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薰觀點:那些當年讀懂和沒讀懂的,如今都不再是禁忌

2020-10-23 05:50

? 人氣

當櫻花雨飄落,最動人的時刻出現─龍子與阿鳳兩人展開瘋狂、熾熱的愛情...。(許培鴻攝影)

當櫻花雨飄落,最動人的時刻出現─龍子與阿鳳兩人展開瘋狂、熾熱的愛情...。(許培鴻攝影)

「在台北市有一個隱形的黑暗王國。那裏流傳著令人心驚肉跳的傳說,包藏著不能見天日的醜惡故事。

王國的國民是一群被稱為人妖的野性的同性戀的少年,他們身世淒涼離奇,被家庭、社會遺棄後流落到這裏,把自己的青春和肉體出賣給社會上的有錢有地位的同類。他們身陷汙泥濁水中,內心卻渴望人的尊嚴,渴望世間溫情。

他們像一群失去窩巢的青春鳥,雖然拚命飛,卻不知飛向哪裏。」

白先勇40年前,在《孽子》小說序文中題記:「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獨自徬徨街頭,無所歸依的孩子們 。」

白先勇以深沉同情之筆,刻畫那群不見容於主流社會,在青春精神肉體啃噬,掙扎與不安中,仍要奮力追求美好,渴求尊嚴的深層渴望。

40年後,這部同志文學經典重回舞台,16日晚在國家劇院台北場首演,那些美麗而哀愁的青春鳥兒,換了一代,又飛向眼前。

那些在威權與禁忌舊時代氛圍裡,動人的,令人心碎的故事,那些無法在風和日麗的街道上攜手漫步,只能在新公園灰暗邊緣中隱匿,在小旅館灰暗角落裡沉寂的真誠情感,那每一顆跳動敏感的心。

那些青春時讀懂,和沒讀懂的。

這次襲來,令人吃驚的依然震撼,卻更加深沉。

白先勇《孽子》2020經典重返。(圖/衛武營提供)
白先勇《孽子》2020經典重返。(圖/衛武營提供)

劇院舞台的正中央,架設了6、70年代新公園著名的蓮花池,一邊是博物館暗黃的羅馬柱和階梯。兩個主場景,是青春鳥兒們聚集之所,也是靈魂暫時歇息的家。

金鐘導演曹瑞原,與舞台設計、2014年國家文藝獎得主王孟超設計的主景蓮花池,在劇中擁有舉足輕重,多重豐富的意涵。

青春鳥兒們在這裡加入黑暗王國,一個接著一個的,擁有各自的編號和別名,新的鳥兒接著老的鳥兒,環繞池邊走踏、歌舞著。

如小說中細筆描述的,「我們都到齊了,一個挨著一個,站在蓮花池的台階上,靠著欄扡,把池子圍得密密的。池子的周圍,浮滿了人頭,在黑暗中,一顆顆,晃過來,晃過去,在繞著池子打圈圈。」

「在幽螟的夜色裏,我們可以看到,這邊浮著一枚殘禿的頭顱,那邊飄著一綹麻白的髮鬃,一雙雙睜得老大、閃著欲念的眼睛,像夜貓的瞳孔,在射著精光。低低的,沙沙的,隱秘的私語,在各個角落,嗡嗡營營的進行著。」

舞台中央的蓮花池,複製了新公園裡,日治時期典型的多瓣蓮花形狀,龍子和阿鳳的故事,發生在這裡,流傳也在這裡。

這是全部孽子故事中,最讓人心疼與扼腕的一段愛情故事。一汪池水,在龍子於池畔刺死阿鳳之後,染成一池的腥紅,直到舞台落幕,觸目而哀傷。

最後一幕,傅老爺子離世出殯,孽子們執父子之禮,為半生捍衛這群孤鳥的老爺子送終,也圍繞蓮花池,並化成象徵救贖的滿天蓮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