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計不難,關鍵是戲怎麼演:《華杉講透孫子兵法》選讀(2)

2017-10-05 05:10

? 人氣

劉邦白登之圍。

劉邦白登之圍。

用而示之不用。

華杉詳解

「用而示之不用」和「能而示之不能」是一個意思。白登之圍是典型戰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劉邦征匈奴,開始時一路節節勝利,大家都有些志得意滿。劉邦便想發起總攻,把匈奴老巢端了。派了十幾撥使臣去刺探虛實,回來都說匈奴人馬都沒了,可以攻擊。又派了婁敬去。婁敬回來說不能打。問他為什麼。他說兩國交戰,都是相互耀武揚威。我到匈奴所見,全是羸馬弱兵、老弱病殘,顯然是刻意演戲給我看,引誘我們去。

劉邦本來戰意已決,聽婁敬之言,大怒,把婁敬下獄,說亂我軍心!我得勝回來再收拾你。

劉邦傾巢出動,結果在白登中了單于埋伏。匈奴哪裡沒人!四十萬大軍把劉邦圍個嚴嚴實實。匈奴哪裡沒馬!東南西北的部隊,馬的顏色全部統一,東邊全是白馬,西邊全是黑馬,北邊全是紅馬。要知道劉邦登基的時候,儀仗隊都找不齊一樣顏色的白馬來拉車!

漢軍被困了七天七夜,數次激戰突圍也突不出來,凍餓交加,士卒手指被凍掉的十之二三。

劉邦知道中計,找他專負責陰謀詭計間諜策反的陳平商量。陳平設了個計策,去行賄單于的閼氏(匈奴皇后),說:「漢王斬白蛇起義,不是凡人,有神助。這樣打下去,對匈奴未必是福是禍,但對您肯定是禍。」閼氏問:「我有何禍?」答:「匈奴人不習慣南方生活,奪了漢地也沒用,跟漢人作戰,所圖無非是女子金帛。漢人美女極多,男人有錢就變壞,單于得了金帛,又得了美女,他就不親熱您了。金帛我們直接給您,您別讓單于得了美女。」

閼氏一聽,這才是本質啊!老公的事業再大,於我何用?關鍵老公要為我所用啊!便在枕邊向單于鼓吹「漢王神助論」,不能把事做絕了。

劉邦的光環本來就強大,光環就是權力,單于也頗為不踏實,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再加上約好的兩路盟軍沒按時到,擔心他們是不是被劉邦策反了。要說這可能性很大,畢竟他老婆都被策反了。於是單于決定見好就收,議和收錢,讓開一條路,放劉邦回去了。

劉邦白登被圍,請出闕氏在冒頓耳邊大談「漢王神助論」。
劉邦白登被圍,請出闕氏在冒頓耳邊大談「漢王神助論」。

可見這計策都很簡單,根本用不了三十六計,有三計六計就夠套用了。但執行就很重要,演戲的人要能撓到對方癢處。看戲的人呢,就像足球比賽罰自由球,守門員看那射門的,不管他什麼假動作,反正不是射左邊就是射右邊,這就是你能作出的判斷。至於這回是左是右,你永遠不知道。所以這回中計,不等於下回不中同樣的計。匈奴的羸馬弱兵,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裝的,就像射門的左右,劉邦綜合判斷認為是真的,這不能說他中計。如果使臣看到的是強兵壯馬,他反而可能認為是裝的,還是要打。

至於閼氏和單于的決策,則更是理性選擇。你也不能說單于上了劉邦的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