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對兩蔣的轉型正義,能交在仇恨兩蔣的人手中?

2017-12-17 06:10

? 人氣

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還原歷史不該要求社會重新「歌功頌德」或是功過並陳。作者指出, 部長不回答兩蔣對台灣的貢獻,不是他們不知道,而是他們不願承認。(  陳明仁攝)

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還原歷史不該要求社會重新「歌功頌德」或是功過並陳。作者指出, 部長不回答兩蔣對台灣的貢獻,不是他們不知道,而是他們不願承認。( 陳明仁攝)

民進黨前幾天通過了促轉條例,文化部也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及成立國家人權博物館。文化部長及教育部長因此到立法院接受質詢。當被問到兩蔣對台灣的貢獻時,兩位部長都避不回答。文化部長鄭麗君更說,還原歷史不該要求社會重新「歌功頌德」或是功過並陳。

兩位部長不回答兩蔣對台灣的貢獻,不是他們不知道,而是他們不願承認。國人不覺得荒謬嗎,我們居然把對蔣介石轉型正義的令箭交在仇蔣者的手中。一個對兩蔣心存偏見仇恨的文化部長和民進黨,怎麼有資格來推動對兩蔣的轉型正義?國人又怎能期望會有公正的結果?

鄭麗君說轉型正義不是功過並陳,然而民進黨政府什麼時候談過蔣介石的功?政府和文化部不是一個有特定立場的民間人權團體,只專注於替受難者申冤。以政府在政治上的高度和能見度,它是在寫歷史。當民進黨政府多年來只談兩蔣和國民黨的「過」,而從來不談其「功」時,它灌輸給我們下一代年輕人的是偏頗的史實,造成的是年輕人偏頗的史觀。如果鄭麗君對於以前威權統治下受過太多歌功頌德的教育不以為然,那麼她又怎能做同樣的事情,讓年輕人在民進黨政府操作下,對蔣介石的認識除了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之外,其他的一無所知?

鄭麗君的意思是,轉型正義是究責兩蔣時代的過,和兩蔣的功無關。好,就算轉型正義是只究責兩蔣和國民黨的「過」,民進黨對兩蔣的「過」有沒有公正客觀的評量?真相有沒有完整的呈現?有沒有把那時候發生的事件放在那個年代的時空背景中去瞭解而不是用今天的觀念來批評過去?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圖為展覽室一景。(盧逸峰攝)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盧逸峰攝)

二二八事件是當時民不聊生,警察在查緝私煙時擦槍走火引起人民起來武裝暴動,政府派軍鎮壓的事件。政府在釐清真相時,不能扭曲史實,對於有爭議的部分,不能無視其他學者的意見。比如說,根據官方「二二八紀念館」描述,查缉私煙風波發生以後,各地憤怒民眾「到行政長官公署前廣場示威請願,沒想到長官公署用機關槍向群眾掃射,死傷數十人」,然而陳儀的弟弟在家書中卻敘述「大隊包圍長官公署,擬衝入大門,是時大門守衛僅四五人,無法制止,並有十數人進前奪槍,衛士被迫開槍,傷了兩人」。又如描述「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殺害前來交涉的高雄處理委員會代表,並且派軍隊向開會中的社會人士掃射,造成慘重傷亡」,然而彭孟緝在訪談時卻說是「事先(陳儀)有命令,如果暴徒要來攻擊我軍隊,要我們軍隊來繳械,我們是要鎮壓的」。政府把當時官方描述得蠻橫無理,有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如果沒有,那呈現出的是真相嗎?對當時的官員軍警公平嗎?

尤其有爭議的,是二二八事件時,蔣介石正在大陸與共軍作戰,台灣島內兵力空虛,情勢失控。蔣應陳儀請求決定派兵,並下手諭「請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命論罪」。二二八研究小組不提手諭,沒有證據,卻直指「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兇」。民進黨政治人物據此定論蔣介石,更加碼說他是「屠夫」,「殺人魔王」。這樣處理轉型正義,如何能促進社會和解?

二次大戰前後,除少數西方國家外,大多數國家,民主尚未萌芽茁長。天災人禍,戰亂頻仍,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從歐洲,亞洲,中南美洲到非洲,都是強人出頭,威權統治。民進黨一直譴責蔣介石威權統治,好像蔣當初就應該實行二十一世紀成熟的民主,難道不知道六,七十年前,還是我們父祖輩時代,是民眾不識字,女性受歧視壓迫,嚴厲體罰兒童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時代?民主思想有一個漸進演化的過程,蔣介石在1950年就開始實施民選縣市長,議員及鄉鎮代表,讓台籍黨內外人士從政,台灣民主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第一步路不是從蔣介石開始的嗎?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盧逸峰攝)
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盧逸峰攝)

五,六十年代,國共還在內戰,中共要解放台灣,派出許多共諜及共產黨員在台進行情蒐工作和顛覆行動,「檢舉匪諜,人人有責」是那時候人民共同的記憶。亂世用重典,大部分白色恐怖時期的被槍決者是在這段期間受難。許多這些受難者,也是刻在中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石壁上的烈士,同一條生命,不同的解讀,民進黨要怎樣詮釋這樣的轉型正義?

蔣介石失掉了大陸江山,不能不嚴防匪諜滲透以免再失掉台灣最後這片土地,戰亂危亡動盪不安沒有司法一審再審三審的年代,「寧可錯殺,不能錯放」一定造成不少冤假錯案,這令人覺得傷痛。客觀找尋真相,追出誣告者和陷害者,替無辜的受難者平反補償,蔣介石也為此負責是應該的。但是許多民進黨人據此把蔣介石和希特勒相提並論,卻是極其荒謬。希特勒是平白無故種族清洗屠殺六百萬的猶太人。照民進黨這些人的邏輯,古今中外因為平亂,鎮壓,反顛覆滲透,爭奪權力造成的冤假錯案不知道有多少,那些當政者都是希特勒嗎?

文化部長鄭麗君說要透過人權博物館史料的典藏,協助還原歷史真相,但是她強烈的意識形態讓人懷疑是否足以擔此重任?鄭麗君說「轉型正義是國家社會面對過去人權受害者的歷史,要從同理心出發」「一個民主社會要有基本的人權價值和道德勇氣」,一副以正義者自居,大義凜然的樣子,然而她可知道,「受害者」有人權,「加害者」同樣也有人權,要給他們一個公平申訴的權利。如果只看到受害者的人權而漠視加害者的人權,不能公正的呈現雙方的證據和完整的歷史真相,這樣的轉型正義不是正義,這樣的人權博物館也談不上真正的人權,不建也罷。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