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總統府電郵密件VS.馴化的媒體

2020-05-22 06:20

? 人氣

總統府「打賴」電郵文件曝光,賴清德已是蔡英文口中的「老戰友」,圖為總統蔡英文(左)前往副總統賴清德(右)辦公室,關心賴是否安置妥當。(取自賴清德臉書)

總統府「打賴」電郵文件曝光,賴清德已是蔡英文口中的「老戰友」,圖為總統蔡英文(左)前往副總統賴清德(右)辦公室,關心賴是否安置妥當。(取自賴清德臉書)

「自媒體(網路)的時代,離真相愈來愈遠。」這句話人人都能朗朗上口、幾乎不會有異議,因為沒有異議,當天上掉下來一塊「真相」時,不是見鬼而是宛若一塊餿豬肉,眾人跳得遠遠的,碰都不碰,於是這塊「真相」真成了權力者口中的餿豬肉,經過過度醃漬,泡得不成肉形,不堪取用。

五二0前後,總統府爆出電郵遭駭事件,就是這塊連媒體都不想碰的餿豬肉(除了網路媒體《上報》近乎全轉載),一位曾在政界服務的朋友問,「為什麼不登?」一位傳播科系教授嘆,「不讓刊,揣測更多。」

媒體刊登訊息有各種理由,冠冕堂皇的是為公義與公益,嘻皮笑臉的連嘩眾取寵搏點擊(收視)都可以是理由,「為什麼不登?」反而成了大哉問;簡單化約答案,第一,綠媒不登,因為不利權力者不利民進黨,所以報導只見總統府、國安局、調查局、刑事局一缸子澄清、查辦、甚至警告;第二,藍媒不登,因為被「恐嚇」,NCC第一時間呼應總統府的「警告」,要求避免使用未經查證的消息來源,若違反而造成公共利益損害,最高可裁罰二百萬,隱而不宣的則是事涉「換照審查(刁難)」,何況國安單位還定調是「境外(中國)網軍」與「熟悉國內政情者」合作,「駭客加匪諜」的指控還得了?還好總統大選結束,否則豈不成了《反滲透法》的祭品?第三,不論綠媒藍媒,經營多少都得仰政府(置入或廣告)之鼻息,壓稿撤稿都是剛好而已。

可笑的是,總統府聲明遭駭,足可「證明」文件來源,難以查證的是「變造比例」,但凡文件中觸及的相關人等,包括連續出現在「打賴」密件中的當事人副總統賴清德,在總統府宣誓就職同時,或許心中都不免感慨,「你們現在總該知道,那些事,都是真的」;然而,當蔡英文、賴清德府內相見歡的時刻,密件再真實,都敵不過政客虛偽的真實。

20200521-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21日召開「總統府兵分八路,萬箭齊發打賴」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召開「總統府兵分八路,萬箭齊發打賴」記者會。(顏麟宇攝)

那麼維繫政客的虛偽符合公益?還是揭露文件中的事實符合公益?弔詭的是,真相就是政客的虛偽,權力就是他們的桶箍,可嘆的是,民眾可能更喜歡看他們虛偽笑容的臉龐,那媒體還糾結什麼呢?於是,還能得到複雜且細緻一點的理由。

第一,文件是偷盜(駭)而得,何況還經變造(至少標題是製造的);第二,文件內容非關國安只是權力八卦;第三,人事布局本來就需要推薦,否則數千職務如何覓才?至於牽親帶故亦屬人情之常,不論是不是姐夫推薦,用不用還看總統;第四,當勝選成為唯一的政治道德,酬庸就是理所當然且不容置疑的論功行賞;第五,民進黨初選鬥爭,不論打得多難看,早成過眼雲煙之舊聞,缺乏「新聞」價值,何況當事人前嫌盡釋。

簡單講,絕大多數媒體接受了總統府的片面說詞,總統府說是真的就是真的,說是假的就是假的,總統府要放煙幕彈就為之放兩發,比方報派監察院長葉菊蘭;沒有人再計較過去四年,發出多少被總統府「駁斥」,最後成真的報導,最近的是提名監察院長陳菊;打賴是事實,更早一點圍剿柯文哲難道不是事實?繼續被圍剿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可曾進入電郵文件中?這台被「駭」的核心幕僚的電腦資料或郵件,時序能推到多遠?包不包括總統的論文真偽之戰?

除了總統府的說詞,更重要的,絕大多數媒體也接受的民進黨的權力邏輯─贏得政權就是政黨的最高道德,不擇手段就是戰略指導原則;因為「東廠事件」下台的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應該扼腕,他的所有作法全部符合民進黨的權力邏輯,周延布局並不遜於總統府的「打賴方案」,只是倒楣的碰上了寧可自我犧牲的吹哨者,讓蔡政府不能以「消息來源不確實或經變造」輕輕放過;但這些不讓報導的電郵,說明「東廠」原來無處不在,總統府成了指揮所,不論朝野皆可為攻擊對象,而爪牙遍布江湖(網紅到名嘴)。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一旦接受民進黨的權力邏輯,所有的可怪都成了見怪不怪,套用《真相急先鋒》裡的一句台詞:「真正的調查新聞沒人要做了,以後只會看到報導他人的報導,成為電視螢幕上的新聞」,現在要看到他人的報導成為新聞也殊為不易,因為,我們連餿豬肉都沒了。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7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