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1923-2020》身處宮廷,李登輝不讓人看見腹內想什麼

2020-07-31 09:00

? 人氣

李登輝曾自我解讀,自己個性很極端、內心很矛盾。(柯承惠攝)

李登輝曾自我解讀,自己個性很極端、內心很矛盾。(柯承惠攝)

李登輝思想由唯心轉唯物;政治上曾是共產黨、入仕國民黨、合縱民進黨;認為歷史非直線,手段必須正反合。一下左、一下右,一會兒實、一會兒虛,何者才是真正李登輝?

在台灣民主留下一頁的前總統李登輝,國族認同上,曾受日本統治,一度嚮往做中國人,最終主張「新台灣人」;思維信仰,從「唯心」轉「唯物」,之後追隨主耶穌;政治光譜,一度投身共產黨,入仕右派國民黨,轉身合縱表面稱左、實則向右的民進黨,卻又是獨派共主「台灣之父」;謀略身段,有時「戒急用忍」,亦講「諸法皆空,自由自在」。

闖蕩政治江湖,水無常形、月有陰缺,何面才是真正李登輝。

惟心變惟物,再拚命找神

李登輝曾自我解讀,稱自己:「是AB型的,個性很極端、內心很矛盾;雖然很理性,但也有情緒性的一面,兩項特質同時存在,怎樣調和是個問題。」

他闡述內心世界的轉化:「自己很早熟,隨著知識的增加,常常產生『人是什麼』的疑問;昭和十六年(一九四一)祖母過世,開始針對『死亡到底是什麼』的課題有深入的煩惱。」

李登輝說,因沒有想清楚自我和生死,「感到很艱苦(難過)」,所以讀書,透過掃廁所、只能挾眼前菜等自我克制,以及日本教育中「禪」、「武士道」等哲學訓練,有了「唯心」的認識。

二戰終止,李登輝看到日本在美軍空襲後,全國成為火燒島,物資缺乏,非常感慨。他說,在這之前,自己不關心肉體與物質,「但現實上,在那種社會百般蕭條的情況下,人要生存,糧食問題、環境問題都比靈魂更重要。」他開始沉迷「唯物論」。

只是「雖然研究馬克思約十年,心卻還是空虛的。」於是在三十四、五歲時,「我放性命(拚命)去找神。」

經過幾年徘徊,李登輝說,基督教中「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解決他對信仰「如何實踐」的質疑;再者,《聖經》強調麥子落土才能結粒的「死始能知生」觀念,與年輕時學習的「武士道」相連貫。宗教解決了他的疑惑,「我被基督的愛擄獲,三十八歲受浸做基督徒。」

歷史非直線,正反合應變

李登輝的內心與人生一直處於變動狀態。年輕時想當歷史家,赴美念書後成為農業經濟學者,埋首理論;受蔣經國提拔投入政治後變得務實;政爭處於「如觀音山頂的左右一國命運孤獨之戰」,則翻《聖經》接受神啟。

李登輝經事處世手段隨現實轉換,他說因為「歷史演變不是直線的,我的想法都是『正反合的辯證法』。」正、反共震幻化出新局或者解答,或是脫離被設定的賽局。

李登輝的「正反合」辯證,就是他悟了幾十年參透的應變心法。一切心理有數,但他也說,身處政治宮廷時,「不可以太隨便,不可讓人家看到自己腹肚裡在想什麼。」外界不明所以,便覺他善變、多變,詭譎不可測。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楊舒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