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解放軍演習怕不怕?怕什麼?

2020-08-26 06:50

? 人氣

中國近來頻頻高調軍演,加大對台壓力。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轟-6」入侵我國空域,我國F-16全程嚴密監控。(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近來頻頻高調軍演,加大對台壓力。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轟-6」入侵我國空域,我國F-16全程嚴密監控。(資料照,美聯社)

美軍和解放軍輪流在南海、台海演習「秀肌肉」,引來包括前現兩任總統的口水戰。說他倆是口水戰一點也不冤枉他們,因為兩個人談的題目事關台灣存亡安危,國人卻完全無感,也就是說,幾乎沒有人把他倆的爭論當真,那不是口水,什麼是口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事實上不應該是這樣。因為年初的總統大選結果,咸認為是蔡英文大力推銷「芒果乾」成功有以致之,那麼,國人應該對國家存亡非常關心才對。卻又怎麼會對兩位總統的爭論無感呢?簡單說,國人對於美中海軍在台灣附近海域耀武揚威「不怕」。為什麼不怕?因為大家認定「不會真開打」,於是「始戰是不是終戰」或「美軍會不會來保台」就成了口水。

國人不怕美中在台海周邊開戰,這樣的心態反而讓我怕死了。

如前述,國人事實上是關心國家存亡的,只是不認為此刻是存亡關頭。那麼,國家在怎樣的情況下會亡呢?

《孟子》說:「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

先說後句。美國跟中共為什麼要在南海、台海軍事演習?因為他倆互以對方為「敵國外患」,尤其中國跟21個國家有領土交界,且至少跟四個國家在二戰後發生過領土戰爭,它的敵情意識向來很高,這次來的又是心中認定的終極敵國,當然不能示弱。美國呢?它急於拔除中國這個肉中刺,卻苦無題目,印度、南韓、日本都精得跟鬼一樣,不肯幫美國打代理人戰爭,迫使美軍只能親赴前線,但無論如何,美國是「外有敵國外患」的。

20151022-SMG0045-001-空軍F16AB戰機第1架更換 AESA雷達等設備-為F16V型戰機-21日在美國完成試飛-這也是全球第1架的F16V型戰機-洛馬公司網站.jpg
美國國會批准售予台灣共66架F16V戰鬥機,以強化台灣的制空能力。(資料照,取自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網站)

再說後句。這「法家拂士」四字,法家的解釋沒問題,以今天的語言說明,就是政府官員依法行政,不貪贓、不枉法。可是拂士的解釋卻存在爭議,比較普遍的解釋,那個「拂」字讀音「必」,拂(必)士意指敢於諫諍的賢臣;另一個非主流解釋,拂的讀音「服」,意思跟《孟子》同段文字中的「行拂亂其所為」的那個「拂」字同義,是「違反」也有「抗命糾正」的意思。前者毋庸多說,國無諍臣當然危險;至於後者,常被引用的歷史故事是「信陵君盜符救趙」:

戰國時,秦軍在長平之戰擊潰趙軍,坑殺四十萬趙卒,然後進圍趙都邯鄲。趙國向魏國求援,魏安釐王派大將晉鄙率軍往援,卻又命令晉鄙在邊界停駐不前,觀望勝負。趙國平原君向魏國信陵君求助,信陵君賄賂魏王寵姬盜取兵符,去到前線,用殺手朱亥椎殺晉鄙,再以魏王兵符命大軍前進,解了邯鄲之圍。信陵君因此不敢回魏國,十年後,秦軍攻魏,信陵君號召諸侯聯軍解救魏國後,聯軍乘勝攻秦,秦軍因此15年不敢出函谷關。——信陵君因此被當作「拂(服)士」的典型:違反君命卻能拯救國家。

那麼,美中兩國有沒有「法家拂士」呢?美國有三權分立(法家),有反對黨第一類拂(必)士,甚至季辛吉者流可在情況需要時扮演第二類拂(服)士;中國事實上沒有法家拂士,這是美中對抗在戰略、戰術之外的一種軟實力優劣。

然而,真正引我憂慮的是我們自己:既無正確危機意識(國家存亡不能依賴他國),又無正直讜論之士可以糾正當權者錯誤決策,甚至指使東廠(如轉促會、NCC等)消滅異見、縱容鷹犬(如1450等)撲殺異己。明白點說,大國大軍在家門口耀武揚威而渾然不怕,內部卻努力打造一言堂(連防疫也不免),這才讓人怕死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