被明皇帝納入後宮,由一票太監服侍,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如果她想一個人過生活,他們會派給她僕人、隨從,讓守寡的她備受尊寵。如果有需要,她甚至可以討個男人做丈夫。在封閉而安全的中國上層社會裡舒服度日,終其一生,將永不再有煩事或責任落到她身上。

是要嫁英俊的蒙古貴族,勇猛善戰的穆斯林軍頭,還是投靠明朝享受榮華富貴,她必須盡快抉擇。

烏訥博羅特無疑最令人心動。他派人向滿都海求婚,對她說「我會為妳點火」,並承諾「我會指出妳的草場」。話中提到火,表示他承諾會讓她生下兒子,以開啟新王朝。對沒有男性嗣子的女人來說,這提議想必很令人心動,但她毫不遲疑地峻拒他的提議。

她向烏訥博羅特回應道,「你有我絕不可掀起的門簾」,「你有我絕不可跨過的門檻」。為表明自己不是在忸怩作態,她語氣堅定地補充道,「我不會去你那裡」。

蒙古汗廷裡,每個滿都海身邊的人都知道這求婚的事,也認為她應該遵照慣例嫁給備受愛戴又帥氣的將軍。滿都海向他們徵詢意見。

第一人答道,「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那會有利得多,」並舉出一個簡單但切實的理由:國家需要一個成熟的成年男性。「妳如果接受烏訥博羅特的求婚」,對國家比較好。

第二位發言者不同意上一人的觀點,而提出更長、更深入的解釋。滿都海若嫁給成吉思汗宗族以外的人,即使那人是成吉思汗弟弟的後代,「妳的道路會變暗」。嫁給這樣的人之後,她將不再是皇后。「妳將與族人分離,會失去那備受尊敬的哈屯尊銜。」有人告訴滿都海,如果她把一生奉獻給蒙古人,把個人富貴或利益置之度外,她會走上讓自己和國家都受益的白路。

滿都海思索眾人意見,然後轉向建議她接受烏訥博羅特的那個人。她以指責的口吻說道,「你不同意我的看法,只因為烏訥博羅特是男人,而我只是個寡婦。」由於愈說愈生氣,她又說,「只因為」我只是個女人,「你還真以為自己有權利這樣跟我說話」。

滿都海皇后舉起一碗熱茶,砸向支持這婚事的那個人頭上。滿都海終於做出這輩子第一個不受他人左右的決定。那些求婚者,她決定一個都不嫁。她是蒙古皇后,她要走自己的路。

時為虎年。

20180206-《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立體書封。(時報出版)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立體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為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人類學博士,蒙古國成吉思汗學院的榮譽人文博士,現任美國明尼蘇達州馬卡勒斯特學院德威特.華勒斯人類學講座教授和成吉思汗學院的榮譽教職。本文選自作者新著三部曲之二《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時報出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