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宏輝觀點:台灣祝福所有經由民主體制當選的美國總統

2020-10-23 06:30

? 人氣

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倒數,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右)。(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倒數,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右)。(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日期在11月3日即將舉行,現任總統川普受到武漢疫情拖累,讓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民調微幅領先。然而隨著拜登兒子亨特的醜聞爆發,兩位候選人在搖擺州持續拉鋸,就連偏向民主黨的自由派媒體都趕緊修正民調結果,總統選戰陷入撲朔迷離,任何專家、機構都沒有把握做好精準的美國總統大選預測,我認為目前民調結果都在誤差範圍之內,任何宣稱川普或拜登必勝的論調都無法經過政治科學檢驗。

BLM運動的遍地開花、川普支持者與反對者的高度對立、媒體輿論的兩極化,導致2020的美國總統大選成為美國近年來分裂程度最大的選舉,無論川普還是拜登獲得第一時間的開票結果勝利,都將有可能導致美國的憲法危機,而我認為這也是台灣人需要關注的議題之一。

我們擔心的是美國在總統連任或接任的過程中產生憲法危機,雙方僵持不下並在中國的見縫插針下導致難以彌補的問題,以至於有損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民主體制,這點將會連帶損害台灣的國家利益,這也是中國發動資訊戰的主要目的。

「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已經成為美國抗爭種族歧視的重要標語。(美聯社)
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對美國選情造成影響。圖為抗爭標語:「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資料照,美聯社)

我並不擔心川普連任或拜登接任之後,美國會產生什麼極大的轉向,因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戰略威脅」已經是美國共識,差別只在於反應速度及中國會不會有僥倖心態。美國國務院、國家安全會議、司法部、聯邦調查局都已經發布對中政策的反省、檢討,並且陳書未來的中國政策方向,這已經是美國國家體制的定論。

雖然川普總統為美國帶來了改變,在抗中議題上起到了領頭羊的角色,並且勇於加強台美之間的共同利益,民進黨非常感謝川普團隊,台灣在民調上也成為最挺川普的國家。但是美國人的民主體制將由美國人決定,任何經由民主體制成為美國總統的美國公民,都將得到台灣政府的祝福,無論川普或拜登都不例外,這才是一個能夠受到美國信賴的穩定政府需要做出的態度。

台灣的安全保障來自於二戰後由美國所建構的國際秩序,這是台美之間共享的國家利益,並不只是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採取的政策。即便美國選擇與中華民國斷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世界上唯一的中國代表,並為此在中美三大公報中承諾會降低對台軍售,美國總統對國務卿的內部電文仍顯示,這個承諾是在中國採取和平手段作為前提。

如果中國意圖升高對立,甚至採取武裝準備,美國將會以維護地緣利益作為最高指導方針,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美國對台的軍售案不斷,台美合作不斷升溫的原因。因為中國仍不放棄武力併吞台灣的狼子野心,甚至成為美國最大的戰略威脅,美國必須維持台海的區域平衡,才能維護二戰後自家建立的國際秩序,而不被虎視眈眈的中國所取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