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專欄:專業人士應該如何應對非專業的批評?

2017-05-07 06:40

? 人氣

專業人士,要從哲學、美學尋求指導原則,與之辯證;而哲學、美學這些最高級的思維,要向普通人和孩童的直覺低頭,以免脫離人性。(資料照,圖/TeroVesalainen@pixabay)

專業人士,要從哲學、美學尋求指導原則,與之辯證;而哲學、美學這些最高級的思維,要向普通人和孩童的直覺低頭,以免脫離人性。(資料照,圖/TeroVesalainen@pixabay)

經常看到專業人士罵台灣人「不尊重專業」,也經常看到非專業人士回罵「專業傲慢」,同時還有使用者抱怨「與實際需求脫節」,例如圖書館講究設計,結果背離初衷,放不了多少書之類。

這怨念底下包藏的焦慮,是信任匱乏。我也想信任專業啊,可你憑什麼讓我信任?我專業人士也不是不願意謙卑啊,可我就怕你擺出消費者最大的嘴臉騎到我頭上不懂裝懂亂指揮。我業主也不想被號稱專業的人士糊弄,也不想把消費者都看成貪小便宜得寸進尺的奧客,無奈現實就經常是這樣啊。

這樣對罵下去,畢竟不是辦法。我們總應該整出一個原則,讓專業與非專業的意見能有效的交流。

閒話休提,直接講方案。如下:

「直覺>高級理論>中級知識>初級常識>直覺」

或者:

「直覺>理念哲學>專業技術>實際需求>直覺」

這行字可以稱為「軍棋規則」:一物剋一物,官大的可以吃官小的,而最大的元帥,可以被最小的小兵吃掉。

每個學生都有本紀錄下棋思路的「手談祕笈」。
一物剋一物,官大的可以吃官小的,而最大的元帥,可以被最小的小兵吃掉。(資料照)

直覺的好惡,要在實際需求前低頭;使用者的需求,要受專業技術的限制;專業人士,要從哲學、美學尋求指導原則,與之辯證;而哲學、美學這些最高級的思維,要向普通人和孩童的直覺低頭,以免脫離人性。

專業人士與一般人,專業人士彼此之間最大的差異,是在中間這一層。比之高段或低段的話題,都容易用一般的白話來溝通,但專業的部份就是「說了你也不懂」,最容易滋生傲慢和不信任。那麼,在其他非專業的層面求取信任,也就是分外重要的了。

這套規則,可以通用文學、藝術、設計各等專業上。使用者和設計者,在提出感想和回應時,都應該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先想清楚,自己提出的看法,是哪個層次的

例如新版黑松沙士的瓶裝造型,網友基於直覺留言:還算好看,但是不習慣,看不出有什麼特別,這種瓶子裝清潔劑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

這時候,設計者要回應,如果搏感情,應該在同等的「直覺」上交流;如果講道理,應該從高一等的層次上講,在這裡,我們應該談實用的層面,如這樣比以前好拿、好開,相對於以前,更容易看清楚還剩多少,等等。

而使用者如果也在這個層次上再作質疑,你再端出中級的設計理論不遲。再上去,才是談美學、哲學。但那最頂端的理論,也必須向直覺低頭,因為我們這些畢竟是為人而存在。

好的專業人士,會明白自己可能有盲點,而去注意收集一般人非專業的意見,例如白居易作詩,想作到老嫗能解,就要去唸給不識字的老人家聽;我寫歌詞、編書,也會問人這樣好不好唱、好不好看。

可是,有幾次,我覺得自己歌詞寫得不夠好,徵求意見的時候,我發現,得來的建議,比我自己想的還差許多。轉念一想,我在這上面花了多少年功夫,如果人家隨便就可以指點我,那我還用混嗎?從此以後,我就只問「你覺得好不好」,不問「怎樣可以更好」了,因為這方面只該我自己去鑽研,不該指望別人指導。

如果是編書排版,我業餘水平,有困難的時候,是可以去向更專業的前輩請教的;相對的,有一次我問個小我十幾歲的後輩「這書排得怎樣」,人家隨口指點說:「應該還可以用這種版型……」我就開始反感了:你也不是學這個的,經驗也沒我多,也不是天才,你跟我講什麼技術?不過我沒有生氣,我很感謝他幫我想通了「非專業如何向專業人士提意見」這個問題,我向他說:「比你專業的人問你意見,你跟他講你的感覺就好:好不好看、易不易讀、會不會怪怪的。人家看重的是這個。如果你要講專業技術,除非你真能讓他心服口服,否則很容易被厭惡的。」

這樣從專業和非專業兩方面都想過,我才逐漸理出了這個「軍棋規則」。

一些被詬病的專業人士,則是讓人感覺他一上來就端出高級、中級的架子,將人家直覺的迴響斥為「不懂」和「不尊重」。不願意把自己放到和人家同一個層次溝通,也不願意站到稍高一級來解說,而是硬把自己放在高兩級三級的位置上。

如果人家使用者班門弄斧,沒有學過練過,也跟你指指點點說這東西應該按什麼理論來設計,才好符合某某主義什麼的,這樣不自量力去和專業人士講專業,如外行領導內行的官僚政客,那麼,你端出架子把他轟回去,是可以的,因為那是人家自己妄圖站在他夠不上的高層次。

但如果人家只是跟你回饋一下感覺,這時我們專業人士就要懂得謙卑。音樂、繪畫、遊戲、小說也是一樣,人家不習慣,你耐心請他體會一下它的好處;人家還是不喜歡,你也就只有認了。人家如果開始指指點點,這時開始有初級的爭辯,你再站到那個層次上去和他辯,這才比較可以催生有益的交流。

那為什麼有些號稱專業的設計人,那麼愛端架子來拒斥批評呢?就是因為功夫沒練到家,基本的感覺、初級的實用都顧不好,一上來就想套用書上看到的看起來很酷炫的某某主義某某理論,擺出一個無敵的態勢。遇到這種設計師,遇到這種專業人士,我們就可以簡單的判定,他做人做事都是不行的,儘早出局為妙。然後,我們可以挑選能夠和各層次的人與意見都好好溝通的對象來討論、來合作;我們自己,當然也要盡量做這樣一個通情達理的人,這樣人家才會樂意與你合作。

*作者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候選人;作家、歷史研究者、也是漫畫工作者。2013年創辦「恆萃工坊」,目前的產品有《易經紙牌》和《東方文化學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