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沒有李登輝的國民黨,衰敗的可能更快?

2020-07-31 06:20

? 人氣

李登輝參選1996年競選總統,以「第一位台灣人總統」成功稀釋民進黨的動員。(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參選1996年競選總統,以「第一位台灣人總統」成功稀釋民進黨的動員。(新新聞資料照)

李前總統走了,在他熬過五個月的艱難之後,他寧靜的告別自己的一生,告別他熱愛的台灣。十九年前,我為李登輝的「曾為摯友」戴國煇教授與王作榮院長紀錄寫下《愛憎李登輝》一書,十九年後,在李登輝離世之際,這五個字依舊適用。愛他者,敬他為台灣民主留下無法抹滅的遺產;憎他者,惡他為黑金開新頁、為族群對立寫篇章、為「台獨」奠基礎;最反諷的是,愛他者是民進黨、是獨派;憎他者,除了統派,還有他用盡力氣為之「續命」的國民黨,而國民黨對李登輝是否為「續命人」,還有極為分歧之見。

兩蔣不論,自有民選總統以降,不論愛他憎他,大概很難不同意,他是最有國家領導人規格的總統,而且,是有「思想架構」且最有權謀方法論的總統,扁、馬、蔡無人能望其項背,即使他的「思想架構」見仁見智。

墮入權力的泥沼,讓「更高的實現」留白

李登輝曾言,「我不是我的我」經常被引用,但下半句更重要,「在我之外,還有一個更高的實現」,前一句總被援引為他一生從國民黨、共產黨到台獨的寫照,反諷他根本是比「務實」更低檔次的「投機」政客,然而,套用國學大師牟宗三之言,「三十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四十歲以後還相信社會主義是沒見識」,以此批評李登輝青年共產黨(或地下黨)並不公允,畢竟提拔李登輝的蔣經國,也曾經是馬克思主義者;後一句則相對悲涼,畢竟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親見或相信那個「更高的實現」真的實現。

李登輝口中(或心中)那個「更高的實現」到底是什麼?是宗教還是人生信仰?沒有答案,而這個留白正是他自己造成的,敗筆不在他讓國民黨在二千年失去政權,而在他被逼辭國民黨主席之後,另立「台灣團結聯盟」,是他親手把「更高的實現」從宗教或人生信仰拉下神壇,墮入權力邏輯的泥沼,他把自己親手打造「台灣(中華民國)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下降到至少在他生前認為絕對不可能的「台獨建國」,他自己把卸任元首的政治制高點摧毀,繼續與現實權力拚搏,結果權力沒爭到,而台聯也泡沫了。

或謂這是「裂解國民黨」的步驟,但完全多餘,因為已然在野的國民黨,多此一裂,散得不會更多,台聯再成功,取代不了民進黨,擁有再多的國會席次,權力也大不過李登輝在位十二年。然而,權力就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一旦沾上邊就很難不被捲入而不可自拔。「黑金」成為李登輝後期的代表號,並因此讓國民黨失去政權,與李登輝抗拒不了的「權力誘惑」息息相關。

李登輝、郝柏村(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郝柏村從肝膽相照走到肝膽俱裂(新新聞資料照)

相信民主運用權力,十二年才走到政黨輪替

「黑金」當然不是始自李登輝,否則「地方派系」怎麼可能這麼長時間存在並成為一個被容忍的生態系?兩蔣威權統治但開放地方選舉(民主),中央則以「萬年國會」包含增額選舉,「黑金」留在地方,而中央嚴格管控,但凡「催台青」一定在中央,派系只能在地方;民主化打破了這道界限,被控管在省市、縣市、甚至鄉鎮的民代或派系,得以直竄國會,搞錢的習氣帶進國會,連槍都帶進國會,若非為了「絕對勝選」,做為國民黨主席,照李登輝的理想性(如果他有),根本不該容許如此提名,但權力顯然壓過理想。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