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觀點:教育部要出賣康寧大學給財團嗎?

2021-02-09 06:50

? 人氣

高教工會與康寧大學教職員在教育部前抗議學校董事會恐遭財團入主。(高教工會視頻截圖)

高教工會與康寧大學教職員在教育部前抗議學校董事會恐遭財團入主。(高教工會視頻截圖)

去年11月17日,教育部正式宣布解除康寧大學全體董事職務,因為該董事會違反私校法第25條,承諾捐資學校1.5億卻又片面違背。這是教育部依據私校法所進行解除全體董事職務的第一例,動見觀瞻,值得社會各界密切關注。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教育部目前正在籌組公益董事推選小組,重新組織康寧大學公益董事會。然而,近來卻屢傳財團將入主康寧。對此,在高教工會的帶領下,近百名康寧教職員2月2日聚集教育部前陳情,呼籲新董事會應以教職員生為主體,而非特殊利益人士或財團代表。讓最了解康寧大學需求和方向的教職員生依「自己的學校自己救」的原則來共同治理。

推選小組的比例代表性不合理

然而,事與願違,目前教育部所規劃的推選小組為9人組成,其中包括教師代表2人(南北校區各一人)、學生1人、工會代表2人和社會人士4人。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非常合理,問題是,北部校區100多位教師只有一位代表,而南部校區20位教師也有一位代表,未能落實合理的比例代表性。

此外,南部校區教師代表竟已接受中信金接待,前往參觀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他們似乎心證已定,甚至公開發表聲明歡迎財團(可能是中信金)入主。殊不知,當初中信金入主興國管理學院後,隨即清空師生,由大辦小,全校至今僅剩七百多名學生,興國教師則一個不留。

目前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有多達64%師資為專案教師,也有一些學官兩棲的雙薪教授。換言之,以中信金接收興國的模式來看,康寧南部校區教師的期望可能會落空。對中信金而言,只消把公益彩券中要捐贈的公益基金,分年撥3億出來存入興國,就能掌握13億的興國校產,取得興國全數董事席次,是非常划算的。

此次則演進為撥1.5億存進康寧,就能掌握康寧36億校產和多數董事席次。這樣的模式,讓財團有扮演高教禿鷹的可乘之機。必須遏止!

對康寧北部校區教師而言,雖然這幾年被教育部苛扣大量獎補助款而受傷嚴重,但該校區招生良好,註冊率達94%。況且,學校土地建物價值高昂,名目上的資產就有多達36億。南部校區雖已停招,且土地屬台糖所有,但本來可在現有學生畢業後,將建物約定捐贈予地方政府,由其與台糖協商,重新規劃轉為其他公有的教育文化社福機構(公立學校用地、公立職訓機構用地、社會住宅等)。

校地恐淪為入主財團圖利工具

也就是說,無償捐贈可以使南部校區完全不需要浪費任何拆屋還地的成本(估計至少需花費8千萬)就可解決問題。

假若禿鷹財團果真入主康寧,則不但有可能大量清空現有師生,更可能成功掌控龐大校產和商機無限的校地。從而,以轉型、改辦、合併或停辦等手段,行圖利之實。而南部校區也喪失回歸公共使用之機會(要不就是遭入主財團挪為他用,再不就是將被拆屋還地處理),實非百姓之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