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泰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理的「人間蒸發」奇案

2017-08-29 06:10

? 人氣

泰國前任女總理穎拉據信已逃亡出國(AP)

泰國前任女總理穎拉據信已逃亡出國(AP)

泰國最高法院25日宣判一樁舉國關注的瀆職案,28名被告都是前任政府高階官員,其中最受矚目的是泰國第一位女總理,她前一天在臉書發文,表示自己將親自到庭聆聽判決結果,但呼籲支持者為安全考量,不要前往法院聚集。25日當天,大批她的支持者還是前往法院聲援。但女總理卻不見蹤影,而且稍後消息傳來:她已經在2天前棄保潛逃、流亡出國。

柬埔寨、新加坡、杜拜,穎拉千里尋兄

穎拉(Yingluck Shinawatra)就這樣不見了,案發至今音訊渺然,各方推測她應該是先走陸路進入鄰國柬埔寨,搭專機前往新加坡,再轉往阿拉伯半島大城杜拜(Dubai),與她的大哥、另一位泰國前總理塔信(Thaksin Shinawatra)會合。千里尋兄之後,穎拉可能會落腳英國首都倫敦,申請政治庇護。

政治人物流亡他國不是什麼新鮮事,一家人先後淪為喪家之犬也不是沒有先例。但泰國這起「人口失蹤案」情節奇特、意義深遠,有如一場權力博弈的詭譎棋局,贏家輸家目前仍難有定論。

泰國前總理塔信目前流亡海外(AP)
泰國前總理塔信目前流亡海外(AP)

2001年迄今,泰國政局最關鍵人物:塔信

從2001年到現在的16年間,泰國政壇一直籠罩著一個巨大的身影,不是2016年駕崩的泰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不是2011年才當上總理的穎拉,而是塔信。泰國所有重大的政治問題與危機,都可以看到支持塔信與反對塔信兩股力量的對決,甚至是殊死鬥。

鬥爭以4種形式進行:國會選舉、法庭審判、街頭示威與軍事政變;有如隨機組合的四部曲。從2001年到現在,塔信陣營贏得每一場國會選舉、進而組成政府,但是反塔信陣營總有辦法扼殺民選政府,蔚為開發中國家民主奇觀。

泰國政治四部曲:國會選舉、法庭審判、街頭示威、軍事政變

塔信出身於清邁(Chiang Mai)一個富裕的華人家庭,早年從警界發跡,後來改行經商,一步一步成為泰國電信業鉅子。2001年塔信率領「泰愛泰黨」(TRT)贏得大選,接掌政權,4年後,他不但成為泰國史上第一個做滿4年任期的總理,而且以壓倒性優勢連任成功。

2006年9月,軍方趁塔信出國訪問發動政變,泰國政情劇烈動蕩,政黨之間以及政黨與軍方的較勁之外,支持塔信的「紅衫軍」與反對塔信的「黃衫軍」民眾走上街頭,屢次引爆流血衝突。塔信在2008年初一度回國,但不到半年就再度出走。

儘管塔信從2008年至今都在國外生活,但是他對泰國政局的影響力始終不墜,2011年更推派自己的么妹──也就是穎拉──披掛上陣,輕鬆贏得大選。但是穎拉這位泰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只撐了不到3年,就被反對黨逼下台。2014年5月,軍方再度發動政變,從此大權獨攬。

泰國前總理穎拉(Yingluck Shinatrawa)因涉入「稻米補貼瀆職案」,8月25日遭泰國最高法院發布逮捕令,全案預定9月27日宣判,這是支持她的「紅衫軍」 群眾(AP)
泰國前總理穎拉因涉入「稻米補貼瀆職案」,這是支持她的「紅衫軍」 群眾(AP)

東部與東北部農業省分「塔信陣營牽一條狗出來也能當選」

泰國軍方堪稱是全世界最愛干政的軍隊,塔信陣營能夠在軍方的壓力之下一再崛起,關鍵原因是他針對中下階層的社會福利政策極受農民與勞工支持。尤其是在以農業為主的東部與東北部省分,人口約佔泰國全國45%,但GDP佔比不到12%,有分析家曾如此形容:「塔信陣營牽一條狗出來也能當選」。

然而塔信民粹色彩濃厚、品質良莠不齊的政策,並不見容於以首都曼谷市民為代表的中上階層以及軍方,作風更是令他們反感。另一方面,塔信本人及其家族、親信一再引發貪腐醜聞,儼然是典型的竊盜統治(kleptocracy),導致其民選政權的正當性搖搖欲墜,讓反對勢力永遠有可趁之機。

不想當「泰國的翁山蘇姬」軍政府的默許縱放?

如今穎拉為了避免可能長達10年牢獄之災,只能選擇流亡異國。許多人認為這是泰國現任軍事政權的一大勝利,甚至懷疑當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穎拉涉入的「稻米補貼瀆職案」雖然案情嚴重、難以卸責,但是把她打入大牢很可能會讓「紅衫軍」支持者群情激憤,街頭亂鬥恐怕難以避免。如果穎拉無意化身為「泰國的翁山蘇姬」,軍政府的默許縱放是合理的選擇。

而且塔信長年旅居國外,頗具個人魅力的穎拉又千里尋兄而去,秦那越家族(Shinawatra)在泰國已後繼無人,反軍政府陣營會陷入群龍無首、陣腳大亂的局面。如此一來,軍政府或許真的會兌現一再跳票的諾言,在明年舉行政變後第一場國會大選,再次將長期與軍方合作的民主黨(Democrat Party)推上台。

不公平、不民主的社會,如何能長治久安?

問題是,泰國經濟近年經濟表現欠佳,就算軍方的政治盤算一一實現,恐怕還是無法拉攏過去支持塔信陣營的民眾,泰國政治社會仍然潛藏危機。如何整飭吏治、肅清貪腐、提升一般民眾生活水平、建構比較完善的社會安全網、創造比較公平的經濟環境,這些工作遠比打擊政敵困難。

泰國的民主體質本來就孱弱,2014年5月政變迄今更受到進一步的戕害。軍方大肆逮捕異議人士,動輒以「大不敬罪」(lèse majesté)鉗制批評者,嚴格限縮民眾的集會自由(不得超過5人),全面掌控大眾傳播媒體。軍頭出身的現任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在2014年主導修憲,修出一部保障軍方地位、抑制反對勢力的憲法。沒有健全的民主體制做為發展基礎,泰國恐怕很難走上長治久安的道路,靠選票的塔信與靠槍桿的軍方都做不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