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額的財政負擔,寫下世界共產主義的墓誌銘:《意外的和平》選摘(2)

2021-02-15 05:10

? 人氣

謝瓦納茲在1987年10月再度訪問古巴,卡斯楚對戈巴契夫的蘇聯改革表達不滿,並批評這是在重寫蘇聯歷史。(資料照,AP)

謝瓦納茲在1987年10月再度訪問古巴,卡斯楚對戈巴契夫的蘇聯改革表達不滿,並批評這是在重寫蘇聯歷史。(資料照,AP)

由於鉅額的財政負擔,蘇聯越來越難支持全球各地的共產政權,也難以維繫其霸權地位。在非洲、南美、東歐,蘇聯都告訴其盟友得自食其力。像卡斯楚這樣魅力型的領袖,則明白駁斥戈巴契夫的改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嘗試修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時,蘇聯領導人也擔心那些長期與莫斯科站在一起的共產國家。蘇聯對外政策的轉變己造成盟國與友邦的鬆動。戈巴契夫拋棄了阿富汗,讓他們懷疑能否相信他嘴巴上說的支持。

各國湧現不滿

克里姆林宮當然要召集大家做一番解釋。1988年3月16到17日,蘇聯在蒙古召開了「友好政黨」大會,雅可夫列夫代表政治局出席。除了東歐國家之外,越南、寮國、古巴和蒙古都參加了會議。大部分出席者都稱頌戈巴契夫在蘇聯的改革及其對外政策。就連羅馬尼亞都態度友好,雖然他們只是想為最近和匈牙利的爭端尋求支持。但東德拒絕社會主義需要「更新」的說法,讓蘇聯改革派聽來有些刺耳。然後是古巴反對要把「重建」對外輸出。古巴也和越南聯手表達對蘇聯和美國和解的憂慮。

雅可夫列夫本就不抱太大期望,默然忍受這些含沙射影的批評。他知道「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不管在意義上和實踐上都已經沒救了。他和戈巴契夫看法相同,都不想提出什麼路線要其他政黨遵行。戈巴契夫也無意仿效布里茲涅夫在1969年6月在莫斯科召開全球共產黨大會。

那次的經驗對布里茲涅夫及其同僚來說都很不愉快。中國人、阿爾巴尼亞人、泰國人和緬甸人公開拒絕參加,北韓和越南則悄悄不出席以免觸怒北京。

那次會議充滿爭吵。義大利人譴責蘇聯的內部鎮壓和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幾個西歐共黨則和義大利人聯手。到大會結束時都無法簽署共同宣言。「反帝鬥爭任務宣言」的最後版本明顯空洞無力。

戈巴契夫根本不想涉入這種無意義的爭執。當他談到共產主義時,他總是謹慎地只談蘇聯內部的「重建」。

但這並不表示蘇聯領導層毫不關心外國共產黨和左派政黨。克里姆林宮還是覺得有義務要幫助正在鬥爭奪權的組織。這既是蘇聯政治菁英的傳統情懷,也是提高全球地位和影響力的有效方法,讓美國人知道他們不是唯一的超級強國。

還是有許多組織請求提供金錢、設備和訓練。追求納米比亞從南非獨立的「西南非洲人民組織」(South West Africa People’s Organization,簡稱SWAPO)請求無償支援武器。

財政難負擔 

中央委員會書記處在1987年5月批准金援英國共產黨《晨星報》(Morning Star),因為莫斯科官員喜歡這份報紙反對「歐共主義」的立場(戈巴契夫當時還沒有公開把蘇聯的路線轉向義大利共產黨)。給友好政黨的援助也不只有金錢。1988年1月18日,中央書記處為智利共產黨提供14個基地訓練「陰謀工作」,讓智利同志學習通訊、破壞、顛覆的技術以對抗皮諾切將軍的獨裁統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