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力拚奧運前全民接種新冠疫苗 戰後一段又一段「黑歷史」卻讓日本人裹足不前

2020-12-20 17:02

? 人氣

日本疫情近日不斷升高,大阪鬧區的來往行人大多戴上口罩防疫。(美聯社)

日本疫情近日不斷升高,大阪鬧區的來往行人大多戴上口罩防疫。(美聯社)

日本第三波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為了全日本2021年的重中之重—東京奧運—能順利揭幕,東京當局已向各大藥廠採購2.9億劑疫苗(每人需接種兩劑),足夠全國1.26億人口施打,務求趕在奧運會登場前完成「全民接種」。但《華盛頓郵報》報導,儘管日本政府亟盼透過疫苗遏止疫情、提振經濟,日本社會瀰漫著對疫苗的高度不信任,卻是橫亙在「全民接種疫苗」宏大目標前的最大阻礙。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全球最不信任疫苗的國家

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9月刊登的一項跨國研究顯示,日本民眾對疫苗安全性、有效性的信任度,在涵蓋全球149國的調查中名列倒數,與法國、蒙古並列為對疫苗安全最沒有信心的國家,僅約不到一成(8.9%)的受訪者「強烈同意」疫苗是安全的,也只有約14.7%受訪者強烈同意疫苗有效。

東京地鐵品川站的月台。(美聯社)
東京地鐵品川站的月台。(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強調,新冠疫苗逐漸在全球各地展開施打之際,如何克服民眾對疫苗的懷疑與不信任,是各國政府當前的最大挑戰,但不同於諸多歐美國家,日本並不存在「反疫苗」(anti-vax)勢力或陰謀論盛行的現象,而公眾對外國疫苗的審慎甚至是恐懼態度,必須追溯到戰後以來多次發生的疫苗安全事件。

日本人為何對外國疫苗沒信心?

二戰後美軍佔領日本時期,美方為了遏制流行病在貧窮、營養不良的日本民間蔓延,確立了強制接種疫苗制度,甚至大肆圍捕不願施打疫苗的民眾。雖然這套制度挽救了無數生命,卻也曾發生白喉疫苗施打失誤,使68名嬰孩夭折的事件。直到1993年,日本發生接種「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引發腦膜炎的案例,厚生勞動省為此付出巨額賠償,因此在隔年提出修法,將兒童「強制」接種疫苗的法規改為「強烈建議」接種。

神戶大學醫學教授岩田健太郎表示,日本政府自此之後對施打疫苗的立場舉棋不定,雖然具備疫苗接種計畫,「但卻沒有推廣疫苗的好處」。

雖然日本的兒童疫苗接種率仍相當高,但在2013年,由於施打人類乳突病毒(HPV)疫苗後出現肌肉痠痛、睡眠障礙等副作用的爭議頻傳,當局宣布放棄對全國青少女施打人類乳突病毒(HPV)疫苗的政策,今年4月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HPV的接種率已從70%滑落至不到1%,導致超過5千例原可預防的子宮頸癌死亡病例。

而在一般情況下,日本擔憂藥物療效將依種族而異,通常不會對海外試驗結果照單全收,而是要求藥品、疫苗在國內進行試驗,但在2003年,當局批准類風溼性關節炎藥物來氟米特(Leflunomide)未經本土最終階段試驗就在日本上市。大阪大學免疫學名譽教授宮坂昌之指出,後來才發現該藥物在日本核准使用的劑量,對日本人而言太高了,導致至少22人罹患間質性肺炎(interstitial pneumonia)、9人因而死亡的悲劇,但西方國家幾乎沒有出現相似案例,也致使日本民眾對外國藥物卻步。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