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私奔家庭破碎、父親斷絕親子關係 「法國女川普」勒潘的坎坷人生路

2017-04-22 12:15

? 人氣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候選人瑪琳.勒潘(AP)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候選人瑪琳.勒潘(AP)

「我要開開心心打完這場選戰。」抽了一口電子菸的勒潘如是說

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對英國《衛報》記者笑著坦承,最近正試著戒掉每天2包的菸癮。她是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黨主席,4月23日法國總統大選進行第一輪票,勒潘幾乎篤定能以最高或次高票進入第二輪決選,5月7日挑戰打破玻璃天花板:成為法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但她首先要擺脫的包袱,可能是自己的父親。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人稱「女版川普」的瑪琳.勒潘,有著典型的極右派強硬政策,包括「重返法國榮耀」、「讓法國再度自由」等民族主義口號,也堅決推動反對宗教符號出現在公眾場所,包括禁止穆斯林婦女的頭巾。她甚至希望舉辦修憲公投,想在憲法中明文規定「法國人」工作、住房、福利都優先於「非法國人」。

瑪琳.勒潘的政策,基本上都和她的父親老勒潘(Jean-Marie Le Pen)1972年創立FN時的理想相同,但她能走到這一步,遠非她的父親能企及,這名極端、張揚的女候選人崛起背後,是一段與父親抗衡、與傳統極右派抗衡的掙扎過程。

1972年老勒潘創立民族陣線,打過阿爾及利亞戰爭(Guerre d'Algérie)的他,始終以反對非洲和穆斯林移民為主要政見。2011年,三個女兒中的小女兒瑪琳接下黨主席之位,成為法國政壇佳話,但老勒潘卻沒料到,瑪琳早已打算帶著FN走向更高、更遠的權力大位,擁抱反移民之外的其他價值。

法國總統大選,民族陣線,勒潘,極右派。(美聯社)
法國總統大選,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的候選人勒潘。(美聯社)

接任黨主席後,瑪琳將FN的政策論述,擴大到對法國財政與教育的關心,支持法國重新與歐盟(EU)協商邊界與恢復「法郎」(franc)貨幣政策。隨後在2014年的地方選舉奪下24席,雖然在後來的國會選舉中挫敗,但已打破法國長期的左右兩黨政治,備受關注。

現年48歲的瑪琳抱著總統夢,和一味走偏鋒、搞極端的父親漸行漸遠,嘗試帶領FN脫離父親多年來塑造的種族主義形象。但老勒潘卻不斷「扯後腿」,曾表示不後悔自己曾說納粹德國的毒氣室「沒啥好大驚小怪」;2014年6月一名猶太裔歌手布胡爾(Patrick Bruel)批評FN的政策,他竟然說「下次我要讓猶太籍歌手也嚐嚐被攻擊的滋味」。

對於父親,瑪琳漸漸從容忍轉為不耐,她多次指控老勒潘的言論形同對FN進行「政治謀殺」,甚至揚言要「處置」當時仍擔任榮譽主席的老勒潘。兩人最終決裂,瑪琳開除父親的黨籍,老勒潘則公開說「我沒有這個女兒」,從此斷絕聯絡。

法國總統大選,民族陣線,勒潘,極右派。(美聯社)
被認為是極右派、反移民的法國政黨民族陣線,黨主席勒潘其實已極力改變「極端」形象。(美聯社)

8歲那年在家中親身經歷炸彈攻擊

拜一位死忠支持者捐出遺產之賜,老勒潘相當富有,一家人住在巴黎一間豪華公寓,3個女兒和保母分開住在樓上,而老勒潘和妻子拉蘭(Pierrette Lalanne)則常常出國度假,或是搭船環遊世界,把孩子留在家裡,連耶誕節都不回家團聚。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