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曉康專文:西方未覺,習近平已成功轉攻為守

2020-09-11 07:10

? 人氣

作者指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目前的戰略,已從「大國崛起」,轉為「收縮抵抗」。(資料照,AP)

作者指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目前的戰略,已從「大國崛起」,轉為「收縮抵抗」。(資料照,AP)

見網傳一文,大力「宣傳抗美援朝」、發揚「上甘嶺精神」、備戰備荒,像一篇小學生作文,然而六十年代「我們的黑白電影」單子裡,也沒《上甘嶺》這部片子,而從電影裡發掘「我黨遺產」,是一個創舉呢。但說這是「北戴河會議新精神」,你信嗎?倘不在乎這些牆內詞彙的隔世陳舊和荒誕可笑,其釋放的資訊,乃是習近平已從「大國崛起」戰略轉移為收縮抵抗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並未對此前拋棄「韜光養晦」、轉而「大國崛起」的左傾盲動承擔責任,有驚無險地扭轉大戰略,亦未見他找誰來做替罪羊。從耍橫到裝慫,不需付「學費」,這算「新極權」的一個特徵?

但這不符合中共一貫性格和作風,即錯誤路線執行者必須負責下臺,乃是此黨「偉光正」的訣竅,也是毛澤東「戰無不勝」的貓兒膩,否則該黨會遭受巨大損失,早就掛掉了;否則從劉少奇到林彪,把老毛累得賊死,把全國人民也折騰個溜夠,不都白瞎了?

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像(AP)
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像。(資料照,AP)

看來這次「北戴河」神秘不宣,應是政治局常委們接受習的「轉舵」而不追究責任,任「小學生」繼續瞎鬧。但是,這一點或許恰是此黨當下的「成熟」,因為西方大夢初醒、正興師問罪,而海外「換人」呼聲震天,此局勢下「團結」才能共度危機,換習恰恰「要上帝國主義的當」。

這便意味著,該黨自覺他們的「合法性」並未損失殆盡,仍可繼續為「習極權」支付代價;而國內百姓亦未覺得「換制」有那麼要緊,或反正也換不了,就讓習「下一盤很大的棋」吧。

川普與習近平,2019年6月大阪「川習會」(AP)
中美對抗持續,習近平的策略已轉為防守。圖為2019年大阪「川習會」。(資料照,AP)

一般的說法,是習不僅顢頇,也深通權術,乃中共三十年未見的狠主,直逼老毛。其實,六四屠殺以降,「合法性」成疑,該黨若不走普世價值道路,只有相反走集權道路,而且必須越來越極端,俗話說,螺絲越擰越緊,松一扣就滑絲了,所以該黨的前景,就是呼喚強硬獨裁者,而犧牲社會發展和大眾利益,且必須走到與西方和國際社會死磕的那一步,這是屠殺已經預設的前景,西方耗三十年從生意吃虧上才看到這一步。

習近平須回頭發掘毛澤東遺產,不是什麼「上甘嶺精神」,而是「一窮二白」、「自力更生」之類,還有計劃經濟、票證制度、糧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這樣的社會也須有相配文化,比如當時全中國唱得最頻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被人把歌詞改成這樣: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嘿,九十號!九十號呀,九十號,九十號!

煙號票,酒號票,豆瓣兒豆粉全要票。

肥皂一月買半塊,火柴兩盒慢慢燒。

媽媽記,娃娃抄,號票不能搞混了。

說到這兒,倒想起一個人來,跟習爭儲落敗的薄熙來,最能玩這套把戲。2007年「十七」大後,他上任重慶市委書記,從外地空降過來,把自己的親信王立軍從大連調來做公安局長,構陷煉獄、酷刑「治官」,重手蕩平地方勢力,稱之為「打黑」,以民粹手段博得民眾擁護,頗得毛澤東「文革」訣竅;「打黑」之後是「唱紅」,2009年秋,中國最搶眼的事情,不是北京秦俑方陣式的胡錦濤閱兵典禮,而是重慶的「唱紅」,嘉陵江畔傳來高亢的「革命歌聲」——紅旗、紅歌、紅標語,組成「紅海洋」,是被人遺忘了的一個舊景觀,乃造勢煽動,一種前現代的巫術,假如我們回到「文革語境」,便知道薄熙來是在搞「黨內路線鬥爭」——他對治理中國,跟江澤民、胡錦濤有不同的思路,特別是他「善於」繼承和發展毛澤東傳統,正以更有效的新術,謀取最高權力。

20200910-中國共產黨前副國級領導人薄熙來。(維基百科)
中國共產黨前副國級領導人、第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輿論皆稱美國「滅共」,會把中共逼回毛時代,而鄧的「韜光養晦」已經露餡,那「蠻蠢」之光也無法再「韜」得回去了。玩毛術,習不幸未經文革錘煉,那時他還小,「打過老師」的大哥哥大姐姐們有經驗,可這三十年都貪腐了,據說都對他咬牙切齒。我們不知道,如今在牢裡的薄二哥,心裡會不會嘀咕:瞧,我在重慶都替你預演過了,要讓我來玩,指定比你玩得更花哨更嫺熟;而曾慶紅會不會暗暗叫悔:早知有今日,當初留下薄熙來多好……。

*作者為中國八十年代報導文學代表人物之一,八九民運之後流亡美國迄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