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典蓉專欄:我如何成為奧客

政府自今年元日起就祭出限塑令,但滿街塑膠袋的景觀能改變嗎?(翻攝自youbube)

政府自今年元日起就祭出限塑令,但滿街塑膠袋的景觀能改變嗎?(翻攝自youbube)

中午走進一家食堂準備買便當帶走,令人傻眼的是服務員竟然是魚菜飯分開裝,一個人吃一次飯就要用掉3個盒子加2個塑膠蓋!「你們不能不能全部裝在一個紙盒中嗎」?服務員體貼的說,「醬汁會流出來耶」!「無所謂啦」。我努力不去看他們眼中「真是怪阿姨」的神情。

在台灣,一個人如果不想留下太多千萬年難以分解的塑膠垃圾,你的報償就是時時刻刻像在打仗一樣;就以買水果為例,當你靠近水果攤時攤販總會盡責的馬上抽取一張塑膠袋,彷彿以這個動作來保證他賣的絕對是好水果,換句話說,我也要在他動手前先喊出「不用塑膠袋」,為阻止那一個廉價的塑膠袋就此棄置,我不免有點疾言厲色,看起來絕對是標準的奧客。於是,只不過買個水果,就已弄得滿心都是罪惡感!

我之所以成為奧客,因為我的要求完全站在市場的對立面,顧客要求的不過是舒適、方便,在台灣,所謂舒適方便其實是由便宜的「塑膠製品」來定義,如果商家遵守了我的要求,必然觸怒其他顧客,想想看水果攤販不提供塑膠袋,顧客可能都跑光了!即使限塑令已祭出,這周的裸蛋糕風波還逼得商家出面道歉退錢!足見塑膠體制的威力之大!

在台灣,不想用塑膠袋或製品要跨過許多難關,第一關是便利關,也許多帶個隨身杯、多帶個購物帶,稍稍不便有時累贅但至少可以心安,但你會發現,並不是每個商家(超商)都能提供環保杯咖啡,原因有時是純技術性的,咖啡機無法配合環保杯的高度,商家也不會有配合的動機,畢竟,是否提供環保杯咖啡無關生意好壞;正因此,願意提供環保杯咖啡的超商或速食店更值得鼓勵,也成了我買隨行咖啡的唯一選擇。

第二關是欲望關,盒裝的沙拉,精緻的小蛋糕,滿街誘人的水果茶,欲望和生態倫理之爭最是掙扎,有時一早就敗下陣來,讓罪惡感持續佔領一整天;偶爾撐到最後一刻晚節不保的也是常態。

然而最難的是第三關:如何克服流沙般的無力感。不用塑膠袋和投票行為有某種類似之處,研究人類理性選擇的學者最感不解的是,如果人類是理性的,應該不會去投票,因為個人花時間精力去投票,但對選舉結果影響微乎其微,足見人們願意去投票,必須有其他強烈誘因,金錢是一個,痛恨另一個候選人則是一個。

很顯然的,不用塑膠袋這件事上,個人行動的影響也極微小,更不幸的是,不像投票行為仍可能受非理性的誘因所驅策,用塑膠袋這個行為完全是理性的,倫理的訴求在強大的自利動機前顯得蒼白無力;但這是典型的囚犯理論,大家的理性行為最後造成地球生態的悲劇!

倫理或道德如此徒勞,真令人傷感;然而,當人們無法自拔的時候,這正是政府之所以存在的意義,稍稍念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當市場無法處理外部成本的時候,就是政府該介入的時刻;台灣人隨意使用塑膠製品已產生鉅大的外部成本,政府此時祭出限塑令已經太晚,但願這個遲來的正確,不要輕易在人們的自利習慣前退卻。只有過了這個階段,人們的理性和倫理才不會再衝突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