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私奔家庭破碎、父親斷絕親子關係 「法國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生路

2017-04-22 12:15

? 人氣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候選人瑪琳.勒潘(AP)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候選人瑪琳.勒潘(AP)

「我要開開心心打完這場選戰。」抽了一口電子菸的勒潘如是說

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對英國《衛報》記者笑著坦承,最近正試著戒掉每天2包的菸癮。她是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黨主席,4月23日法國總統大選進行第一輪票,勒潘幾乎篤定能以最高或次高票進入第二輪決選,5月7日挑戰打破玻璃天花板:成為法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但她首先要擺脫的包袱,可能是自己的父親。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人稱「女版川普」的瑪琳.勒潘,有著典型的極右派強硬政策,包括「重返法國榮耀」、「讓法國再度自由」等民族主義口號,也堅決推動反對宗教符號出現在公眾場所,包括禁止穆斯林婦女的頭巾。她甚至希望舉辦修憲公投,想在憲法中明文規定「法國人」工作、住房、福利都優先於「非法國人」。

瑪琳.勒潘的政策,基本上都和她的父親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1972年創立FN時的理想相同,但她能走到這一步,遠非她的父親能企及,這名極端、張揚的女候選人崛起背後,是一段與父親抗衡、與傳統極右派抗衡的掙扎過程。

1972年老勒潘創立民族陣線,打過阿爾及利亞戰爭(Guerre d'Algérie)的他,始終以反對非洲和穆斯林移民為主要政見。2011年,三個女兒中的小女兒瑪琳接下黨主席之位,成為法國政壇佳話,但老勒潘卻沒料到,瑪琳早已打算帶著FN走向更高、更遠的權力大位,擁抱反移民之外的其他價值。

法國總統大選,民族陣線,勒潘,極右派。(美聯社)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勒潘。(美聯社)

接任黨主席後,瑪琳將FN的政策論述,擴大到對法國財政與教育的關心,支持法國重新與歐盟(EU)協商邊界與恢復「法郎」(franc)貨幣政策。隨後在2014年的地方選舉奪下24席,雖然在後來的國會選舉中挫敗,但已打破法國長期的左右兩黨政治,備受關注。

現年48歲的瑪琳抱著總統夢,和一味走偏鋒、搞極端的父親漸行漸遠,嘗試帶領FN脫離父親多年來塑造的種族主義形象。但老勒潘卻不斷「扯後腿」,曾表示不後悔自己曾說納粹德國的毒氣室「沒啥好大驚小怪」;2014年6月一名猶太裔歌手布胡爾(Patrick Bruel)批評FN的政策,他竟然說「下次我要讓猶太籍歌手也嚐嚐被攻擊的滋味」。

對於父親,瑪琳漸漸從容忍轉為不耐,她多次指控老勒潘的言論形同對FN進行「政治謀殺」,甚至揚言要「處置」當時仍擔任榮譽主席的老勒潘。兩人最終決裂,瑪琳開除父親的黨籍,老勒潘則公開說「我沒有這個女兒」,從此斷絕聯絡。

法國總統大選,民族陣線,勒潘,極右派。(美聯社)
被認為是極右派、反移民的法國政黨民族陣線,黨主席勒潘其實已極力改變「極端」形象。(美聯社)

8歲那年在家中親身經歷炸彈攻擊

拜一位死忠支持者捐出遺產之賜,老勒潘相當富有,一家人住在巴黎一間豪華公寓,3個女兒和保母分開住在樓上,而老勒潘和妻子拉蘭(Pierrette Lalanne)則常常出國度假,或是搭船環遊世界,把孩子留在家裡,連耶誕節都不回家團聚。

8歲那年,瑪琳被一聲巨響驚醒,發現房間的牆破了一個大洞,她小小的身軀上蓋滿了玻璃碎片。那是FN成立剛滿4年的時候,不知名人士對著勒潘家外牆投了炸彈,老勒潘一如往常不住在那,所幸3名女兒都毫髮無傷。那是小小的瑪琳第一次體會到,她父親的政治立場讓多少人視如寇讎。這場失敗的攻擊案一直沒有找出兇手。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何謂死亡,」瑪琳2011年接任黨主席時曾對媒體透露,「但好像也給了我一副盔甲,想要承擔重責大任,這盔甲非常有效。」

