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崇涵觀點:拜登當選後的對中政策

2020-08-10 07:00

? 人氣

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對決拜登,兩人對於中國的態度將影響台灣的策略選擇。(資料照,AP)

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對決拜登,兩人對於中國的態度將影響台灣的策略選擇。(資料照,AP)

當鎂光燈聚焦川普的抗中政策時,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對中國政策似乎就少了媒體重視。雖然拜登得先處理國內疫情問題,但對中國政策並不會比川普軟弱。拜登在二月南卡羅來納州民主黨候選人的辯論會上,曾稱目前中國領導人是:「暴徒,骨頭中缺乏民主」。他認為美國必須繼續領導世界各民主國家,負起大國在國際社會的責任。對國際制度與治理的任務,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必須挺身而出。

拜登視中國崛起​​為一項嚴峻的挑戰。他批評中國「濫用」貿易,警告說在科技技術方面,中國可能領先美國。拜登認為他與川普相比,能對中國進行更有效的反擊,並與盟國緊密合作,向北京施壓。他並抨擊中國正在違反國際貿易規則,不公平地補貼中國公司,歧視美國公司並竊取其知識產權。

2020美國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川普(AP)
美國現任總統川普對中政策十分強硬。(資料照,AP)

然而,拜登認為川普廣泛制定關稅是「不穩定」且「自我挫敗」。川普只是呼籲使用現有的貿易法對北京進行針對性的報復。中國正在對能源,基礎設施和技術進行大量投資,這有可能使美國在各方面落後。拜登批評川普與中國於2020年1月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稱北京為「最大贏家」,並辯稱增加對美國農產品的購買不會解決中國「非法且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他還批評川普接受了中國對新冠狀病毒大流行的保證,並表示川普政府的旅行禁令未能阻止來自中國的遊客。拜登更堅持要求中國政府提高透明度,在北京新《國家安全法》對香港的自治和民主發展的迫害,表示將加強反對力道。

在軍事方面,通過增加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海軍,並加深與澳洲,印尼,日本和韓國等國家的聯繫,來振興美國作為太平洋大國,以向北京明確表示華盛頓「不會」退讓。拜登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中闡述,面對中國的「高科技威權主義」,自由世界國家必須團結起來,並在美國的帶領下,塑造「規則、規範和制度」,控制新技術在全球的使用,例如人工情報。

拜登強調,中國的腐敗和內部分裂意味「中國不是美國的對手」。在氣候,核武器和其他問題上,中美兩國應該進行更深入的合作。他還認為,與中國保持競爭力取決於美國的創新和團結「全球民主國家的經濟實力」.藉由擔任歐巴馬的副總統經歷,拜登對與中國領導人打交道具有獨特的見解,這一點可以從他與習近平交涉經驗多於世界其他領導人略知一二。

在早期擔任參議員時,拜登支持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促成與美國建立永久的正常貿易關係。擔任副總統時期,他支持歐巴馬政府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認為這將有助於遏制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此外,中國在新疆地區拘留超過一百萬穆斯林是「不合情理」的。拜登認為在新疆穆斯林集中營的問題,美國必須大聲疾呼支持對涉案個人和公司的制裁,以及在聯合國安理會上譴責中國不人道的行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