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戰狼媒體」悲歌─這不只是蔡衍明的悲劇

2020-10-23 06:20

? 人氣

蔡衍明接手中天十二年,爭議無一日止。(資料照,柯承惠攝)

蔡衍明接手中天十二年,爭議無一日止。(資料照,柯承惠攝)

「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必要基礎之一…它不只適用於受歡迎或不得罪人的『資訊』或『想法』,也適用於使人不快、震驚或困擾的資訊或想法,否則社會就無法多元、寬容與開放,也就不會有『民主社會』。」這是歐洲人權法院就對奧地利記者遭政治人物控訴誹謗提起申訴的判決。簡單講,我們所憎惡的言論或思想也應受到保護,如同美國「蘇利文案」的經典判決:「在自由辯論中,錯誤陳述無可避免…,假使我們想讓表達的自由享有生存空間,錯誤也必須受到保護。」

中天若是心戰武器,火力未免弱爆了

個案的言論自由如此,衡量一家媒體的言論自由,還有其他標準嗎?中天電視台換照六年一審的大限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特別為中天量身打造「獨享」的聽證會,除了依照《衛星電視法》規範之營運事宜外,還包括對「利害關係人」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衍明進行適格性審查,以及最嚴重的「是否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基本呼應「反紅媒」的訴求,當媒體營運上綱上線到「國安疑慮」,就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基本呼應民進黨蔡政府接二連三,從社會維法、國安五法一路修到反滲透法的終極恐懼,諷刺的是,這往往是權力者侵犯個人自由的鐵律─「人在自家喪失自由的原因,是遭到防範外患的控訴,不論所謂的『禍患』是真是假。」因為,在政治正確的大旗下,沒有人能反對國家安全。

眾聲喧嘩或異音不斷的媒體,到底會不會成為國安疑慮?當然也屬言論自由可以討論也必須討論的範疇,但這需要對「國安疑慮」有嚴謹的法律界定。舉例而言,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臉書一句:「中天不是媒體,是心戰武器!」能判定中天死刑嗎?如果中天是心戰武器,其火力未免弱爆了,否則今日坐在總統府的不會是蔡英文,也不至於NCC審照戲碼,依舊照著總統府流出的電文秘件一路搬演到現在,連聽證會主持人兩位學者出身的新任委員,都依樣畫葫蘆,調整都不調整;一個無法發揮火力的「武器」,還有什麼疑慮可言?

那麼媒體到底有沒有國安疑慮呢?舉例而言,法律明確規範媒體不得有中資介入,這是一個客觀標準,蔡衍明自接手旺中媒體集團十二年以來,「中資疑慮」始終如影隨形,併購三中嚴查一次、併購中嘉再查一次(也開了聽證會)、這次換照又是當頭罩下一頂紅帽子,這十二年歷經藍綠政府,如果真有中資却拿不出證據一棒打死,該撤照的不是中天,而是國安局、調查局、經濟部、陸委會、乃至NCC,都該關門打烊,或整組換掉。

換照審查,不該以犧牲言論自由為代價

比較極端一點的,諸如NCC舉辦「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中,部份學者的主張,「應考慮電視負責人過去的言行、實質表現、是否有強烈親共言論…」,這已經不只是對媒體的言論審查,更是對媒體負責人言論自由的侵犯;同樣的,所謂的「親共言論」有沒有明確的界定?民進黨人口中自比的「和中」(鄭文燦)、「親中」(賴清德)、「知中」(林佳龍),與蔡衍明老是掛在嘴邊的「兩岸一家親」或「兩岸和平共榮」又有多大差別?還是在民進黨蔡政府眼中,只有反中抗中才是「適格」的媒體?這難道不是對言論自由的壓縮與箝制嗎?

本篇文章共 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1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