父親的姓氏無比沉重 母親私奔留下破碎家庭

對瑪琳來說,「勒潘」這個姓其實是個沉重包袱,她曾回憶道,學校老師會指著她的兩個姐姐罵「法西斯分子的女兒」,但瑪琳說,小小的她總是會站出來為父親辯解。1985年老勒潘被《解放報》(Libération)踢爆曾在阿爾及利亞戰爭中曾對俘虜施虐。老勒潘矢口否認,但也勸女兒當天不要去上學以免被欺負,瑪琳一口就回絕了。

1980年代,老勒潘在政壇嶄露頭角,有位記者想替他寫傳記,暫時寄住勒潘家。但就在瑪琳16歲的某一天,她和姊姊驚愕發現媽媽不見了,帶走所有個人物品和那名記者私奔。往後15年間,瑪琳沒有和媽媽見上一面或說過一句話,家裡只有青春期的她、姊姊和疏離的父親。瑪琳說:「我每天都在等,等我媽用某種方法聯繫我們,但從來沒有等到。」

「瑪琳.勒潘成長自一個看似非常親密,但其實非常疏離的家庭。」曾為她寫過傳記的記者杜切(David Doucet)說。

後來,老勒潘和拉蘭展開離婚訴訟的惡鬥,他拒絕支付贍養費,還叫拉蘭「去當清潔工賺錢」。拉蘭大動作反擊前夫,讓法國版《花花公子》拍攝她跪在廚房擦地板,身上幾乎一絲不掛。

「北漂」的政客女兒 發現政黨新出路

少女時期的瑪琳,開始陪伴父親出席選舉活動,希望多一點時間和父親相處。她回憶道:「我爸總是說我像漫畫《高盧英雄傳》(Asterix)裡的主角奧勃利(Obelix),一頭掉進讓人擁有超人力量的魔法池塘裡。」瑪琳也從不諱言,她的從政之路全得力於父親的庇蔭。但她也說,自己一開始並不想從政,她甚至為了逃避從政,大學選擇就讀法律。

令人意外的是,大學畢業後她除了在律師事務所工作,也曾擔任過6年的公設辯護人,專門幫面臨遣返的非法移民辯護。她對《衛報》記者說:「這些人都是人類,都有人權」、「我們並沒有怪罪這些移民,該怪罪的是移民政策,不是這些人。」

30歲那年,瑪琳第一次代表FN,擔任埃南博蒙(Henin-Beaumont)的區議員,那是法國北部一個過去倚賴煤礦產業的地區,因為產業外移而衰敗的城鎮了無生氣。勒潘發現,雖然當地人民過去都投給左派政黨,但如果FN稍微轉向,不只把焦點放在反對移民上,更注意這些因為金融危機、現代化而被國家政策遺忘的勞工,FN也很有可能成為他們的首選。

法國總統大選,民族陣線,勒潘,極右派。(美聯社)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勒潘。(美聯社)

於是,她決定搖身一變成為「人民的守護者」。FN北區競選幹事雪努(Sébastien Chenu)說,瑪琳在埃南博蒙甚至有一座公寓,「那也許是她感覺最放鬆的地方。」雪努說,勒潘其實很好相處,很容易打成一片,「這也是為什麼她喜歡北部那種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感。」

但是,這位「好相處」的瑪琳,其實一點都不容易信任別人,雪努說:「任何人嘗試背叛她被她發現,都給立刻滾蛋。」FN近日也被挖出貪腐醜聞,被指控濫用公共基金發放黨工薪水等等,不少接受調查的黨內高層都是瑪琳大學時的親密好友。

瑪琳結過兩次婚又離婚,對象都是FN的重要幹部,但不同於父親,她極力保護3個孩子,從不讓他們曝光在鎂光燈之下。

選上總統後,期盼父親的接納……..

瑪琳曾向媒體形容,她和父親的裂痕是她此生至痛,「僅次於生孩子」。瑪琳也曾暗示,希望她當選總統之後,父親會打電話給她盡釋前嫌。20歲那年,一名FN黨內大老車禍身亡,父親帶她去太平間看對方的遺體,害怕又困惑的瑪琳問:「你為什麼要我看這個?」老勒潘回答:「我不希望妳這一生見到的第一具屍體是我。」

無論在媒體前如何因理想不同而對立,瑪琳.勒潘似乎永遠都是那個最聽話、最希望獲得父親讚賞的女兒。這次大選後,她會奪得總統之位,贏來父親的原諒和釋懷嗎?

2017法國總統大選,勒潘。(風傳媒)
2017法國總統大選,勒潘。(風傳媒)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