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薰觀點:台灣京劇,一場輪迴與重生

2020-12-19 05:50

? 人氣

《閻羅夢》劇照。(國光劇團提供)

《閻羅夢》劇照。(國光劇團提供)

最近國光劇團迎接25週年,重新復排演出新編大型京劇《閻羅夢--天地一秀才》,這齣經典戲碼,18年前,在國家劇院舞台首演,樹立了台灣新京劇里程碑。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次重上舞台,老幹新枝齊力傳承復刻了這齣經典劇,加以劇本及演出實在出色且具話題性,引發文化圈一股「夢閻羅」、「瘋閻羅」、「代理閻羅」的熱潮熱議。

來自藝術和學界不少讚譽有加, 以往相對冷靜自持的戲曲觀眾,在新生代族群逐漸發現戲曲之美,逐步加入觀戲行列後,有趣的是,行為出現明顯翻轉。

舊有含蓄沉默的包袱,在新戲迷身上幾乎完全看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勇於讚美和回饋,演出後,相關社群網路上出現踴躍發聲,一日數十、近百篇的迴響盛況,有期許、有嘉勉、有鼓勵,網上一片風風火火,幾乎是「一篇一閻羅」!

戲曲歷史裡,1960年代的浙江崑劇團,歷經文革戰爭種種轉變後,曾一度面臨崑劇無人看,劇團瀕臨關門的茶壺裡風暴,卻以一齣晉京演出的「十五貫」,受到觀眾熱烈歡迎,梅蘭芳來看戲,田漢也來了,崑曲再由北京紅回浙江。

之後,這頹圮到快要消亡的劇種,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有了「一齣戲,救活一個劇種」的典故說法。

近日這波戲曲舞台上、下刮起的閻羅夢風潮,雖不能說不中亦不遠矣,卻非空穴來風。

《閻羅夢》後台扮相中。(國光劇團提供)
《閻羅夢》後台扮相中。(國光劇團提供)

回想1995年,那是三軍劇隊裁撤,風雨飄搖之際,京劇圈人人不知未來何去何從,更不知一身的精湛技藝往哪擺?之後,在各界折衝奔走請命下,終於合併三軍劇隊,成立了有史以來國家最高層級劇團的國光劇團。

國光劇團成立之後,頂者第一個國家級劇團的光環,然而面對時代腳步聲,帶來傳統文化衰微下沈的強勁力道,當時,若說誰有把握判斷,曾經的國粹未來會是什麼個樣貌?什麼前景?怕是沒有人敢置一詞。

而18年前的《閻羅夢》,正恰巧適時地,扮演了台灣京劇在傳統中求新、求好的一股上升氣流,終於抓住、抓穩了台灣京劇發展新方向。

《閻羅夢》在2002年首演,當時由唐文華、朱陸豪兩位當家老生、武生暨一級演員,分飾酸腐書生與靈魂三世。大陸知名作家陳亞先劇作為本劇創作基底,時在清華大學任教的王安祈教授與東吳大學沈蕙如教授,兩人接續完成。

隔年,即獲得第一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節目」殊榮及讚譽。

《閻羅夢》成功的第一步,是成熟、肌裡綿密,編排層次豐富的劇本。劇本既「奇」且「妙」,如金聖嘆般,讓人千年一嘆!一邊是讓人如癡如醉的拍案驚奇,一邊是,歷史與人情義理奧義的省思。

劇情梗概,是漢代老書生司馬貌懷才不遇,眼見朝廷賣官鬻爵、斯文喪盡,指天罵地控訴世道不公,玉帝因而降旨命他出任半日閻君,重斷千古冤案。於是他讓彼此互告冤屈的項羽、韓信與呂后,投胎托生為關羽、曹操與伏后,了結因緣果報,乃至於再托生為李煜、趙匡胤與小周后,彼此三世糾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