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藩觀點:從楊舒平事件看大陸盲目的愛國情緒

2017-05-25 07:00

? 人氣

馬里蘭州大學的楊舒平。

馬里蘭州大學的楊舒平。

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楊舒平日前在馬里蘭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批評了大陸長期為人詬病的空氣污染、言論自由及公民參與等問題,引發海內外廣大大陸留學生的憤怒。隔日,北美留學生日報發文指楊涉嫌『辱華』,接著以辛辣語言、口無遮攔著稱的大陸官媒環球時報大肆炒作此事。反對楊的人士用極盡侮辱的字眼在網路上對其猛烈的咒罵,叫她不要回國,並對她展開人肉搜索,使得她家的地址及父母的相關資料均已被公開上網,在龐大的壓力之下,楊舒平只得發文道歉。

楊舒平的被迫道歉在中國大陸盲目的愛國主義操弄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其實她完全不必為了她的言論而道歉,她這麼做只是反映出中國大陸黨國體制下的愛國教育的悲哀。筆者曾經留學美國,也曾就中國大陸的一些內部問題與大陸留學生有過討論,因此對於一些盲目的愛國留學生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一點也不驚訝。然而不驚訝並不等於應該坐視不理,該批判的還是要發聲。

當你跟他們討論大陸內部的問題,他們立刻愛國金鐘罩加身,變的彷彿任何的批評都是對大陸的歧視與偏見,為了維護他們的『祖國』,什麼辯解都說得出。如果你說大陸空氣不好,他們要不是否認要不就告訴你哪個發展中國家沒經歷過這個,問題正在改善中; 假如你說大陸沒有言論自由,他們要不是告訴你大陸有中國特色的民主,民主黨派、智庫等什麼機構都能跟黨中央提意見,要不就是說大陸還在發展中,穩定比什麼都重要,當然不能每人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否則社會還要不要運轉?要是你說大陸沒有選舉,他們要不告訴你大陸有村級與人大選舉,要不告訴你大陸人多不能選舉,否則會天下大亂。

這些說法事實上完全禁不起檢驗,大陸的空氣污染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其實已經不需要再引用什麼排名或數據來證明了,不過為了證明筆者不是胡說八道,在此還是附上最近華府與楊舒平家鄉昆明的PM2.5數據吧。WHO規定該數據最好不要超過25,華府最近是20,而昆名是85。而大陸究竟有沒有言論自由,這根本用不著幾句話闡釋,否則不用限制網民上國外網站討論,也不用動員百萬網絡評論員大軍瘋狂刪帖。至於選舉嘛,還真的是很有中國特色,選民不認識所有候選人,而要是選不出官方所要的人選就一直選,直到選出為止。

事實上這些盲目的愛國留學生真正願意靜下心來瞭解留學所在國文化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人雖然人到了國外,但是依然用其在大陸內部所受的價值體系來生活及衡量異國的總總,以美國為例,對他們而言,繁華的高樓、四通八達的高鐵及迅速的行動支付是最重要的,由於美國在這幾個項目上都不能與現今的大陸相比,以致於不少留學生抱怨連連。至於美國的制度及內在的價值觀的核心意涵並不是他們願意瞭解的重點,勉強搭的上邊的就是自己有沒有受到歧視。他們在美國對美國的各種批評無論是否為事實筆者都聽過不下數十遍,但奇怪的是問他們是否願意因此馬上回國,人數卻趨近於零。

筆者要說的是,這些各式各樣的辯護築起了一道又高又厚的政治正確高牆,在這樣的氛圍下,來自大陸有不同意見的人又有多少敢與他們的同學公開討論,誰要是發出不同的聲音,後果可想而知,除了輿論圍剿、回國找工作困難,連家人也會受到官方騷擾。筆者相信楊舒平也知道在這樣的氛圍下與他的同學談論這些大陸的問題是沒有異議的,不會有多少人去關心她在意的這些問題,她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拉高層次,勇敢的利用美國大學的畢業典禮點出她所關注的問題,當然她也如同前面所提到的,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再回到楊舒平事件本身,很多人把焦點放在前段的口罩上,一直糾結於她究竟有沒有戴口罩,以及她戴了幾個口罩,這些都沒有意義。因為這段話只是個所謂的"Hook",目的在於為她接下來要說的話鋪墊,但由於整個演講內容從空氣污染、言論自由到公民參與,處處戳中中共政府與盲目愛國者的痛處,所以唯一還有點討論空間的口罩問題就變成了愛國者們大做文章的地方。看這篇演講,要是你一直糾結於口罩,筆者只能說你抓重點的能力實在需要加強。

在國外留學,熱愛自己的祖國,本來是人之常情,但在愛國之餘,也應理性認識自己國家的問題,用平合理性的態度與人討論,虛心去想別人為什麼會對你的國家有怎樣的看法,即使它是偏見,也該去思考為什麼外國人會有這樣的偏見,而不是每逢別國人談論自己國家的問題,就暴跳如雷,盲目無底線的辯護,這樣不只他國人不敢講話,連自己人也選擇沈默。筆者在此還是要積極肯定楊舒平同學勇敢打破沈默,用公開的方式敲醒這群盲目的愛國者,只是恐怕這群盲目的人敲不醒,楊同學還得被迫裝睡下去。

*作者為台灣政論時評人,曾留學美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