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勇觀點:為何我要縱騎臺灣「反萊豬」?

2021-03-03 06:4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江啓臣帶隊騎單車宣講反萊豬公投連署。(取自國民黨發言人臉書)

國民黨主席江啓臣帶隊騎單車宣講反萊豬公投連署。(取自國民黨發言人臉書)

今年元月我偕同國民黨革實院院長羅智強花了半個月騎腳踏車,從北到南宣傳「反萊豬」公投,沿途受到民眾熱情加油,也收集到為數眾多的連署書,上週此案連署總數已突破七十萬,讓我備感榮幸能夠參與其中。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近年來,臺灣公民意識高漲,關心的議題逐漸擺脫傳統、獨統意識形態之爭的窠臼。這應該能解釋,為何支持度僅逾兩成的國民黨,在推動「反萊豬」的立場上,卻能獲得近七成的臺灣民眾認同。換言之,倘若「反萊豬」只有藍營支持者響應,恐怕就不會是今天的光景了。

既然「反萊豬」是食安問題,是可以論理的,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個人的經驗和觀察:

首先,當馬政府於2012年有條件開放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牛進口臺灣時,「萊豬」在美國國內整體豬肉市場佔比過半。但時過境遷,根據美國農業部2020年底統計,「萊豬」在美國市佔僅剩下約一成。這不禁啟人疑竇,是什麼因素造成過去八年間的美國國內市場供需有如此大的變化?我曾就此當面向美國官員請教,對方說我的質疑確有道理,他也無法反駁之,只強調一般臺灣人每天不可能會吃進那麼多「萊豬」肉,而導致人體內的萊劑殘留量超標傷身。

但臺灣飲食文化的獨特性不應被輕忽,臺灣民眾不僅吃豬肉是牛肉七倍,也有食用內臟的習慣,而且瘦肉精容易蓄積在內臟不易代謝。

其次,令人費解的是,蔡政府開放進口「萊豬」,但卻又禁止國內業者使用瘦肉精,這與日本政府的做法如出一轍:如果萊劑安全無虞,為何國內要禁止使用?蔡政府也一再強調,包括國內學校、軍隊以及運動員膳食都禁用「萊豬」的政策,同時大力呼籲國人要食用安全的臺灣豬肉。我相信,多數國人都和我一樣,被蔡政府搞得很亂呀!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表示,「反萊豬」公投案的連署數將創下2017年「公民投票法」修正後,最短時間達成最高連署份數的紀錄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表示,「反萊豬」公投案的連署數將創下2017年「公民投票法」修正後,最短時間達成最高連署份數的紀錄。(晏明強攝)

第三,有人說,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已訂定萊劑每日可接受安全攝食量的國際標準,計算時的安全係數同時也考量了人畜之間與人種之間的差異,如今臺灣跟進有何不妥?但事實上,歐盟認為計算安全係數的科學證據不足,至今仍全面禁止開放含有萊劑肉品進口;中國大陸也是因為考量華人食用內臟習慣,堅持瘦肉精零檢出,以致近年美國主要肉品商為了中國大陸市場開始摒棄萊劑使用。

曾有臺灣食品營養專家跟我說,既然瘦肉精在國內被列為禁藥,就不該存在容許殘留多寡的問題,凡是禁藥,就應該是零檢出,而不是像食用色素一樣還允許殘留量。此話,擲地有聲。

我曾因留學美國,在東、西兩岸前後住了近九年,深切體認到美國人對健康的重視。在美國,不少中產階級願意花較多的錢去光顧那些銷售有機食品的連鎖超市,譬如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和喬氏超市(Trader Joe’s),挑選非基改食品(Non-GMO)來吃,或購買註明「不含雙酚A」(BPA-free)的塑膠水壺來使用等。民眾下班後或周末規律地在戶外運動,則是司空見慣。

其實臺灣早已2005年就開放不含萊劑的美豬進口,現在美國政府強加成本較低的「萊豬」到臺灣市場,恐怕只會讓國內低收入消費者,在經濟的考量下,改吃「萊豬」,而成為潛在的健康受害者,如此民進黨的這個政府豈不失職?遑論當時蔡政府大員們拿來說嘴的,用「萊豬」來交換臺美洽簽自由或雙邊貿易協定(FTA或BTA),在拜登政府上臺後卻遭美方「打臉」。

「反萊豬」公投連署能擄獲民心,其來有自,因為沒有比你我健康更重要的事。蔡政府今年元旦正式開放萊豬進口後,目前也尚未聽聞有國內進口商引進。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就是尊重多數民意;政客在贏得選舉後,也不代表就能為所欲為,否則遲早將被民意反噬。

*作者為中國國民黨國際部副主任暨文傳會發言人。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